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水库溺亡 谁担责?

入夏以来,全国已经发生多起溺亡事故。其实每年暑期,这样的悲剧都在上演。去年暑期,三名大学生结伴到密云区一水库游玩,一名大二男生踏水时溺水身亡,他的父母认为水库管理处、水库承包者以及游玩同伴均有过错,将三者诉至法院索赔近23万元。

时隔一年,今天上午,该案在密云法院太师屯法庭开庭审理。在法庭上,三方均辩称没有责任。

悲剧

大二生水库溺亡 家长告同伴

据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去年7月28日,一起惨剧在密云区半城子水库发生,三名大学生假期结伴到水库边游玩,在协和医学院读大二的20岁的小李(化名)踏水时溺水身亡。

事发当天下午,小李与同村的谷某等两名伙伴前往密云区半城子水库一办公楼东侧水库边玩耍。来到水边时,小李看见水域右边水位较浅,便去踏水游玩,不想走到水域中心处,脚踩淤泥陷下去导致落水。

水库管理方出示照片显示,水库公路周边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和标语

原告供图证明水库附近有垂钓者在钓鱼法院供图

由于三人都不会游泳,同伴报警求助。遗憾的是,当消防官兵找到小李时,他已溺水身亡。

小李父母认为,水库管理处违法允许水库承包者郭某在水库周边经营钓鱼游玩事项并收取费用,致使悲剧发生。谷某提出去水库边玩耍,但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也对小李发生意外负有责任。

小李父母据此将该区域水库管理处、同伴谷某、水库承包者郭某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等近23万元。

游泳同伴

天热水库边凉快 试水深出意外

今年7月18日,此案曾开过一次庭。

谷某是小李的发小,一起长到大的好朋友突然离世,谷某称自己极其悲痛。

谷某说,他和小李经常同吃同住,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矛盾。小李发生危险时,他很想去救他。他事发前提醒了小李注意,出事后也想尽办法去救小李,在这个事儿上,他没有责任。

在法庭上,谷某讲述了事发经过。“案发前,小李说有空去水库玩儿,那儿凉快。当时是7月底,天很热,我去找小李说你不是想去水库吗,小李说行,于是我们叫上了另外一个朋友一起去了。到了水库边上,我们在岸边玩儿,打水漂、翻石头、捞田螺。小李说想去试试水深,我提醒他不要去,要注意危险,因为大家都不会游泳。”谷某说。

谷某回忆,小李当时没有听他的话,第一次小李去了又回来了,第二次他拿着一根很长的棍子想再去试试。“我当时在和另一个朋友聊天,没在意他。等发现时,他已经脱了衣服在水里呼救了。”谷某说,两人都过去救小李。

当时水库边有一对夫妻,他们拿来一根麻绳和汽车备胎。谷某将轮胎套在身上下水找小李,另一个朋友在岸边拉绳子,但因为水太深又浑浊,他也不会游泳,最终没有找到小李。谷某只好回到岸边报警,并通知了小李父母。

谷某称,三人都不会水,所以当天没有打算下水。当时附近有几个垂钓的人,但他没有看到危险警示标志。

庭审

原告:水库有经营性业务才吸引儿子

上午9时许,该案在密云太师屯法庭再次开庭审理。小李父母和同伴谷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水库管理处和承包方则委托代理人到庭。

小李父母均是45岁的农民,住在密云不老屯镇某村。小李是独子,中年丧子,给两人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昨天,正是小李去世一周年,记者看到,法庭上,两人情绪低落,小李母亲已长了不少白发,不时低头捂着脸。在法庭上,三方均称此事自己没有直接责任。

原告表示,庭前,郭某的代理人向法庭提出追加与被告谷某当时一起游泳的另外一人为本案被告。他们认为,如果认定谷某存在一定过错,那么另外一个孩子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即使将来认定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也能减轻其他被告的责任。原告认为,如果该人在此次事故中有责任,他们保留追究他责任的权利。

原告指出,从去年6月到7月水库有两起溺死事故,可以看出,水库管理处对水库周边的监管非常不到位。

原告提供了四张去年8月拍的水库照片,照片中可以看到,有人在水库钓鱼。“我们收集的证据显示,郭某经营钓鱼业务,管理处没有尽到监督责任。郭某是违法经营,我儿子正是基于这片水域有垂钓和经营性业务,对他有吸引力才来的,所以郭某和管理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告说,目前一直有人钓鱼。

原告还说,谷某和小李等三人一同游玩,三人互相之间应该有一个安全提示和救助义务。谷某知道三人均不会游泳,小李提出试水深的时候,谷某没有阻拦,应该承担责任。

管理处:水库已承包 多处有警示标志

水库管理处表示,对于小李的死亡,他们深表同情,但不应承担责任。当天下午4点,管理处听说有人掉水里了,马上派人驾小船赶往事发地,但没有打捞上来,后来消防队到场协助,晚7点多将小李找到。由于溺水时间过长,小李已经死亡。

“管理处已经尽到提醒、警示义务,从不老屯到水库公路周边我们喷绘设置多处警示标志和标语,公路沿线有,管理处桥头也有,禁止游泳的标志非常清晰,只要是成年人都能看到和理解。”管理处出示了相关照片,证明从不老屯到水库公路周边,设置了多处警示标志。

管理处表示,为了净化水库,需要定期投放鱼苗,并在后期逐步进行打捞、再投放。“我们把水库水体净化鱼类养殖业务承包给郭某,水库一直禁止游泳、钓鱼、滑冰。每年寒暑假,管理处都会通知相关人员做好安全管理工作。且双方有约定,如果发生经营风险和安全事故,均由经营人自己承担。

据记者了解,出事后为加强管理,水库管理处在水库周边增加了禁止游泳标志,并加大了向附近村民的宣传。同时,承包者郭某也会在水库周边用高音喇叭宣传禁止事项。

承包人:已尽看管义务 受害人自己有责任

水库承包者郭某称已尽到看管义务,不应承担责任。

郭某称,除了养鱼,他没有经营其他项目,有偷偷钓鱼的,他发现会把人赶走,但水库树高草深,有时候他也看不到。他认为,垂钓并不代表就会发生危险,所以与此案没有原则上的联系。目前水库偶尔还有人来钓鱼。

郭某认为,原告之子作为一个在读大学生,也是成年人,在水库周边多处有明显标志禁止游泳的情况下,依然下水造成事故发生,本身存在重大责任。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同类事件

2015年6月13日下午 在密云区半城子水库,四名刚刚参加完高考正在放假的学生结伴去水库边游玩,其中一名19岁男孩在戏水时不幸溺水身亡

2014年12月20日晚 一名居住在平谷区黄松峪水库附近的男子,和两名同伴去收网。 男子独自乘小船划向水库深处,后不幸落水溺亡

2012年8月8日 一名19岁外地男生在昌平十三陵水库游泳时溺亡

2012年7月29日 一名在北京实习的大学生在十三陵水库游泳时溺亡

2012年6月18日 一名垂钓男子在十三陵水库南岸不慎落水溺亡

来源:www.fawan.com

上一篇:四川“风水师”村主任请辞 称在工作上问心无愧

博尚:哀牢山中的茶马古镇
《多彩贵州风》青岛巡演引发贵
清洗耳洞,这种感觉很舒爽
浙江这个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小山
西装外套攻占春季衣橱
常吃五种食物 女人变得美美哒
春日奇遇记 去酒店感受味觉的
他们夫妻腾冲和顺古镇开客栈
我国最为宜居的海滨城市之争
承德市第五届金山岭长城杏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