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评贾德森新书《哈布斯堡帝国:新历史》

摘要:贾德森的结论,事实上永远指向同一个方向。然而,人类历史,更不用说他选择的这个复杂话题,从来不是这样简单的。

《哈布斯堡帝国:新历史》一书封面

《哈布斯堡帝国:新历史》一书封面

参考消息网7月28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7月1日刊登《新帝国主义者的历史——评彼得·贾德森<哈布斯堡帝国:新历史>》一文,作者为阿伦·麦克莱恩。文章全文如下:

至少在西方,现在已经听不到什么人谈论哈布斯堡王朝了,这个王朝已经从公众的记忆中消失。如果有人提到它,那很可能是为了开玩笑:例如在彼得·谢弗的《上帝的宠儿》里抱怨莫扎特音乐里“音符太多”的可笑的约瑟夫二世国王;或是《我为喜剧狂》里简·克拉科夫斯基饰演的角色意外导致保罗·鲁本斯饰演的格哈特王子(虚构的哈布斯堡王室最后的皇子)死亡。

真正的哈布斯堡王室最后的皇子——奥托·冯·哈布斯堡大公,于2011年辞世,享年98岁。看到他的家族成为人们偶尔善意取笑的对象,或许对他是一种仁慈,因为在过去,当人们认真去思考哈布斯堡王朝时,他们往往对它充满敌意。这个王朝对内是一个由若干国家拼凑起来的无序帝国,对外则掠夺成性,在历史学家们看来,它既是20世纪的一个落后的政治工程,又是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原因。

正如丘吉尔所说:“未能在一个帝国议会大厦里把这些矛盾因素组合到一起。未能意识到英国议会下院模式的程序和便利,有助于这些激烈分歧的表达。在哈布斯堡王朝的议会里,一群激动的议员坐在那里,连续几个小时用不同的语言大吵大叫,还不停地拍着桌子,他们的合唱声音越来越高,最终变成了一声炮响。所有人放纵仇恨;所有人为这种放纵付出了血与泪的代价。”

但欧洲大学学院教授彼得·贾德森却不这么认为。他对这个近代帝国的全新历史描述,涵盖了从18世纪玛丽亚·特雷莎统治时期帝国的统一,到奥匈帝国在一战洪流中最终瓦解的全过程,不论是他研究之广度还是观点之大胆,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贾德森承认,哈布斯堡王室和他们最后的普遍昏庸,与他们自身有一定的关系。但总的来说,他们为集权化所做的努力,起到了积极作用,它打击了自私和机会主义的地方政治掮客和布达佩斯与利沃夫等地的贵族。玛丽亚·特雷莎时期的开明专制,是真正的依法治国,到了19世纪,它日益受到健全的立宪主义的制约,而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特点是贯穿始终的理性和改革主义本能,过去的历史共识对这一点承认得不够。

那么,如何看待地方对抗奥地利集权统治(这些对抗非常频繁,有时甚至是暴力的)呢?贾德森认为,现今波兰南部或捷克共和国的民众,往往把哈布斯堡王朝视为对抗地方统治集团的权益保护者。时常暴发的民族主义情绪,往往不是源于人民,而是地方贵族为了造势,利用这种虚伪的、不理性的、危险的工具,去争取支持。这一点在匈牙利尤其明显。

在1848年革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哈布斯堡王室已经自甘沉沦,但这并非因为过度集权,而是因为缺少改革。即使在帝国统治的很多方面已经显然不得人心的时候(例如梅特涅的秘密警察),情况也没有那么糟。毕竟,这些警察从数量上远远不足以让国家变成真正的极权国家。而帝国也并非对1848年革命者的合理诉求充耳不闻。

然而,贾德森的结论的高度一致性,使一部(在很多方面)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著作的可信度打了折扣。贾德森的结论,事实上永远指向同一个方向。然而,人类历史,更不用说他选择的这个复杂话题,从来不是这样简单的。

来源:column.cankaoxiaoxi.com

标签:历史

猜你喜欢

皖南回忆:那些遗忘在时光里的
乾隆为何那么宠信和珅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美国飞机再次进入北极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忍者、
婴儿哭闹父母以为正常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对WiFi过敏?英国女子失去居所
心理学家:深度睡眠和死亡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