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别走!雪兰莪喊你去补生物课!

摩羯是个很难玩疯的星座,要求太多,太难伺候,“不说无意义的话”,“不到景点打卡”,“不玩套路活儿”,“不拿假照片充数”。如果一个地方能让一个死板至斯的摩羯座玩疯,那一定是个能寓教于乐,并且基础设施完善,各项服务都有充分保证,并且人少不用疲于社交的地方了。——看,我的要求确实不多吧,只有四条……

住宿要求不多,像海~浪滔滔这样有设计感的集装箱民宿就行

如果说是去马来西亚旅游,吉隆坡、槟城、兰卡威都是套路,但包围着吉隆坡的雪兰莪(Selangor)州不是。在雪兰莪,去巴生(Klang)吃最传统的肉骨茶,去莎阿南(Shah Alam)看清真寺,这些是套路,但是去看生物多样性,就不是套路了。在一个以精密制造业出名的州中,用一个周末或者一个小长假的时间,上山下海,看看、搜搜、玩玩动植物,怎么样?

换种方式打开“天空之镜”

坐船向着河口前行,广角镜都能拍到这么大的苍鹭

沙沙兰(Sasaran)位于雪兰莪州的海边。这次要去看一个只有在农历初一和十五的后四天之内才能登陆的、一片位于马六甲海峡中的沙洲,就是传说中的“天空之镜”了。每天的涨落潮时间都不一样,去之前需要算好时间,抵达海浪滔滔民宿(Wave Rest House & Cafe),带上雨鞋,趁着潮水刚退,水位还算高的时候开船过去。

一般人拍“天空之镜”都是这个姿势

但是也有人的姿势是这样的

大约半小时后,就到达了一片沙洲。东南高点,西北低点,如果想拍美照,就要去西北那边水多的地方才能看到倒影。如果是想看生物,就要到东南这边沙多的地方。

背着房子跑啊跑……

翻过来。这还是小只的,就已经敢钳我了

美照当然会拍,但拍多了就腻了,无非是长焦或者广角的区别,动与静的区别。然而细看沙洲上的小生物,就好玩多了。刚上沙洲的时候可以看到零星的罕见大型骨螺(Muricidae)或者芋螺(Conidae),本来应该是在海里的,现在却在沙洲上,伸出8条不知道是谁的小尖腿来跑啊跑……翻过来才发现里面是寄居蟹(Paguridae),大到钳手会痛的地步。

一只潜伏的沙蟹,如果张开钳子,就是“你瞅啥”打架向了

等到涨潮的时候,沙洲就会被十米多高的海水覆盖,而后“魔鬼鱼”就要上来聚餐“撸蟹”咯。导游说这边的魔鬼鱼有两根刺,会致命,听起来应该是一种鲼形目(Myliobatiformes)的生物。鲼形目不是所有的都有尾刺,魟亚目(Dasyatoidei)和牛鼻鲼亚目(Rhinopteridae)通常有刺,然而性格温顺且无刺的鳐(Rajiformes)和鲼形目中游泳最优雅的蝠鲼(Mobula)以及前口蝠鲼(Manta)——后两者才是狭义的“魔鬼鱼”并且常见于南海——却因为“亲戚有毒”而躺枪,被吃得快灭绝了……

天鹅岛既然有牡蛎,还挖藤壶做什么

地质工作队挖石头?噗……

牡蛎有很多种,有的叫牡蛎,有的叫生蚝,有的叫蚵仔——就是蚵仔煎的蚵仔——都是牡蛎科(Ostreidae),又叫真牡蛎科,不能吐珍珠。吐珍珠的牡蛎是燕蛤科(Aviculidae),货真价实的“假牡蛎”。说到挖牡蛎,同去的人最经典的话就是“看起来都是石头哇”。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两片壳合起来的缝的。看到缝了,也就能目测出来牡蛎有多大,用楔子和锤子整个撬下来就行咯!

当天挖到最大的牡蛎,100岁?没,二三十吧

天鹅岛就在“天空之镜”的旁边,如果登上岛尖,远远的还能望见潮水渐渐没过。由于是石质的,牡蛎和藤壶都来“抱大腿”,因此岛也越长越大。在温暖的地方,牡蛎的长速特别快,三五年就能进超市。我们那天挖到最大的有手掌那么大,我本以为已经是“老爷子”了,其实也就是跟我们差不多大而已。

印章大小的超级藤壶!也能敲下来吃。

岛上除了大块头的牡蛎,还有印章大小的大藤壶(Balanus)。不熟悉藤壶的人肯定熟悉密集恐惧症,但其实藤壶也是好吃的——我说的还不是鹅颈藤壶/狗爪螺/茗荷儿哟。敲下来,再把壳敲碎,洗干净白煮就行。雪兰莪这么大的藤壶没人理,舟山人惠州人看到还不得是分分钟“这个鱼塘我承包了”的节奏呀!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甘榜关丹的萤火虫这么难拍

刚下过雨的天空比较亮,但萤火虫已经出现了

去甘榜关丹(Kampung Kuantan)看萤火虫,是雪兰莪州最著名的旅游线路之一。虽是套路,但它也依然有着诱惑力——因为,99%的人去了之后都说,就像圣诞树一般,却拍不下来。另外还有1%的人秀出了照片,灌木丛中萤火是连续的,或者每个光点看起来都曝足了1~2秒钟,连起一条虚线。他们说是在甘榜关丹拍到的,可是内行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拿中国和日本最常见的萤亚科(Lampyrinae)一些陆生种来凑数的。既然是生态游,就不应该造假,如果只是想拍到心中所想要的萤火虫的样子,何必来雪兰莪呢?

