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问那只单身的考拉,你喜欢的会有几个

我不知道布里斯班龙柏考拉保护区里的130多只考拉有多寂寞,就像它们也不知道排队要抱它们的我们有多寂寞。

有一首诗叫《游野生动物园想起自由》,里面有一句话这样写着:进园去,我们就和它们互换了身份和位置。当我走进这间考拉保护区,或者说早在我到达布里斯班这座素有“考拉之都”之称的城市,我就因为拘束而想到了自由。

你不知道我有多拘束,当我看到它在靠墙上睡着,在临窗边睡着,当我看到它们所谓的寝室,“床”是木制的,“食物”是竹制的,有年轻的画家拿着钢笔在速写它们睡觉的姿势,我倚在壁角。我旁观着又分析着,它们的睡眠。

那样稚拙的睡姿,那样对这个世界还懵懵懂懂的眼光,那样一致不变地啃食竹叶的无情和可爱,那样个人主义和浪漫主义前赴后继的个人信仰.......我当然喜欢上了它们的天真、透明和简洁。但,我更喜欢上了它们一生十几年的迷茫和挑剔。

不像我们在挑剔被盖是薄的和厚的,也不似挑剔抱它的人是很有礼貌还是运势兴隆,它们只挑剔哪一个人哪一种空气让它们比较安然。就像三毛写的:人和动物如果可以讲话,拒讲的一定是动物。

是哦。要是人和考拉被同时间允许可以任意上任何星球,考拉一定会请人先去观光。

这个保护区对外的简介是这样的:全澳洲最大,考拉数量最多,昆士兰州抱考拉首选之地。2014年G20峰会时,习大大,彭麻麻和奥巴马等等政要首脑都对这里的考拉爱不释手。

我去的时候是从搭乘每天早上10点由Cultural Centre Pontoon驶出的汽船,全程为75分钟的时间,到达龙柏考拉保护区是在中午十一点。

抱考拉的活动从九点持续到下午四点半,我入园是在午饭的时间,所以排队抱考拉的人数不算很多。门票是36澳币,而这门票的费用除了允许你亲密观察考拉,还有从开园到闭馆每隔15分钟或者半个小时的固定场馆的动物表演秀。买了门票之后,工作人员就会给你一张时间表提示你关注不同动物表演的时间。

诸多的动物表演秀中,与考拉相关的最受欢迎。

关于考拉的主题秀,是以饲养员科普式的讲述它的胚胎它刚出生时的样子,它与布里斯班这座城市与龙柏保护区的历史上的渊源,它们在这个保护区的始祖叫什么名字,哪些事故和病状会导致它的意外死亡,它们早起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要以哪些步骤为它们做哪些事,等等等等。

龙柏考拉保护区除了考拉,还有袋鼠、各种鸟类、鳄鱼、鸭嘴兽还有各种体型的蛇,绵羊和牧羊犬......还有如袋鼠、袋獾、袋熊、针鼹鼠、其他各种爬虫类及其它80种以上的澳大利亚本土动物。

我觉得这里各种动物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类似考拉性情的生命:缓慢地移动,麻木地睡觉、爱恨、生育和流泪。它们肯定不是像考拉学习,它们是从考拉身上总结出了经验——精神上倦怠一些的话,便能抵抗得住一切。

在保护区内,总有几只考拉妈妈身前身后,静静地跟着一只小考拉。考拉宝宝们在母亲的身体里藏起来,然后在谁都没有发现的时候,歪一下脑袋来观察不同的人。

它们总是比母亲更自信,会觉得你来对了地方,它们便是你奔赴到这儿的一个很好的理由。它们总是懒懒的缠绕着母亲,在母亲的背上或者胸前深情地、一厢情愿地玩那种让自己的身体往下坠的游戏。

只要母亲在,它们就不会走丢,这就是小考拉的信仰吧。它们太容易受影响,太害怕艰难的时光。只是不知道,有一天当它们用羞羞答答的目光看着心仪的异性,它们会怎样扭动着身姿从母亲身上轻轻滑落。

我问了考拉保护区的饲养员几个我疑惑已久的问题:考拉会不会打呼噜,如果会,那在半夜它们会不会被自己的鼾声震醒,还有它们是在深睡还是浅睡以及它们会不会蹑手蹑脚地梦游。

我满以为,当我问出这些问题,足以证明人类的智商高于考拉的智商多少。可是对于我的问题,那个饲养员有些回答不上来,她说他们照顾、认识、理解和倾听的是醒着的考拉。她说长夜是它们的隐私,一个人不会向别人吐露隐私,考拉也是。

然后她讲到在这个保护区活得寿命最长的一只考拉活到了13岁,不过它在2011年去世了。她说那一年她22岁刚刚进来工作,只是看到它眼睑又闭合了,表情并没有特别。

那是一只老态可掬的考拉,吃个不停。它一定是去另一个世界过一种完全相反的生活了,18个小时都醒着而不是睡着。”

我问,那这个保护区附近有没有为死去的考拉建一个墓园。她傻笑地对我做了一个手势,表示我最好不要无限地问下去.......

排队抱考拉的时候,一个女孩问到——它肯与我合影吗,怎么能让它知道我是我而不是一棵树,如果它把我当成一棵树,那我究竟是一颗果树还是一颗柏树。

我终于知道我们人类所拥有的“文明”是什么了。

在我们眼里,一天睡18小时的考拉是愚蠢的。而在一天睡18小时的愚蠢的考拉眼里,我们不过是把愚蠢复杂化了。

是啊,这些年,我们究竟累积了多少愚蠢的问题。所以当我很想问你:假如你是一只单身的考拉,又或者那只单身的考拉是你,你喜欢的会有几个。我可爱的对自己耸耸肩,把这样的问题着意省略了。

对考拉来说,它们花在观察竹叶形状上的时间,比想清楚自己喜欢谁谁谁的时间多得多。它们有一种安居乐业的情绪,而不像我们,总在数着,让我们拥有一霎真情的是两个三个还是更多更多。

猜你喜欢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
湖南商贩给生猪灌食泥浆
揭秘昭君连嫁祖孙三代的悲惨情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张歆艺发文指责医生反被吐槽
郑州现1500斤“猪王”
墨西哥城,第五个太阳照耀昨日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