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我来自大漠、来自远方,带着仆仆风尘,一路狂奔而来。

你的眷恋,是因为你曾经无数次的徘徊;你的深情,只寄予那遥远的背影。

当爱的浓烈无法割舍,眷恋的不能自己,剩下的还有千万次回眸。

情人湖的泪,是世俗的告别、无声的宣泄。

当我到来,能否挽起滴落湖面的水晶,带你远走天涯?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笨猪猪老师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在我穿越了重重戈壁、草原,来到这里时,风平浪静,情人湖烟波浩淼,水天一色,在天地的夹缝之间,留着一丝丝的缝隙,那就是云多要出来的影子。

首先到达的是可鲁克湖,作为高原地带的淡水湖,这里的湖边长着密密麻麻的芦苇,也是迁徙鸟类歇息的地方,有各种说不上名字的鸟类四处飞翔。

站在湖边,看四周有人乘舟远行,远远的把背影倒挂在湖面上,宛如美丽的可鲁克当年的背影,四周停泊的船只,恰似等待归航的主人一般,期盼着,等待着...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安静的湖面,没有一丝的风浪干扰,偶尔投掷一块石头,波纹便打破了那一份宁静对比起茶卡,更觉得是这里才是天空之镜,一切的景物都留在了湖面。全景也不能把它们完全得收罗进去。

在芦苇丛中遇到了西行的姑娘,身材单薄却骑着哈雷行走在这高原的路上,也许几经颠簸,可能风雨兼程,但是却毫不犹豫,这样的勇气恰似可鲁克当年毫不犹豫的背起可素,就算是一起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也再所不惜。

微风摇曳的午后,芦苇荡里继续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就如同那湖面上荡起的涟漪,令人遐想万千。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放眼望去,可鲁克湖和托素湖连成一片,而真正要近距离的接触可素湖,却要从可鲁克湖走一段路,路上就可以近距离接触候鸟和芦苇了,可素湖的周围全是茫茫的戈壁滩,气温高,水中的含盐量高,稀少的植被让这里显得孤独,湖面辽阔、湖岸无遮无拦。

原来因为这样的一咸一淡水域相通,而可鲁克与可素的爱情传说融合,才让人称之为"塔琏湖"。

原本托素和可鲁克两湖的距离那么近,却随着时光岁月的流转,让二者连在一起的手似乎分开,但依旧血浓于水,水乳交通,从此一咸一淡两湖,日夜相守在怀头他拉草原。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我喜欢可鲁克湖雅致、宁静和平凡,欣赏托素湖那绵延隔壁之上,无论环境多难,都一如既往,从未曾想过放弃。

喜欢托素湖的你,喜欢可鲁克湖的你,人虽然分开了,但是心却一直都在。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情人湖的泪 湿润了浪子的心 摄影/刚子

猜你喜欢

吃个西红柿都可能中毒
《山海经》中的十大上古精怪
睡觉有讲究,贪方便出大事!
春运:多地可刷脸进站
宇宙有可能就是一个大气泡
怪不得孙连城喜欢看宇宙
生不出孩子?这7件事会影响男
地质学家发现失落的古大陆!
每次打个游戏都得叫破喉咙
金蛇修炼成仙,广布恩泽却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