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A面与B面

关于巴黎,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我到巴黎后的感受,而是在没有去巴黎之前,我所认识的几位法国朋友在谈起巴黎时,给我的感受最为深刻,甚至让我有些意外。

这几位法国朋友,其中不乏从小在巴黎长大的法国人,谈起关于巴黎的话题,他们只是点点头,而说起巴黎之外的地方,如法国南部,东部等地区,他们极力的推荐并且大费周张地从手机里找来很多图片给我看,并告诉我有机会再去法国,一定要去这些地方。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欧洲犹如天堂。正如很多人所认为的巴黎,就是时尚浪漫的美食之都。

虽然我对欧洲国家其没有太多的憧憬,但在心底里,我还是希望能到巴黎,看看这个举世闻名的地方,会给我一些什么样的感受。

我和NAT从德国的法兰克福坐上超快速的TGV,一路疾驰,途中风光秀美如画,倒了一次车,大概四个小时就到了巴黎。第一次坐欧洲的火车,让我非常意外,跨越两国的火车竟然没有设置检票口,也没有人查票,也就是说哪怕没有买票,也是可以从德国到法国的。但是如果被查到没有买票的话,惩罚是相当严重的,曾经有案例,留学生因为逃票而导致面试被拒。

而后来在我游历欧洲的几个国家之后,慢慢也习惯了,很多欧洲国家地铁站也没有检票口和查票的工作人员,完全靠自觉购票,甚至瑞士的公交车,虽然在车上设了刷卡机,站台也有购票机,但如果有月卡,刷卡机和购票机就形同虚设,人可以自由上下车,根本不用买票或刷卡。

这给我的感受非常深刻,这是怎样的一个社会,有着怎样的民众,才会有如此制度?如果换到中国呢?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无法想象。

当火车停在巴黎火车站时,我和NAT心里是有些雀跃的,她是一个喜欢美食和时尚的OL,她也喜欢有情调的地方,所以,我想她一定是非常期待这一次的巴黎之旅。

艾菲尔铁塔、香榭里舍大街、塞纳河畔,一切都浪漫到极致。精致美味的法国大餐,闻名于世界的法国甜点,如果再遇上一个长得帅气的法国男人,那一定会让很多人,特别是有情怀的女人们迷失。

艾菲尔铁塔能够取代巴黎圣母院成为巴黎的地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艾菲尔在建铁塔时也是花了不少心血和精力,也受到了很多的阻挠,甚至当时的名流集体抗议修建艾菲尔铁塔,但看着如今塞纳河畔的铁塔,不禁赞叹当时的政府的了不起,从最初法国人不认可,到如今成了法国人的骄傲。艾菲尔铁塔成了法国文化的向征,也是世界建筑史上的技术杰作。

与凯旋门相对的香榭里舍大街,极具法式情调和浪漫。

根据法国的一个说法,香榭里舍取自于希腊的一个神话“神话中的仙景”之意,法文Avenuedes Champs Elysees,Elysees是极乐世界或乐土的意思,很多关于18、19世纪的小说,都对这条街的繁华有描述,这里是贵族和资产阶级们的娱乐天堂,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和小仲马的《茶花女》都有描述。

香榭里舍这个译名,是由徐志摩先生在留法的时候所取。这条大街横穿巴黎的东西主干道,有两道8线的大马路。如今的香榭里舍大街,游人如织,LV门口的店外,永远都是排着长队的人群,世界一线的品牌店,快速消费连锁品牌应有尽有。

我和NAT两人在香榭里舍大街走来走去,走了很多个来回,虽然我并不觉得这条街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商业街有什么区别,H&M的服装依旧还是“只能穿一次”的那种调调,Cartier的店看起来也和其他国家的店看起来差不太多,不一样的是每家店里都有会讲中文的店员和可以刷银联的POS机,价格也和其他国家差不了太多,只是退税率高低的差别,只是他们的店员都很友善,在等NAT选手表的时候,我不小心在椅子上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睡醒后,发现店员们仍旧还是忙他们的事情。

在我所到过的国家里,我发现很多地方被中国人改变了原本的模样。老佛爷百货已经被中国人所“占领”,每个专柜几乎都有讲中文的店员,所有的商品除法语以外,都有中文的标签,除此之外,百货店里,顾客的面孔,几乎清一色都是亚洲面孔,认真听一下,都是讲中文的人。

这让我想起了首尔的乐天百货店,一进去就会感到窒息,因为人太多太多,想要去某一个专柜买上一件商品,先是排长长的队选择商品,然后再排长长的队付款,整个百货店几乎是人满为患,更为夸张的是连广播都变成了中文。

当然除了百货店,景点也是非常多的中国人,卢浮宫外黑得只剩下眼白的黑人小贩都会讲一句“你好”,中国人的介入,慢慢改变了很多地方,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学中文,这个现象或许也有A面和B面,当然,我倒是非常希望中国人可以在国外得到更多的尊重,而不是在提起中国人的时候,外国人只觉得是“有着强大消费能力的中国人”。

