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海西情人湖,只羡鸳鸯不慕仙

我叫可鲁克。出生在冰水世界,那里没有污浊,没有泥迹,纯净的一塌糊涂。我有透明的躯体和蓝色的心脏。在我的眼里只有大海。我爱眼中的大海,爱它波涛汹涌动人心魄,也爱它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当地壳上升,同伴们逐渐流失显得空洞的时候,我却凝聚了海底最深处的一滴泪。每隔十年,当最清冷的冰辉弥漫于夜空时,海神就会出现。他御风飞翔,白袍犹如云朵洒落深邃的夜空,当我问他为什么不带我离开这里时,他只说了一句:“等待托素”。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我叫托素,妈妈说我降生的前一天晚上,梦见一匹白马从天而降。我是草原的孩子,热爱自由,不愿受任何的束缚。我还爱看海,感觉大海深处常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注视着我。我全身放松仰躺在海面休憩时,觉得自己是一尾鱼和大海融为一体。视野中只有蓝白两色以及转瞬而过的飞鸟。太阳不刺眼,海水如丝缎,在阳光下闪着柔细的微波。让清凉浸漫自己光滑的肌肤。有放松的自由和放纵的心。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我是可鲁克。今天我生日的时候,海神来看了我,见到我时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太完美了,你是大海中最美丽静默的女子,你可以幻化成人形去完成使命了。”我是海的女儿,生命中注入了对海神永远效忠,我无法反抗他。他说:“五百年前,我梦见一个骑着白马的少年,手持弓箭,将我射死。这个少年就是你要等待的托素,眼泪是你蕴藏的意念,以此来杀死他,保我无忧。记住你的使命——杀死托素。”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我是托素。一直以来,我就做着一个梦。凄冷的风,纯净的空气,透过海面,依稀可以看见一位姑娘,透明的躯体下涌动着蓝色的血液,好奇心使我穿过海面,澈骨的水几乎让我窒息。穿越过后却有阵阵暖流,能闻到阳光的味道。后面是森林,前面是大海,海滩上,一个穿冰蓝色裙子的女孩,光着脚向我飞奔而来,拉着我的手。她的美是那样的独特,肌肤好似透明,眼睛深邃却不空洞。

醒来以后,闻着手上海水的气息,我知道那不是梦。每天入睡时,我总是很幸福,因为又能见到她了,尽管奇异而短暂。后来我知道她叫可鲁克。她告诉我,我是第一个陪她看海的男子,并告诉我她的血很少,而且是蓝色的,我于是笑到说:“我有很多红色的血给你啊。”她忽然变得惆怅,我喜欢望着她冰蓝色的长裙下不经意裸出的脚踝,很精致。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我是可鲁克。原来人是如此的健康美丽。托素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黝黑的光泽。长长的的黑发飘动着灵气。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我出生后最快乐的时光。我们手牵着手赤脚坐在海边,任凭海浪冲刷,哪怕不说话,也给人幸福的感觉。我一直沉溺在有阳光海浪沙滩和托素在一起的日子里,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使命,直到那天托素说要输他的血给我时,才猛然记起,离海神出现的日子只有两天了,海神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想:“杀死托素,杀死托素。“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有一次,当托素完全沉浸在我虚拟的梦境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在意念上战胜了他。于是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我轻轻咬开了他的喉咙,鲜红的血滴落在我冰凉的嘴唇上,有如一朵朵盛开的罌粟,此时托素闭着眼睛用沉沉的声音说:“可鲁克,我爱你!”我顿时停止了,爱是什么?漫长海水冰冷的生活中,没有人给我讲,海神在教授我人类语言的时候也没有讲过,我问托素:“什么是爱?他认真的地看着我:“当你愿意同一个人互换生命的时候就是爱了”。那时我爱上了托素。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我是托素。当可鲁克把一切告诉我的时候,起初是震动和畏惧,接着我的心一阵猛烈的抽悸。因为我知道她告诉我,死的就不是我了。我抬头仰望苍穹,冰冷的清辉弥散开来,一只苍鹫展开黑色的羽翼,破空长鸣,可鲁克却笑了,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如所有的冰都在一时间融化,而她的眼睛弥散在夜色下,涌动着海水,我知道,那就是她说的一颗海底最深处的眼泪,正因为那滴泪,可鲁克才成为冰水世界最动人最富有感情的人,也正是这滴眼泪使她最为脆弱,一但动了真情就会从眼框中滑出,而生命也随之颓败。

当我手足无措时,可鲁克却无比平静,她的声音低而清澈:“托素,我要离开了,去另一个地方,我们原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可是我不后悔,你教会了我爱,那是多么美的精灵”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可鲁克的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我深深地吻住她的眼睛却无法阻止,泪水浸湿了我的脸,浸湿了她的裙,大朵大朵绽放如同百合。可鲁克的身体开始发抖,面容更加苍白憔悴,那一刻,我听到自己的心碎了。她抓着我的手臂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坚定地说:“割开我的手臂,让我的血流入你的体内,你就有力量去战胜海神。” 她紧闭了双眼,笑容却依旧绽放。

那时候我的心一阵空荡荡。此时,空中一直追随我的苍鹫,化为一匹白马从天而降,长长的马鬃飞扬于空中,望着不断颓败的可鲁克,我割开她的手臂。本以为可鲁克蓝色的血液是冰冷的,但是我错了,一阵暖流涌上我的心头,一种力量传遍我的全身。我高举着手中冰蓝色的弓箭,骑上白马,孤独而桀骛地飞驰,向着北方的海神世界射去。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海水退却,可鲁克和托素手拉着手静卧在高原之上,化身为湖。原来幸福也会使人落泪,可鲁克的幸福眼泪源源不断流向托素湖。他们形同褡裢,被称为情人湖。北面是淡水湖可鲁克,湖水清澈透明,湖底水草如画,鱼儿轻跃水面,水鸟快乐翻飞。白云装扮着她的美丽,芦苇摇曳着她的衣裙。湖边牧草丰美,牛羊成群。

南面的咸水湖是托素湖,因为他收藏了可鲁克所有的泪水。湖面辽阔,烟波浩渺。天晴时水面绿如翡翠,天空湛蓝如洗,蔚为壮观。风云变幻时,湖水波涛汹涌,浪花飞溅,拍岸有声,动人心魄。周围茫茫的戈壁滩和附近的外星人遗址更增添了他的神秘。如今,双鱼座的我站立在情人湖前,想着别人的故事,唱着自己的歌。携手海西情人湖,只羡鸳鸯不慕仙。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附录:情人湖原名褡裢湖,是可鲁克湖和托素湖的合称。位于青海省海西州首府德令哈市西南42公里处。从德令哈出发到可鲁克湖景区是46.66公里路程。”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摄影:幻羽惊鸿

上一篇:涠洲岛的奇幻大道 你不容错过

精彩推荐
南京有一大片薰衣草花海
神秘的北纬四十度:奇事怪事
聪明的人不说的四句话
写真:被大雪覆盖前夕的瑞士名
盘点人类未来九大威胁
连神仙姐姐都沦陷在棒球帽+卫
iTravel|去日本富山
泰国旅游流行“租妻”
贵阳:一个花园城市从图纸上跃
她才不是只有草原的若尔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