船快速划过时的慢门轨迹。

萤科全世界已知约2000种,马来西亚的雪兰莪和沙巴拥有的不是萤,而是熠萤亚科(Luciolinae)中的熠萤属(Luciola),雄虫两节,雌虫一节发光器,不是拖着灯笼到处跑,而是趴在树叶上几乎不动,闪光一明一灭,每秒3次。

这可能是目前最清晰的甘榜关丹萤火虫照了

在下船之前听讲解的时候,我们都在诧异为什么萤火虫公园没有一张官方的宣传照。等到坐上船才发现,船是摇晃的,就算高感长,曝光2秒,拍出上图的状态也是奇迹了。若要完全不晃,需要在河中钉上木桩,桩头露出水面作为云台,架上相机,长时间曝光才行。但这里是保护区啊,能允许这么大兴土木么?导游说,现在保护区内的萤火虫只有20年前的1/3了,如果污染再严重些,10年后,它们可能就真的消失了。

时尚森林,犀鸟爸爸上班,把门反锁了

枯树干上画画以增强趣味性,树上挂二维码方便查找解说

下了海,蹚了河,还要上山才算圆满。云顶旁边有片森林,名叫阿娃娜(Awana),又叫“时尚森林“Fashion Forest”,台上的模特都是各种各样的动植物。森林里不光立有各种科普的指示牌,还有wifi,方便人们拍完照之后直接发朋友圈。听起来像是开发过的,因此我也没有带专业的行头。但我大意了,虽说科普是从最简单的地方做起,但道路却是原始的,因为还是要保留原始自然的状态。

一粒种子,是不是很像犀鸟(Bucerotida)的配色?

还有同样配色的果肉,就是犀鸟吃剩下的

每次进深林,遇到的动物都会不一样,有人会遇到蛇,有人遇到犀鸟,有人遇到长臂猿。对于马来人来说,沙捞越是犀鸟之乡,连州徽上都有犀鸟的踪影,伊班族人每年要庆祝犀鸟节(又称丰收节),可见它在南洋岛屿上是多么常见。虽然这次没有看到犀鸟,但是地上一路都是犀鸟吃剩下的果子。

每年春季以后,成对的犀鸟选择高大树干上白蚁蛀蚀或天然形成的大洞筑巢,当雌鸟产完卵后,雄鸟衔泥将洞口封闭,只留一个投食的小孔,雌鸟孵蛋期间全由雄鸟从小孔中投递,直到孵出的雏鸟羽毛长齐才“拆迁”。而我们那天见不到,显然是因为雄鸟们都“上班”去了。

即便森林经过规划也不能大意,很多原生植物是有刺以及有毒的

时尚森林的科普是从最基本的地方开始解说的,比如“每片树叶的形状都是不一样的”。刚开始听觉得有些“幼稚”,但是再一想,摩羯座总与人搭不上话,不就是因为“隔行如隔山”嘛,科班觉得是小学就讲了的常识,在别人那里没准就“超纲”了,从最简单的事情讲起,也许与人交流也会容易些。

出行贴士

雪兰莪州的城市发展是从巴生河口开始的,而其他地方留有大量的农田和原始树林,因此非常适合观鸟、观星、观察昆虫、辨认植物等户外活动。由于吉隆坡机场在雪兰莪的雪邦县,云顶在西部山区,甘榜关丹在西北角,正是个三角形,因此建议分两次行动,都以吉隆坡为中心。

1. 时尚森林与云顶高原放在一起,因为它们都是@云顶世界的产业,距离也比较近,可以两天一晚串起来,晚上可以住在云顶或者阿娃娜度假村,个人推荐海拔更高的云顶,幸运的话第二天早晨可以看到云海,然后下山可以顺带去农场摘个草莓,或者去蜜蜂农场买一根不甜但是超级黏牙的棒棒糖。

2. 如果精力够的话,头天晚上住在离吉隆坡有点距离的八打灵再也(Pentaling Jaya)、梳邦(Subang)或者巴生,这样早晨只用1个小时就能到达海~滔滔民宿。如果受不了类似青旅的艰苦,可以住在八打灵再也的One World Hotel,或者梳邦的Empire Hotel,出城都不堵车。

而后5个小时走完“天空之镜”和天鹅岛,之后直奔最北边的适耕庄(Sekinchan)住一晚,那边的民宿质量都比较好,而且镇子是80多年前潮州人开发的,潮州菜和闽南菜也比较合国人的胃口。适耕庄玩一个整天,晚上再往南回一点,去甘榜关丹看萤火虫,最后晚上再回到吉隆坡。这趟行程自驾会比较累,可以考虑报个精品团。也能一天玩完西部海岸全部行程,我们就是这么干的,报的是@西马恋旅运社的团。

3. 如果不想走回头路,可以从吉隆坡去云顶走常规路线,然后第二天按照2一路向北,晚上住在适耕庄,第三天就可以去霹雳州了。

标签:景点

上一篇:沙巴小镇,可以再去一次的地方

精彩推荐
每一句话都能深入人心
热巴最暖心的不是遇到了鹿晗
会让你越来越年轻的13个养生动
练泰拳女子地铁怒扇邻座男
《楚乔传》大结局猜想
男人不再爱你,一定逃不出这些
潜藏在生活中的致命物品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剧
原来,老外眼里的中国美女长这
刘亦菲杨洋劲爆尬舞嗨翻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