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柴达木盆地惊现美国“死亡谷”

在确定我们这次行程中有柴达木东部雅丹无人区的时候,我心里曾经无数次脑补过东部雅丹的景象。这雅丹群到目前为之连个正式的命名也没有,只是按照地理位置笼统地称之为柴达木东部雅丹,这应该是一片极少有人涉足的地域吧。

也许是骨子里天生的冒险基因吧,我对于原始、苍茫的自然景观总会有一股按捺不住的冲动,也曾经自驾走过国内几大无人区,见识过不少雅丹地貌,那么,位于柴达木盆地深处无人区的雅丹群又会是什么样的地貌,有什么不同呢?

迫不及待地,我们踏入了这一片还少为人知的目的地。

摄影/王不留

我们的车队从德令哈一直往南,然后往东斜切穿过青藏线,再往里面进入,手机就收不到信号了。大家伙都开始抓紧时间给家里发信息,告诉他们会暂时失联20来个小时,以免家人担心。我跟身边的小伙伴开玩笑说,正式进入无人区了,来过这地方的人,恐怕比去南极的人还少吧。因为稀缺所以尤显珍贵。

路边,除了梭梭,已经看不到其他植物了。坐在头车带路的安总突然通过对讲机报告说,狼!前方有狼!大家纷纷转向窗外,追寻狼的踪迹,但狼的何等狡猾的动物,一眨眼功夫早就跑的没影了!

又过了一会,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安总的声音:“大家快看,前方两点钟方向,有一只羚羊”!羚羊类的动物大多好奇心比较强,它们会在自己确认的安全距离内,停下来观察人类。我曾经在罗布泊跟一只独角黄羊近距离对视过好几分钟,还让我拍了个够!我赶紧掏出相机隔着车窗玻璃一阵狂扫,终于抓到了这只羚羊奔跑中轻盈的身姿。

摄影/王不留

毕竟是进入了无人区!越深入,路况也越来越差。中途休息的时候,我在戈壁滩上发现了一堆新鲜的羚羊粪便。能够在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繁衍,生命力之顽强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一路上,在经历了迷路、陷车等多起意外状况以后,我们终于赶在日落前赶到了东部雅丹。先找了一个制高点爬上去,前面的雅丹地貌一览无余!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雅丹”在维吾尔语中是“陡壁的小山包”的意思,它是河、湖的泥土淤积形成地面后,再经流水冲刷和风蚀作用,形成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土墩和沟槽。东部雅丹群也跟其他雅丹一样,地貌十分丰富。他们有的像狮子,有的像猛虎;有的酷似狮身人面像,也有长条状的像一条巨龙,十分壮观。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经有过一个选美中国特辑,评选出了中国排名前三的雅丹地貌。排名第一是乌尔禾,就是传说中的新疆克拉玛依魔鬼城;第二是白龙堆,位于罗布泊核心区,靠近楼兰保护站,极少有人涉足;第三是敦煌的三垄沙,气势浩大,仿佛万舰起航。

这三个地方我都到过,实事求是地说,柴达木东部雅丹不是最雄伟、也不是最瑰丽的,但她却集绚丽和细腻于一身,有属于她自己的一份自信、大气与沉稳。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戈壁、沙漠、盐碱地。眼前的景象让我恍然置身于美国加州的死亡谷。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在雅丹群外围较为僻静的边缘角落,一大片龟裂的地表上,我居然在上面发现了“漂移的石头”!

“漂移的石头”是美国加州死亡谷国家公园里一处非常著名的景点。地面上的石头因能够完全不借助重力的情况下在水平面上移动而闻名。死亡谷的那些石头在龟裂的河床表面移动后,留下了一道道的印痕,科学家至今尚没有得出完全令人信服的解释。

而东部雅丹上的漂移的石头,他们又是如何形成的呢?这个谜底,就等着你来揭开。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太阳从西边慢慢落下,东边,一轮圆月悄悄地在雅丹上升起。傍晚的光线非常迷人,大家都各自抓紧时间拍摄,这样的雅丹、这样的光线,现在只属于我们。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摄影/王不留

标签:美国 死亡谷

猜你喜欢

美国加州好莱坞山标志被恶搞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跨省医保结算系统启动“部省对
父亲11次要钱,最后一次换来女
有才!初二学生想当语文课代表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办完离婚,男方点燃女子头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