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邂逅往事

坐在舞阳河边的酒吧喝啤酒的时候,朋友问了一句话:九妹,你以后的记忆里会有镇远吗? 我端起了酒杯,举在眉目前双手捧着轻轻地旋转,透过透明的玻璃,透过淡黄色的酒水,眼睛看到了百米开外的那一座长有青苔的石墩桥,和桥端连着的古寺庙建筑群,嘴巴里却嘟嚷出一句:“以后我的记忆里有镇远往事。”

在记忆里,镇远永远是一城美丽。

说句实话,我不太喜欢镇远。不喜欢,不是因为镇远不古老,也不是因为镇远不美丽。在车上,几位到过镇远的同学不约而同地评说镇远是凤凰的复制,镇远的吊脚楼、镇远的青石板街等都是仿照凤凰建设的。我听着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心想镇远还有什么也是复制的呢?于是,凤凰的一切在我的眼前浮现了。

恍惚中,有人送了一片绿箭口香糖,那一丝刺激的甜味让我蓦然想起了姜糖,就对朋友说了一句:“如果在镇远看到姜糖,我心会疼痛的!”下车还没有走上百步,“姜糖”两个招牌大字就撞进了我的视线里。顿时,眼前这个古镇让我想得很远很远,一种惘惘之情使人不能自己。

小时候,我也是这样划着小船摇来摇去的。

姜糖根源湘西凤凰。我不愿意镇远是凤凰的翻版。朋友是凤凰人,她对凤凰的爱是一种从血液里流出来的情愫。我不是凤凰人,但我爱凤凰已渗入到了骨子里。当其他人兴致勃勃四处参观的时候,我们两人寻着酒吧。她说累了,想喝酒驱散跋山涉水的疲倦。我说痛了,想喝酒醉眼朦胧眼前的一切。一路寻找,寻找一路。当她探头询问酒吧的时候,我会走进一间布艺店或者木雕铺肆意张看;当我蹲下用手掂量地摊银饰的时候,她亦会端起相机拍摄一堵青墙一角飞檐。

城在山脚下,塔在山顶上。

走完一条三四米宽的青石板街,朋友说脚已疼不想再走了,我闻言驻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身边房屋匾额“镇远往事”。我指着匾额,跺脚大叫:“哎呀,镇远往事哩!”然而,“镇远往事”是一家旅馆,不是酒吧。最后,我们走进了几步之隔的“舞阳酒吧”。这家酒吧的后院濒临舞阳河,不顾炎热,我们选择临河的一张桌子坐下,然后要了两瓶冰啤。

我是一个在河边长大的山妹子。爱山,更爱水。舞阳河是一条峡奇、峰险、水绿的河流,不及我的家乡河酉水,但胜于凤凰的沱江。在我的眼里,舞阳河宛若一片绿色的寂寞,被清澈的阳光抚慰,唱着一支忧伤又优美的歌。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心里的镇远,就是这一条舞阳河。

这条河很清很绿很美。

然而,我最初知道舞阳河,不是在镇远,而是在施秉。施秉是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另一个县,东与镇远接壤,也是我们黔东南之旅的第一站。偏僻的施秉是一块待雕琢的璞玉,凝眸青山绿水,我仿佛看到了家乡。趁大家休息的一个小时里,我走出了旅馆,沿着穿城而过的一条河流随意漫步。

走过一畦畦花木,打量一栋栋吊脚楼,感动我的却是裸露两岸或者沉浸水中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然而,我却只能站在高高的堤坝上,痴痴的看,呆呆的想,不能俯身顺手拾捡一个小石子。最后走到一处两河汇合的地方,我伫足不再前行,望着河的尽头,一缕淡淡的遗憾如微漾的清波,慢慢地流向了山的那边。

地图是新的,绘制的却是老城。

走回旅馆,已有人着一身漂流装走了出来。我赶紧跑回房间换了衣服,跟随同住一室的凤姐上了旅游车。车已发动时,坐在前面的一位突然扭过头来,说朋友要她转告我和凤姐,她不去漂流了。我往窗外张望,朋友果然站在车外,与她站在一起挥手的还有身着漂流装的徐姐。已经来不及下车,也无法打电话,因为手机随包一起存放在旅馆里。

当导游把漂流须知塞在我手里时,我明白了朋友不去漂流的原因,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够。在颠簸的路上,我没有参与同学配对,以自己的水性想一个人漂流。一看到清澈见底的杉木河,我就迫不及待地涉足嬉水,双手使劲地摸涧底的小石头。正沉浸于一个两面不同色的心形小石头时,凤姐找到我,提出要与我一起漂流,看着她眼睛里的期盼,我没有推迟的理由。于我而言,杉木河漂流是贵州之行最难忘的。

上次到镇远,还没有这街头行为艺术。

有时候,难忘是因为真的碰到难处了。漂流途中为救一个落水的男孩,我和凤姐的船翻了,三个人被激水冲到河边低垂却格外葱郁的枝蔓里,半天没有挣脱出来。再上船时,不习水性的凤姐已是脸色青白。后来,每至滩头,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失声尖叫,让我竟也心慌慌的,怕再次翻船,怕她再次受惊。车回旅馆时,朋友与徐姐也刚刚回来。

等着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我把小石头放在桌子上让大家欣赏,没有想到,朋友竟然也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奇形怪状的青色小石头。当我拿起两个小石头比较时,她告诉我说是在附近舞阳河里拾捡的。我已清楚施秉城里的两条河一条是杉木河一条是舞阳河,于是在心里问了一句:你知道杉木河是舞阳河的支流吗?

游客不多,就有了闲适。

舞阳河,穿过施秉,流进了镇远境域。 而镇远用舞阳河的水酿造的啤酒,仅仅一瓶就使我有了些许醉意。醉眼朦胧里,我看到朋友从“镇远往事”旁边的一家酒肆里提出一桶竹桶酒。她把酒举到我眼前,说:喝酒能解愁,到火车上我们接着喝。在火车上,我确实再次喝了酒,喝了桂花酒,又喝了杨梅酒,最后还喝了半杯女儿红。不过,与我一起喝酒的,是另外一个同学。

昨日,收到朋友邮发的系列像片,意外地看到一张自己漂流的像片,和两张在镇远的像片。当目光从像片移到书桌上那个奇形怪状的小石头时,我想起了那一块匾额,和匾额上书写的四字。

下次去镇远,是一定要去河边这客栈住几晚的。

文字|九妹摄影|潘年英

上一篇:消防战士吃光盆面 抢险灭火2天2夜未休息

精彩推荐
那些应付诈骗短信的神回复
这哥们花30万整容成游戏角色
《快本》这是要搞事情
这4种情况,父母千万别让孩子
驾校教练酒后性侵女学员
罕见的遗传病!这个村庄所有小
猫咪失踪19个月后独自回家直奔
13个由亚洲人发明的生活小诀窍
《秦时丽人明月心》开播
《欢乐颂2》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