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小镇,可以再去一次的地方

到了沙巴,我有些意外,应该说是小惊喜。

安静说,幸好有沙巴,让这次越南之行,不至于那么糟糕。

沙巴有些像清迈,但不如泰国清迈般精致,也有些像柬埔寨暹粒,但却不如暹粒的大气,更像乌布,但不如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乌布的风情万种。

我要如何来描述沙巴呢?

我只能说,沙巴就是一个可以再去一次的地方。

沙巴位于老街的西南面,平均海拨1550米,年平均气温18-20度,是越南国内海拨最高的,所以,这里称为避暑天堂。

这里是法国人偶然发现的,他们很惊喜地将沙巴开发成避暑圣地,他们修了公路,盖了房子,直到战争打响。

连续地战火纷飞,让沙巴的旅游业一度被荒废,直到1991年中越战争停战后,才被重新利用。

沙巴不大,来来回回就是几条街,不到两小时便可以逛完,街上一家挨着一家的咖啡店、酒吧、越南餐厅和按摩小店,几乎都是为旅游者而开的店,我很意外,在这个离老街只有40公里的小镇,旅游开发得如此尽善尽美。

广场上有很多苗族人卖手工艺品,在沙巴生活的六个少数民族中,以苗族居多,看着他们的工艺品,其实与中国的苗族的几乎一模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这里遍大街都是欧美的游客,这里最初是法国人打造,维多利亚酒店便是代表作之一。

维多利亚是沙巴最大的酒店,也是最有名的酒店,一到镇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在网上预订的时候,网络上标注的是五星,而实际我去CHECK IN的时候,才发现只有四星。虽然酒店并不大,房间也很一般,但花园里的景致和早餐,也算是不错了。

从河内,可以预订“列车旅行”到沙巴,乘坐维多利亚的列车,直达老街再由专门的巴士接送到维多利亚酒店。

ALI就是乘坐维多利亚号的火车来到维多利亚酒店的。

他说,我的MOTHER COUNTRY是哈萨克斯坦,说完后,马上一脸严肃地悄悄告诉我们“我是塔利班”。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在那一刻,我是真被他这个玩笑给吓了一大跳。

因为从小就出生和生长在法国,ALI对他的MOTHER COUNTRY表现出的,更多的是用可怕来形容,因为他回过一次哈萨克斯坦,喝了不干净的水,他差点死掉,所以想起这些经历,他并不希望再回到哈萨克斯坦。

ALI很健谈,说话很直接,也很爱开玩笑,虽然是85年生,但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许多,我一向对外国人的年龄是分辨不出来的,他原本是在法国汽车标致公司工作,被外派到中国深圳,如今居住和工作在深圳,他几乎不会讲中文,但是非常了解中国,他非常喜欢深圳,对深圳赞不绝口,他说他喜欢深圳所有的一切。

或许是被中国人同化了吧,在我们在镇上的咖啡店聊完天喝完咖啡时,他抢着为我和安静买了单。

我们三人,一直沿着沙巴的街,走到尽头,一直到村民的生活区域。ALI一路上都在和我开玩笑,比如问我有几个男朋友,比如问安静是不是喜欢女生。

应该说,ALI是一个很可爱的大男孩,和他接触到最后,对他又多了一层了解,虽然看起来极为成熟的外表,但却无法掩盖他的单纯。

外国人的单纯,我理解为“把复杂的人际关系简单化”,他们不会像现在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有着复杂的各种想法,哪怕是交朋友,也会考虑太多因素。

所以,我们通常所认为的单纯,就以为是一种幼稚,实际上,单纯和幼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

就像ALI。

开完我和安静的玩笑,开始谈论一个严肃的问题。他说今天白天的遭遇让他感觉很糟糕。虽然沙巴就像一个世外桃源一样娴静美丽,但却没有逃脱过度旅游开发的厄运。

在沙巴之外的小村子,垃圾遍地,河水里四处漂浮着塑料袋,田野里也有很多残留着的矿泉水瓶和五颜六色的包装袋。

最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的孩子们,和所有旅游地区的孩子们一样,会伸手向游人要糖果饼干,如果要合影拍照,他们会向游客索要小费。

ALI打开手机,给我们看他白天拍的照片,他说这些孩子们对他的善意无动于衷,因为他没有糖果,也没有给他们钱。

世界大同。

不仅仅是沙巴,在这一点上,不论哪个国家都一样。

我在罗马的斗兽场曾经遇上过让我极度厌恶的一件事情。因为在拍照的时候,无意拍到穿着古罗马帝国服装求合影赚钱的人,那个穿着罗马帝国服装的人,冲到我面前,让我给他看相机里的照片,尽管他在我的相机里只是一个小黑点,他仍旧要求我删除,最后,他扔给我一句话:去你们的唐人街!

他说完这句话后,我才明白,这就是一个找碴的歧视华人的欧洲人罢了,尽管他只是一个欧洲社会的下层人,他仍旧会用他的方式,来表达他对华人的厌恶。

所以,同样如此,我也只能抱以同样的厌恶给他。

就像沙巴的另外一面一样。

猜你喜欢

全球最美10大徒步旅行地
5类女人必毁了男人一生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中国低于10岁网民超2000万
深圳男子杀害两个亲生女儿
时间管理让你1分钟变10分钟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音乐的力量!《月光曲》听哭美
澳最大狗狗:重达113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