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风水师”村主任请辞 称在工作上问心无愧

张玉仲的公开身份,是四川省富顺县怀德镇清辉村村委会主任,村民眼中的“干部”。而看风水,懂《易经》的“手艺”,又成就了他另外一个身份:乡间风水师。

富顺县怀德镇清辉村委会,张玉仲曾经上班的地方。网络截图

富顺县怀德镇清辉村委会,张玉仲曾经上班的地方。网络截图

早在2015年,当地论坛上就有网友举报张玉仲从事迷信活动。网络截图

早在2015年,当地论坛上就有网友举报张玉仲从事迷信活动。网络截图

得知自己的辞职申请获批,张玉仲下意识地长舒一口气。

此前,张玉仲的公开身份,是四川省富顺县怀德镇清辉村村委会主任,村民眼中的“干部”。而看风水,懂《易经》的“手艺”,又成就了他另外一个身份:乡间风水师。

两种身份,在这个年过半百的农民身上交汇,一度并行十多年。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玉仲多次强调,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传承传统文化”,并非传播封建迷信。尽管仍有不甘,但是考虑到社会影响,他已主动请辞村主任职务,并获得了批准。

村主任业余“看风水”

四川省富顺县怀德镇清辉村,距离自贡市区将近90公里。富顺县全县共有34个贫困村,清辉村在列。

在清辉村,从2004年开始,张玉仲便担任村主任,3年一届的任期,他一口气干了4届。

实际上,在村里,“张五”这个外号,要比“张玉仲”本身有名气。每当村民家有白事,都能看到“张五”前后忙活的身影。作为一名“乡间风水师”,张玉仲包揽了清辉村包括看风水在内的多项“业务”。

按照当地村民的说法,张玉仲可根据客户需要定制服务,收费也各有差异,从数百元到上万元不等。在当地村民眼中,请人看风水、做道场是“民俗”,需求十分旺盛,因此,张玉仲的生意一直不错。

张玉仲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从1980年开始学习《易经》,对这门学问有着很大的兴趣。而替村民做“法事”,更多的也是照顾乡邻,并不全是为了赚钱。“我只在清辉村里做,不出去做生意。”张玉仲说。

事发后主动提出辞职

村主任兼职“看风水”,很快引发舆论热议。

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怀德镇党委副书记陈定平表示,从工作的角度来说,张玉仲算是比较认真负责的,平时也确实很忙碌,“作为一名村主任,工作方面是称职的”。

张玉仲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一名村主任,他的工资水平总体并不高。从最初的四五百起步,至今稳定在1200元左右,维持日常生活开销,显得略微有些吃力。不过,他反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做兼职是为了“帮助乡邻”,并非全是为了钱。

此外,有村民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最近两年以来,张玉仲“做法事”的频率已经大大降低。尽管如此,仍然有不少人认为,作为一名村主任,张玉仲从事这样的“兼职”,显然不太合适。

昨天下午,张玉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已经于26日主动提出了辞呈,并获得了组织批准。

■ 追问

村主任兼职“风水师”是否违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村委会作为基层村民自治组织,并非国家机构,其主任由村民选举产生。此外,根据《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司法解释规定,村委会主任只有在协助政府处理抗洪救灾等九种管理工作时,才被视为国家干部。

换句话说,张玉仲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干部”。怀德镇党委副书记陈定平此前曾表示,由于张玉仲并非党员,也无法按照党纪对其予以处理,“如果是党员,党章是明令禁止的。而张玉仲并非党员,确实无明确规定来为他的行为定性”。

富顺县民政局副局长郑冰则表示,村一级干部,在管理上由所在乡镇负责,而在监督方面,党员村干部由纪委部门、非党员村干部由监察局负责。

如果当地村民认为,张玉仲不称职,可以向监察局反映情况,由监察局予以调查核实;而如果认为其涉嫌传播封建迷信,则可以报案,如果最终认定,可以根据相关规定予以处罚,然后转交其上级部门,依据程序免职。

■ 对话

既是村主任,又是“乡间风水师”,两种身份交织在一起,让张玉仲成了“网红”。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与张玉仲进行了一次对话。

“作为一个村主任,工作上我问心无愧”

新京报:现在该怎么称呼你,张师父还是张主任?

张玉仲:都不合适了。我最近两年已经很少做法事了,而且26号我已经向组织提出辞职了,也获得批准了。所以,我现在既不是张师父也不是张主任。

新京报: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兼职做“风水师”?

张玉仲:主要是一个兴趣,我对这方面确实有爱好,也喜欢研究。另外,村里人也知道我会看风水之类的,有个事情也喜欢找我,帮助乡邻嘛。基本都是别人主动找我的,我很少会去拉生意。

新京报:看风水这些技艺是祖传吗?

张玉仲:不是祖传,是我小的时候,跟村里的老人学的。大概在1980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学习了,另外自己也钻研《易经》。不过,我结婚有小孩之后,就很少看这些了。

新京报:会不会影响日常的工作?

张玉仲:我当了12年的村主任,做出来的成绩大家都是看得见的。我们村底子差,老百姓穷,我当主任这些年,又是修桥又是修路,做了不少事。作为一个村主任,工作上我问心无愧。

“我不是传播封建迷信”

新京报:又是村主任又是看风水的,村里有议论吗?

张玉仲:说是肯定有人说的,但是首先我工作上没有耽误,再一个,我没有干骗钱的事,所以就算是有议论,也不是主流的声音。

新京报:有人说,你是在传播封建迷信?

张玉仲:这怎么能是传播封建迷信呢?这是我们这地方的传统民俗,超度也好,看风水也好,都是传统文化。我是在传承传统文化,不是传播封建迷信。

新京报:辞职是你主动提出来的吗?

张玉仲:是我主动跟上级组织提出来的,后来很快批准了。其实在几年前,镇上领导就找过我谈话,让我把心思多花在本职工作上。怎么说呢,当了12年的村主任,还是有点舍不得的,但是,以后新的村主任选出来了,我还是要配合人家工作。

新京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张玉仲:村主任不当了,也不准备接着做“风水师”了。准备务农吧,搞点养殖,鱼啊羊啊都可以,换一种生活。

■ 盘点

新京报记者盘点发现,在农村基层,类似“张玉仲”这样的事并不罕见。

四川仁寿

村支书兼职“巫师”

给公安局看风水

四川仁寿县始建镇马湖村村支书袁小清,做村支书20年,其中仅当巫师就有14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称,从事巫师以来收入不菲,还曾被邀请给仁寿县公安局新办公大楼和公安局长、政委办公室“看风水”。

事发后,仁寿县纪委表示,经始建镇党委调查,袁小清从事封建迷信活动情况属实,该镇党委已决定免去其村党支部书记职务,警方将对其从事封建迷信的行为立案调查。

湖南益阳

村干部客串“道士”

年收入三万元

许建舟是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新桥河镇龙光村村会计,工作之余,他在益阳市桃江县、资阳区和常德市汉寿县等地“兼职”,每做一次道场收费500元到1000元不等,每年因此收入在3万元左右。

经过调查,资阳区纪委认为,作为共产党员,许建舟的行为已违反政治纪律,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经纪委研究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

根据公开报道整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来源:news.sznews.com

上一篇:速派380TSI车型配置调整 顶配官降4000元

精彩推荐
女人的超能力,简直无法解释
汉魏故城,国内保存最完整、面
染唇液气垫唇笔的风越刮越大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旧时仓山 这里有一段原汁原味
Bella盆栽跨界玩设计
中国四大赏枫胜地之一-岳麓山
30年前生二胎生活是这样的!
杨幂再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我国一个发展很快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