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观而约痊厚积而薄发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是艺术家邢鹏给自己作品做的一个艺术引言,他在文章中说:“正如苏轼所言,通过不断的积累即将大有可为。”58艺术网在先声画廊举办的”色彩拼贴——海选十人展“,时光有如白驹过隙,艺术家们做为岁月看客,厚积薄发地用色彩做了生命的问答。

先声画廊展览现场

邢鹏 《山外山之博弈》 100×60cm 布面油画

中国传统美学在形鹏的作品中展显得淋淳尽致,他说:“我对中国传统美学和传统文化比较感兴趣,大学时候也是在新古典写实工作室学习,那自然这些在自己的创作中会有所体现,现在很多艺术家都更多的去关注我们自己的文化,我想这是件好事。”

画面的山与物的比例邢鹏按照盆景摆设的手段去参考大小以及摆放的,在不同高度的山上放置了不同的物与人,也就是在不同的高度上,不同的人与物的状态和心境也是不一样的,仔细观察的话或许会感受到这一点。

邢鹏 《山外山no.1》 布面油画 100×80cm

艺术家邢鹏说:“物的选择和山的选择,都是要看构图以及是否可以表达我想要的东西,比如这个山可能配上仙鹤可以表达出我的想法,那可能我就不会去选择人了,所以这个物体和山的选择上还是要以表达内容的具体情况而定。”

邢鹏 《山外山之如意》 100×80cm 布面油画

艺术家邢鹏说:“山石都是实景的照片,然后通过我自己的截取与改造逐步成型的,创作是很私人化的,有想法就做是最好的,有的时候看得多了反而会有很多顾虑。”

展厅一角

被作品深深吸引的少女

邢鹏从小学习绘画到现在的一个阶段积累,通过大学四年对西方传统绘画的学习,让他在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之间找到了一个临界点,这也是他作品呈现的根源所在。对于古铜铁锈的着迷给邢鹏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但并没有受铜铁锈的形态所拘泥,而是通过这一在时间沉淀呈现的自然状态与个人的感受找到了一个抒发点,恰恰通过这一自然而然产生的状态隐约带出了他对中国画青绿山水的喜爱,画中的一些细节描绘体现了他追求艺术的状态。

李泽南 我是怀着悲伤的心情,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李泽南 《前董远眺朝阳》 100x80cm 布面油画

采访艺术家李泽南的时候,他很细致地反问一句:“会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短短的一句话,让沟通变成了双向的。他的人亦如他的画一样,对生活保有一份稚子之心。画中的这个村子叫前董,是李泽南老家隔壁的村子。李泽南说:“我小时候经常会去那个村附近的田里散步,画画,田很开阔,能看到远处的房子,还有远山,很美的一个地方。上初中的时候,只要是休息日,只要是天上有云,我就会很开心,就想去田里写生,画的不好,但是很快乐,最喜欢那种夏天快下雨时候的云,所以我现在画风景,都喜欢画云。”

李泽南 《隐学岭的风景》 200x250cm 布面油画

李泽南的画作充满了浓浓的乡情,他说:“因为我就是个乡下人,小时候一到周末,几个哥们儿就骑着自行车到处蹿,专找没去过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是到处看。现在的乡下跟我们小时候的那个乡下不一样了。跟我同辈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很多都在城里买了房子,然后结婚。乡下没有办法留住年轻人。可是倒回去一百年我们看看,鲁迅的那个可以看社戏的乡下是怎么样的,胡兰成《今生今世》里的乡下是怎么样的,胡适的那个乡下又是怎么样的?我会有个对比,会想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所以乡下对我来说是个问题,可是我并不愿意说自己就是个乡村画家。”

李泽南 《汪家马路的菜地》 100x80cm 布面油画

李泽南说:”画里的这个地方现在已经不在了。2011年过年的时候,和表弟一起去那儿玩,在那画了张小素描,拍了点照片。那个时候想学学北宋山水画处理空间的方法,我发现那个时候的山水画很像素描,空间感非常强,喜欢极了。“

展厅一角

木心有句话:我是怀着悲伤的心情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走在村子里,会记得以前这个地方有人跑来跑去做游戏,会记得那个窗子里正在做菜的香味,也会记住河里小孩套个救生圈,水花四溅,游来游去。李泽南说:“触动我的是记忆中的感观体验,此刻是难过的。”

李浩 心有猛虎,细嗅“塞尚”

李浩 《向塞尚·马蒂斯致敬》 布面油画 170×65cm

艺术家李浩说:“作品肯定会体现艺术家的性格,但不是性格的全部,这里面有一种非常奇妙地东西艺术能尝补我的虚无,消耗我的精力,平复我的欲望,让我正常地活着。艺术创作使我有一种存在感,人会觉得很兴奋,感觉还活着,并且活得很有意思,这个对于我来说,是特别要命的!寻找所谓绘画的边缘,是我当前最有兴趣的事在绘画探索地阶段,是最让人着迷的,一但‘成立’,就变成‘行活’了。兴趣点决定你的探索方向。对绘画宽度与高度的理解,决定你作品的格调。对自己作品的审视与反思一定要谨慎,因为一说就‘错’!”

科学民主

从左至右依次:李浩、张智洲、李泽南、罗忠学、张格闻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也是58艺术网的创始人罗忠学表示:艺术品从来没有统一的可量化的评判标准,否则的话梵高就不用在穷困潦倒中死去了。好的艺术,无非分为两种:专家和评委说好;群众粉丝说好。我想在这次展览中的艺术家至少占了一样。经常有人问我“什么样的艺术家才有发展潜力?”我也经常这样说:其实就四个字——科、学、民、主。所谓“科”,是指“科班出身”;学:即为有一定学识基础;民: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主,是有主要的创作风格。

标签:文章 苏轼

上一篇:天上城堡 水中宫殿

精彩推荐
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冷知识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剧
尴尬!拘留所外接朋友
懒人的世界:只有你想不到
非同生求同死,阎王爷开恩
九个好习惯,不知不觉就可以瘦
王思聪爆料《战狼2》还找过林
企鹅如何抓痒?帝企鹅歪头抓痒
让爸爸哄孩子,他的大脑会被百
导演组眼中的极限男人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