在巴黎,我认识了一位中国华人朋友XM,他久居欧洲,全家已经在欧洲生活了接近二十年,他的童年也是在欧洲度过的,从意大利到法国,便是他能记事起的所有的生活经历。

XM很热情地带我游览了“地球公园”,应该说,我对巴黎最深刻的了解,是从XM这里。地球公园里,或许是因为今天没有阳光,到公园来的人很少,相反,有好几千人都去参加公园门口的瑜珈练习去了。虽然此时是法国的音乐节,却只是传来阵阵摇滚电音的轰鸣声,少有人会在台前欢呼。

巴黎最大的特点是多元种族混居。有媒体的评论说巴黎已经成了第三世界的难民营,来到巴黎,会发现遍大街的非洲人和穆斯林。

来自苏丹、索马里和埃及的难民们,在巴黎街头搭起帐篷,被警方驱逐,而就从叙利亚逃到巴黎的难民,就达到上百万。XM说,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难民,加上政府福利很好,所以巴黎政府越来越穷。就轰动世界的《查理周刊》事件,一名退休法官通过媒体《费加罗报》认为,正是过度的人道主义精神,才会使极端群体认为在法国犯罪可不受处罚。

比起瑞士日内瓦的人道主义,巴黎的人道主义似乎有点让人头疼,我在日内瓦感受到的,是整个社会的自律与友善,城市建设规划整洁有序。瑞士人的生活很悠闲,一到下午,便有成群的人结伴到河边铺一张报纸或桌布,进行露天烧烤会,还有人跳进河里游泳,而不论是红十字会、国际艾滋病协会、联国合难民署等等,都让人感受到日内瓦深厚的人道主义传统。这与巴黎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巴黎的A面,或许被写成了很多诗歌,浪漫主义小说,可同时,巴黎的B面也是现实存在的世界,烟头碎纸满地,四处是凌散的垃圾,地铁站台,人群蜂拥而至着,挤成一团,小偷更是四处遍布,亚裔面孔长相的人一不小心便成了小偷更光临的对象。这一面,也是组成了巴黎的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巴黎的十六区,塞纳河的右岸,数不清的博物馆,聚集的大使馆和法网,八公倾的森林,这个区的地位已经成了一个代号,甚至只要说出家庭住址是十六区,都会被尊重。这个区大部都是白领或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居住,长年累月的经营管理模式,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生活方式,朋友XM说,一般人想要进入这个区非常难,比如高昂的房租租金,高品质的生活方式,这些因素决定了这个社区的定位,一般人无法企及。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巴黎就开始接收中东难民,闻名的十三区曾经就是安置中东难民的集中区,到了七十年代,为了避免干扰到主流守会,法国人又把“印支”难民安置到这里,可后来,十三区的主流变成了华人,在这里,几乎成了一个中国人的社区,四处都是华人商铺,以中国的商品和餐厅著名,这里公共语言除了法语外,潮州话也可以成为社交语言。

在到巴黎的路上,我把《暴力街区》全集和《天使爱美丽》都看了一遍,当成是对巴黎的提前预习,两种题材的电影所呈现出来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巴黎。《暴力街区》,虽然并不是现实中的巴黎十三区,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故事,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关于巴黎的另一面。

或许正可以用A面与B面来形容。我们所看到的资讯,诸多的话题都是与巴黎的浪漫有关,觉得巴黎如同天堂一样美好。任何城市在光鲜亮丽的一面,都会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死角,这个死角也是组成这个城市的一部分。

尽管如此,对巴黎的印象仍旧还是不错的。

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整个欧洲相同的一景----无论高级餐厅还是普通餐厅,大家都是一样的,坐在街头的桌子上喝咖啡吃PIZZA汉堡薯条。除了这样的印象之外,我还经历了一件看起来那么不经意的小事情。

在电梯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的肩膀,我转过头,看到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黑人小伙子,瞬间把我吓了一大跳!狭小的空间里,我连呼吸都显得有些紧促起来。

我有些惊愕地看着他,他突然朝我笑了笑,说:嘿!你的包,拉链没拉上,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哦。

哦!原来是这样!

这也是巴黎的一面,或者我可以说,这是巴黎的C面。

标签:法国

上一篇:面部刮痧能祛痘吗 中医如何祛痘

精彩推荐
12家东京书店 打开阅读者的朝
在关岛,过一个活力新鲜的夏天
中国旅游日 济源亮相2017中原
王室风云:便宜也有好货
《大明屯堡》强势回归
有水垢的水好,还是纯净水好
保护口腔的5个好习惯
刘亦菲王子文都爱上了这抹蓝
2017流行单品in&out指南
陈赫首谈与许靖离婚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