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达拉街的JOHN

加德满都的天空,天气每天都是晴朗的。

曼达拉街的清晨

凌晨六点,泰美尔区就开始忙碌起来,自行车上的铃铛“叮叮铃铃”地在每一条街上唱起了悠扬的晨曲,小贩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推着装满货物的自行车沿街叫卖,或是挑着新鲜诱人的水果担子,走街串户。

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已经照进泰美尔的每一条街道,街道上依稀可见阳光的剪影,混和着楼房上横七竖八的电线倒影,像极了一个迷宫。

有起得很早的老外,估计是要去赶巴德岗的早市,穿个大裤衩和人字拖行色匆匆,尽管迎面而来的小贩热情的打着早安的招呼,他们只是笑笑回复他们一句早安,继续风一样的行路。

女孩们穿着飘逸的沙丽在街上留下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紫色的,粉色的,红色的……各种色彩相间衬托着她们精致的脸庞。她们和黄种人不同的是,她们根本不需要化妆,五官就非常分明立体。长长睫毛、深邃的眼睛和高高的鼻子,美得无以伦比。

清晨八点,曼达拉街还没有完全苏醒。JEEVEN打开“西藏书店”的门,开始一天的忙碌,他很仔细的清理书店的每一个角落,门口的睡莲他总是会精心呵护。

JEEVEN是“西藏书店”的店员,在书店工作已经有三年多了。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尼泊尔小伙子,无一例外的有着高鼻梁和深邃的眼睛,JEEVEN家里有四个人,妹妹在加拿大留学,妈妈是职业主妇,爸爸退休前是警察,一家人相亲相爱,JEEVEN在大学修完英语专业毕业后,就一直在书店里工作,他还学习了简单的中文。

JEEVEN在做完开店的准备工作时,JOHN也来到了店里。

西藏书店的JOHN

在加德满都,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是尼泊尔人,他们来自于世界各地,黄皮肤,黑皮肤,金色头发……不管他们来自哪里,最后,他们却选择留在了加德满都,在这里,开始了他们全新的生活。

JOHN便是其中一位。

JOHN是中国人,他已经在加德满都生活了整整6年。

夏天的时候,他喜欢穿黑色的T恤,冬天的时候,他喜欢穿着看起来有点拉风的黑色风衣。

JEEVEN对这个老板很忠诚,他也很满意这个老板,因为JOHN不止是当他们是员工,而是自己在尼泊尔的兄弟和家人,从JEEVEN的眼神里,便可以看出来,他对JOHN的情感。

JOHN的生活,我一直觉得特别神秘,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

他住在纳金帕特的一个三层楼的独栋别墅里。每天清晨唤醒JOHN的,并不是加德满都的阳光,而是飞翔在加德满都上空的鸽子们。鸽子们很激进的开始扑腾在窗棱上,用嘴巴轻轻啄着玻璃,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他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中醒来。

有时候,JOHN会骑着他的摩托车冲进加德满都庞大的摩托车队伍之中,在交通极其混乱的加都,连交警都手足无措,骑摩托车实在是最佳的选择,所以,他只有到远的地方才会开车。他骑摩托车的车技已经炉火纯青,和当地人一样,像一阵风一样穿行于大街小巷。

大部分时间,JOHN会在电脑里完成大部分的工作,除了书店的工作之外,他还和印度的朋友THOMAS一起合作做生意。JOHN把国内很多出版社有关西藏的中文或英文的书籍引进到书店,还有一部分国内主流媒体的英文版杂志,通过这样一个渠道,让外国人也会了解到此时的中国,以及中国的纸媒。

