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抗震母亲:震后一小时回医院 一忙两天两夜

83岁的朱芝至今独自住在赵各庄医院对面的小区里,这里的左邻右里、一草一木她都不能割舍。

震后一小时,外科医生朱芝匆匆奔向医院,这一去就是两天两夜

■前言

1976年的今天,一场7.8级大地震让一座城市瞬间变为废墟,24万人丧生,震撼世界!西方媒体甚至断言唐山“将从地球上抹去”。

凤凰栖兮,城中曰山。美丽传说给唐山人无限信心,他们从灾难中站起,擦干眼泪,重建家园。仅仅10年,“唐山已经坚毅地从瓦砾中站立起来了……”1986年6月30日美国《新闻周刊》如此评价。1990年,唐山成为中国首个获“联合国人居奖”的城市。涅槃重生的唐山以巨大的复原能力震撼世界!

今日唐山,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个现代化大都市傲然屹立渤海之滨。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凤凰山下,听亲历这场涅槃的唐山人,讲述那些震撼人心的重生往事。

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更是一名外科医生。1976年大地震发生时,朱芝舍小家为大家,始终冲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与地震进行了一场生命赛跑。朱芝说,那些日子自己经常顾不上喝水、吃饭,累得手直发抖,但当看到一个个被挽救的伤员,心里却有说不出的高兴。今年,83岁的朱芝被唐山市授予“最美抗震母亲”称号。

两天两夜没有休息

1952年,朱芝作为护士被分配到开滦赵各庄矿医院,1967年经过考试成为外科唯一一名女医生。地震的前一天晚上,天气极为闷热。发烧38.5度的朱芝请了一天病假。凌晨三点多,隆隆的巨响和剧烈的晃动让她从梦中惊醒,带着儿女用力拉开门跑到屋外。等地震过去,朱芝和孩子们跑到胡同,才从大家的口中得知,死伤很多人。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到医院去,伤员需要我。”朱芝说,当时医院只有八名外科医生。“听说我要去医院,孩子拽着我的衣服不放手,他们心里害怕啊”。丈夫早逝,朱芝一个人把孩子带大,她是孩子完全的依靠,但地震发生仅一个小时之后,朱芝就把十三岁的女儿和十二岁的儿子托付给邻居,匆匆地奔向医院,这一去就是两天两夜。

一到医院,伤员家属立即将朱芝围住,她马上忙着为伤员检查、施救,伤员越来越多,有的人伤势很重。医院的医护人员从四面八方赶来,大家在游泳池旁设立了医疗点。因为人少、物力不足,朱芝和同事们只能先为伤员做应急处理,没有手术台,他们就一直蹲着给躺在门板上的伤员缝合。

朱芝回忆说,当时有的伤员是开放粉碎性骨折,需要截肢,没法麻醉就扎一针吗啡,从踝关节处截掉。有气血胸的,呼吸困难,大夫们就用粗针头给做个简易闭式引流,以减轻伤员的痛苦……“这么大的灾难让人措手不及,我们只能尽最大力量想方设法挽救伤员。”就这样,朱芝连续两天两夜坚守抢救现场,一刻没有休息。

顾不上家人余震中坚守

随着伤员人数的迅速增多,医院最后连盐水、麻药都用完了。此时,第二次较大的余震发生了。正在给伤员缝合的朱芝听到有人喊“快跑”,抬头就看到游泳池东边的墙瞬间倒了下来。从凌晨四点到天黑,朱芝滴水未进。夜幕降临,终于闲下来的朱芝默默流下了眼泪,“我惦记我的孩子们,不知道他们情况怎么样。”尽管如此,一到天亮,朱芝还是抛开一切继续救治伤员,就这样一直坚持到解放军和救灾人员赶到。

随后的主要工作是分流伤员,朱芝也参与到转送伤员的队伍中。在等待期间,有一名伤员休克了,军医想从股动脉处补液,但好几个人都没扎进去,请朱芝帮忙,她沉住气,摸好股动脉,用两手指固定好,接过100毫升的大空针,垂直刺入。“回血了,有救了!”现场有人大喊,朱芝慢慢推药,手直哆嗦,满身大汗。

当朱芝终于抽空儿回家时,才发现儿子受了伤,看到白大褂沾满血渍的妈妈,女儿哽咽着说:“妈妈,我们好想你啊。”朱芝得知两天来姐弟俩下雨时,只能打着伞顶着塑料布,晚上睡在门板上,和隔壁家的邻居一起吃饭,内心非常内疚。即使如此,她也只是陪了孩子一会儿就又赶回了医院。朱芝说,当看到一个个被挽救的伤员,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依然是人们信赖的大夫

震后的日子里,朱芝工作和生活一肩挑,把一双儿女精心养育成人。退休之后,她的日子安排得满满当当、充满乐趣。

老人笔耕不辍,在当地媒体开展纪念抗震30周年征文活动时,她参赛的两篇文章分别获得了一等奖和三等奖。“春雨,吉祥的天使,你把冬雪悄悄地赶走,带来了春天的信息……”这是朱芝写的诗歌《春雨》,单位工会创办的老年报上隔三差五就会刊登她的作品。她学画画,临摹的铅笔素描有模有样。她关心国家大事,“自古妇女多典范,今朝更自豪。”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同为医务工作者的朱芝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83岁的朱芝至今独自住在赵各庄医院对面的小区里,对于一个腿脚不算方便的老人来说,三楼不是一个可以从容上下的高度。尽管如此,她拒绝了和女儿搬到唐山一起生活的建议,对朱芝来说,这里的左邻右里、一草一木都是她所不能割舍的。虽然腿脚不方便,但社区里举办义诊活动她一次都没有落下过,依旧是人们信赖的朱大夫。直到现在,还有被朱芝在地震中救治的人到家中致谢。“我怎么能离开这里!”老人平静地说。

■废墟新生

赵各庄医院

穿过一条商铺林立的繁闹街道,向西一拐立刻就安静了下来。不远处,就是赵各庄医院,主体是一栋三层的建筑,连接着后身的病房楼。“在开滦来说,赵矿是第一产煤大矿。”老人回忆起当年的情形,言语间透出几分自豪,“那时候我们的技术力量也很强,连市里的医院都比不了,他们的护士大夫到我们这来且得学习呢。尤其是外科,经常去抢救伤员,在这方面经验比较多。”

朱芝指着大厅所在的前楼说,原来没有这栋楼,是后来盖起来的,“原来这是一个广场,地震之后全都是伤员。”而今,医院门前没有伤员,甚至没有人走动,只有几辆出租车在等待客人。

走进医院大厅,眼前是一个T字形的通道,大概是临近中午的缘故,整个医院都静悄悄的。当年的救命医院显然已不复往日辉煌,这与唐山市医疗卫生水平整体提升密切相关,如今,唐山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已有9135个,比1978年的905个增长909.4%。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唐山

猜你喜欢

有才!初二学生想当语文课代表
29岁的刘诗诗这么会打扮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2017年农村4大致富骗局
日本泡温泉不只是热水澡
惊险!南非一大白鲨跃出水面欲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