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戎寺:吴哥文明的最后一道光

起身去吴哥之前,正值李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这是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为此还去电影院看了两遍,而后在吴哥的那几天,不知为何,总不自觉想起电影中的情景。

记得电影里有一场在夜晚举办的印度教仪式,美轮美奂的场景让年幼的派看得入迷,父亲却到他耳边对他说:“别被这些所迷惑,这些不过是幻想。”

之后在饭桌上派和家人共同进餐时提到过自己信奉多种信仰:基督教、天主教、数量众多的印度众神…… 父亲语重心长地教导,“什么都信其实就等于什么都不信。我要你对一切事物都保持科学和理性的态度,不要盲目的相信任何东西。”

派的父亲小时候得过一种病,等着上帝来救治,但上帝始终未出现,最后还是靠医药治好了,这是科学的功劳,所以派的父亲选择信仰科学。

电影剧照来自网络

但是电影最后,人到中年的派,在讲述他的那次海上漂流的经历时,浓墨重彩的讲述的还是那个“story that makes you believe in God”,也就是第一个故事,最后日本人在调查报告中也选择了这个魔幻而浪漫的的漂流故事。你虽然心里或明确或暧昧的知道,这个故事可能不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你仍然愿意去相信,去感动。

电影剧照来自网络

我想这就是宗教,或者说是信仰的功用。

正如派的母亲在那次晚餐时的回答——科学可以帮助解决外在需求,但是信仰却能帮助解决内心需求。

如果一个人只是看到现实,甚至追求现实,内心无所寄托,一如亲眼目睹弱肉强食这样残酷现实的少年派,就会失去面对接下来生活的勇气,内心逐渐枯萎、荒芜。

电影剧照来自网络

来到吴哥后,我也常在想,如果不是因为内心有强大的信仰,不是对神灵倾注了满腔的的膜拜热情,当时的人们在当时的条件下,如何能完成如此复杂的建筑形式?如此超越想象的空间结构?如此细腻入微的雕刻?

我不相信他们完成这项巨大的工程并且完美呈现到这样的地步,只是纯粹慑于威权。

摄影/以沫 (此为圣剑寺)

将国教由印度教改换为大乘佛教

吴哥巴戎寺 (Bayon) ,建筑形式之复杂与象征意义之强烈,成为世界上最神秘与迷人的宗教圣地之一。

跟《少年派》里面的“派”改变宗教信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巴戎寺的建造者,吴哥王朝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阇耶跋摩七世,他也经历了信仰的更迭,他并未把吴哥城这座最大的神庙献给湿婆或者毗湿奴,这些印度教的神灵未能保佑这个国家免遭外族的侵略,他将吴哥最后一个伟大的神庙献给了——佛。

摄影/以沫

阇耶跋摩七世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国王。他的一生曾有三次做国王的机运,但前两次,他都放弃了。最后一次,在他近六十岁时,他眼见外敌入侵,国土沦陷,举国上下,生灵涂炭,为了江山社稷与千秋大业,他不得不扛起重振帝国兴盛之大旗,终于还是登上了帝王台(执政时期1181-1201)。

摄影/以沫

阇耶跋摩七世执政时期,他以帝王的谋略与胆识,逐步将真腊王国由一个破败之国发展成为一个统辖54个省的强大帝国,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吴哥城中建有54座四面像巨塔的原因所在,它代表了吴哥王朝在鼎盛时期所统辖的54 个省份。

阇耶跋摩七世登基后,他为母亲建造了塔布隆寺(前文中已有介绍);为父亲建造了圣剑寺;为臣民百姓修建了能治病救死的涅槃寺;为自己,重整了巴戎寺。

在阇耶跋摩七世统治时期,他将国教由原来的印度教改换为大乘佛教,这种改变被他赫然昭示于巴戎寺中——莲花、四面菩萨像等佛教元素成为巴戎寺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不再是印度教中所表现出的永无休止的两种力量的争斗与较量,而是佛教中的淡泊、宁静、包容与恒远。

摄影/以沫

人用手塑造和雕刻出的一座山峰

身为国庙的巴戎寺 (Bayon) 经历多次建筑改变,造成今天所见丛林塔的形式。巴戎寺共分三层,下两层为正方形,外侧廊壁雕刻故事性浮雕;顶层为圆形,树立佛塔。底层浮雕从东门开始顺时针行进,看到的分别是:出征占婆-林迦崇拜-水战--水上生活-赢得胜利-斗鸡和下棋-军队-内战-大鱼吞羊-胜利游行-马戏团-占婆人洗劫吴哥。

摄影/以沫

巴戎寺的回廊壁画也十分丰富,从王宫征战到市民生活应有尽有。

摄影/以沫

从外观上看,巴戎寺是一座金字塔形建筑,最高处是一座涂金的圆形宝塔,它建在两层空心的台基之上。按照宗教意识,这表示天上的佛与地上的人得以息息相通。周围建起了大小不一的宝塔,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中心宝塔。庙宇的建筑结构相当复杂,经多次重修、改建和增建,现在的建筑事实上是由两座不同时代和造型的寺庙叠加而成的,有人曾把它比作“人用手塑造和雕刻出的一座山峰”。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陪伴我旅游的闺蜜 摄影/以沫

神秘的微笑

在巴戎寺,可以看见很多佛塔,而佛塔的顶部四面上每一面都刻有一个微笑的面容,

无论从哪一个方向,从哪一个角度,都会看到这个有着笑容的佛像,人称“四面佛”,

分别代表慈、悲、喜、舍。这就是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在阳光的照射下,四面佛的笑容慈悲、安详。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很久以来,塔上雕刻的四个面孔一直被认为是湿婆神像。

法国学者经过多年研究认为,雕刻着四个面孔的灵感来自佛教,而不是印度教,

而且就是根据阇耶跋摩七世的笑容雕刻而成的,他具有神一般的地位,

不管在和平时期,还是在战争年代,他总是面带微笑,目视远方,

注视并护佑着那一方多灾多难的人民,给他们带来信心,带来希望。

摄影/以沫

在巴戎寺遇到的小僧侣

摄影/以沫的朋友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在巴戎寺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这里不属于现代,永远只属于过去。

就连眼前出现的这些年轻僧侣,也仿佛都是来自中世纪。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

摄影/以沫的朋友

阇耶跋摩七世的死亡加速了吴哥王朝的衰败,因此巴戎寺被誉为是“吴哥文明的最后一道光”。

此后的建筑注定无法超越这一历史时期的建筑艺术巅峰,

高棉,从此走进末落。

摄影/以沫

只有那“微笑”永远停在寂静里……

标签:吴哥

猜你喜欢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英国一肥猫通过游泳减肥萌翻网
冬天吃橘子居然有这么多好处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惊险!南非一大白鲨跃出水面欲
丽江旅游 去这些地方看风景不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9个求救信号你得听得懂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元旦小长假推荐:你带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