他也因此接触了尼泊尔当地的主流媒体,甚至是尼泊尔皇室的成员,这给他的尼泊尔生活打开了一扇窗,他的生活渐渐一点一滴渗透到最地道的尼泊尔社会中。

JOHN刚到尼泊尔的时候,他在加都经历了很多惊险的事情。他会被一些政客眼线跟踪尾随,暗地调查他的来路。

“西藏书店”除了JEEVEN之外,还有一个尼泊尔人叫MUKUNDA,他是书店的主管,他不如JEEVEN一样活泼爱笑,但是他同样很热爱他的工作,从他谈话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对书店的感情,以及对他的老板的感恩。在加德满都能找到一份这样的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MUKUNDA的性格很稳重,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他和他读大学的弟弟妹妹们住在加德满都,他很努力学习中文,用中文写日记,并且交了很多中国朋友,JOHN送给他很多学习中文的书籍,他非常感动,特别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向他的老板致谢。他对JOHN很好,除了工作上的合作之外,在生活中,MUKUNDA也会经常照料JOHN的生活。

这或许是JOHN能在加德满都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的原因吧,没有亲人,却有两位胜过亲人的兄弟陪伴着他,没有中国朋友,却交了很多不同肤色的知已。

变成一个尼泊尔人

让人很难以想象的是,看起来有些慢条斯理温文尔雅的JOHN,是跆拳道黑带四段,在开书店之前,他其实是拉萨一个跆拳道馆的馆长,从江苏准安来到拉萨,他开始了独自创办跆拳道的生涯。

他的跆拳道馆当时是拉萨唯一一家跆拳道馆,他也收了很多学生,曾经辉煌的一段经历让JOHN练就了强大的抗压能力,在拉萨,只要一说起跆拳道,他的跆拳道馆几乎成了一个地标。

在他的身上,更加让我有一种深刻的体会: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他们是从骨子里爱着自己的国家,这样的感受,只有长年只身在外的游子们,才可以体会得到,国家对自己的意义。

JOHN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加都坐车到樟木,再从樟木到拉萨。一个人生活久了,思维会慢慢改变,甚至是生活习惯,也会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就像一条上了发条的闹钟,只会在自己的时区旋转着。

JOHN每次回到拉萨,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熟悉的街,熟悉的一切,让他倍感温暖。只是,匆匆几天之后,又沿着中尼公路回到加德满都。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更习惯了在加德满都的生活。他已经慢慢变得和尼泊尔人一样,过他们的宗教节日,吃他们传统的食物,唱他们动人的歌谣。

JOHN带我去本地的餐厅,让我有一点不习惯的尼泊尔传统餐,他却吃得津津有味,他早已习惯了加都的慢生活,泰美尔随便一个咖啡酒廊,都可以度过一个下午。夜幕降临时的加德满都,同样精彩,各式各样的酒吧开始亮起了营业的招牌,世界各地的人们聚在一起,聊天交流,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在一刹那间便开始拉近。

尼泊尔有很多节日,可以说每个月都会有节日,JOHN最喜欢的节日,就是Holi,也就是洒红节,每年3月份举行,是为了祭拜一个叫做Holika的神,据说她为了拯救人类而坐在火上活活的被烧死了,留下人类的幸福安康。

早晨起床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好彩粉,这种彩粉就像面粉一样,将水混和以后,装入塑料袋或者气球中,便开始与邻居和路人互相“开战”,被打中的人全身上下满是油彩,红、黄、蓝、紫、绿,各种各样的颜色汇集一起,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互相往身上抹。JOHN也加入到洒红节的疯狂之中,直到全身上下,被油彩全部抹了个遍。

这一刻,让所有的人都会全情投入这场盛会。

JOHN与他的朋友,陌生的尼泊尔人,还有从世界各地而来的旅行者们,在洒红节的油彩中,尽情地挥洒着,仿佛这一刻,JOHN真的成了一个尼泊尔人,与喜马拉雅山脚下生活着的人们,难舍难分。

猜你喜欢

他上坟给父亲烧纸错烧给别人
甄嬛到最后终究爱的还是四郎并
滴滴打车原来能叫到公交车
这天下第一缸究竟有多大
至上励合刘洲成妻子宣布离婚
清朝珍贵彩照,比电视剧上真实
郑州现1500斤“猪王”
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深处
总和公婆生闷气,10年之后
有这些特征的女人比较容易受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