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奥运选手为挣钱备战当和尚 还有人为奥运打零工

在国人眼中,很难想象一个奥运级别的选手训练备战之余还得为日常开销而奔忙,但对于不少国外选手来说,这是他们生活的常态。

例如日本的皮划艇选手矢泽一辉,他就选择在一间寺院当和尚,以此来筹措自己的生活和比赛开销。

在其他国家,类似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一些非热门项目的奥运选手,不得不用打工的方式来挣得自己的训练和比赛费用,甚至有人选择了用开妓院的方式来挣钱备战。

每天,现年27岁的矢泽一辉都会在寺院中完成僧人的工作。 东方IC 图

日本奥运三朝元老为维持生计当和尚

下个月,日本选手矢泽一辉就将出现在里约奥运会皮划艇项目的赛场上,这也将是他第三次参加奥运会。

除了运动员之外,他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僧人。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每天,现年27岁的矢泽一辉都会在寺院中完成僧人的工作,下午三点后,才有空去进行自己的皮划艇练习。

矢泽一辉进行皮划艇练习。 东方IC 图之所以选择做和尚,并非是因为宗教原因,而是他因为生活所迫。

据日本笹川体育财团进行的调查结果,参加夏季奥运会的男运动员需要自己承担的费用约为206万日元(约合12.3万元人民币),女运动员约为250万日元(约合14.9万元人民币)。

对于家境一般的运动员来说,这并不是一笔轻松的开销,而且运动员平时得保证自己的训练和比赛,这些项目也都需要花钱。

矢泽一辉将第三次参加奥运会。 给矢泽一辉提供赞助的长野县皮划艇协会会长自己正是一家寺庙的主持。考虑到自己参加皮划艇比赛并不能维持生计,在和赞助人长谈后,矢泽一辉最终决定选择僧人这份工作。

根据日本网站Career Garden统计,刚入职时,日本和尚的平均月收入为15万至18万日元(约合8970至10764元人民币),和普通公司职员差距不大。有了这份工作,矢泽一辉才得以没有后顾之忧地继续自己的皮划艇之路。

新西兰跆拳道选手罗根·坎贝尔。

新西兰跆拳道选手罗根·坎贝尔。

开妓院只为筹措奥运参赛费用

不光是矢泽一辉,在国外,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不投身其他工作的奥运选手还有很多。新西兰跆拳道选手罗根·坎贝尔甚至选择了开妓院挣钱。

据英国《卫报》报道,坎贝尔在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他的父母就承担了高达58000英镑的费用,这无疑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为了减轻经济压力,北京奥运之后,他选择了跟人合伙开办一家妓院来挣钱,以此来筹措自己参加伦敦奥运会的花费。

然而没想到的是,妓院老板的头衔却差点让他失去了参加伦敦奥运的机会。

虽然在新西兰妓院并不违法,但这一身份还是给坎贝尔带来了不小的争议,压力之下,坎贝尔最终出售了自己的妓院股份,才得以顺利完成了伦敦奥运会的比赛。

但当被问到自己是否后悔开妓院时,坎贝尔仍然很“现实”。

“当我从北京奥运回来之后,我没有工作。我如果想去参加下一届奥运会的话,就需要钱。”

美国女子摔跤选手杰西卡·梅迪纳。

美国女子摔跤选手杰西卡·梅迪纳。

打零工、混夜场,梦想背后的心酸

事实上,靠开妓院积累下一笔财富的坎贝尔已经算是“混”得不错的了。对于一些国外冷门项目的选手来说,为了日常开销,他们不得不去打零工挣钱。

例如美国的女子摔跤选手杰西卡·梅迪纳。据雅虎体育报道,里约奥运会前,为了维持自己的训练和生活,国内排名高居第三的她竟然需要去卷饼店打工。在美国,她也并不是孤例。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如果美国运动员在上届奥运会获得了奖牌,他们每个月会从本国奥委会手中得到800美元补助。没有赢得任何奖牌的奥运选手,每个月的补助金额就只有400美元。

对于训练开销不菲的运动员来说,这样的补助水平绝对是“杯水车薪”。这样的“低薪”也直接导致许多非热门项目的运动员要靠兼职打工来支撑自己的奥运梦想。

美国赛艇女队的队员每个月只能从奥委会领到400美元的薪资,常常要在长达10小时的训练后赶去上班赚取收入。

花样游泳队的境况甚至更加“凄惨”。据《时代》周刊报道,美国花样游泳队从奥委员会获得的资助很少。为了挣钱,这些奥运级别的选手们不得不去酒店表演,甚至为给自己提供训练设施的俱乐部打工。

训练之余,这些运动员要在俱乐部的博彩游戏大厅里向顾客兜售游戏牌。遇到坏脾气的赌客,姑娘们还得承受对方的责骂。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在继续坚持。一名队员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我们爱这项运动,为了它,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来源:news.qq.com

猜你喜欢

字幕配弹幕,笑果燃到炸
贵妃病逝,皇帝数月不食宿
迎合富豪口味美国推出“土豪版
2017全年国内赏花时间表
女孩深夜下班,无奈错过最后一
内存不够用?你需要关闭微信这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细节见人心,为什么婆婆不是妈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
科学家发现可联通非因果逆行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