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前方有狼!今夜就在这儿露营

一望无际的大漠戈壁让人的眼睛长时间固定在天空的湛蓝和大地的土黄两种颜色之间,身体在斑驳坑洼路面的震颤下好像应付差事一般机械性地回馈着汽车底盘带来的颠簸,几个小时的无人区大漠之旅让车内所有同伴都以标准“北京瘫”的姿势昏睡在自己的座椅上。

突然步话机里传出一声惊叫:“狼!前方有狼!”大家身体本能地激灵一颤,眼睛纷纷警觉地开始四处搜寻目标,车内十五个人整齐划一的动作并未得到应有的回报,视线所及的仍然是和前几个小时看到的一样的荒漠。接待方的领路车距离我们有一两公里,希望他们看到的不是只身影单的独狼,这样我们还有机会看到狼群里的其他成员。愿景终归是愿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我们彻底由惊喜转变成失望的情绪,视线之内再也寻不到那只奔跑在荒漠中的独狼。

“上帝在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给你打开了一扇窗”这句谚语在广漠的青海雅丹荒漠中应验了,正在我们为寻找不到大漠独狼而失落的时候,远处好像有跳动的身影在撩拨着你的视觉空间,高原荒漠强烈的紫外线毫无阻拦地穿过稀薄通透的空气直接扎向你的身体,努力眯起双眼奋力搜寻着黄色大漠中跳动的影像,确认刚才视野内跳动的影像不是自己的幻觉。

“羚羊!羚羊!”不知谁第一个看到了一只与大地同一颜色的高原生命在这无人区中的活动身影,大家的脖子整齐划一地向着尖叫声所指的目标同时奋力扭动,没错!是一只跳跃中的羚羊,矫健的身形、奔跑的姿态以及大家目瞪口呆的统一表情,我能百分百确认在这荒寂的无人区里看到了除了我们团队以外有个鲜活的生命在奔跑着。

真佩服第一个发现羚羊的同伴,在你视线所及的地方无一不是被高原阳光晒得皲裂的黄色,几个钟头的艰难行进中大脑已经被这单一的颜色填满,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发现与之极为相近保护色的羚羊,我只能由衷发出心底唯一的感慨“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几个钟头的枯燥行程终于有了让我们兴奋的一幕,正在我们享受这惊喜的一瞬间,雅丹的苍天又给了我们一个恩赐,放佛买一送一般的在与之平行的另一个方向送给我们另一个惊喜,“黄羊!黄羊!”不知谁发出第二声惊呼,大家又迅速整齐划一地在一刹那间奋力将脖子扭向另一个方向,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团队中好几个人脖子的大筋都感到了灼痛感,当然了,其中也包括我自己。直到现在坐在电脑前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都能回忆起当时那股顺着颈动脉直通太阳穴的这一段曾经感受到的撕裂般的疼痛。

远处跳跃着的生命明显比羚羊大了不少,羚羊如果给我的感觉是灵动,那么黄羊给我的印象就是雄壮。虽然我没本事跑到它跟前确认它是不是雄羊,但它奔跑时的姿态,奔跑中强健肌肉抻拉出的线条,蹄子踏在戈壁上掀起的尘烟以及不顾一切奋力向前的勇猛,我会固执地认为看到的就是一直雄羊。由衷的庆幸我牟鹏是个人而不是戈壁滩上的狼,这我要是只狼,整天面对这样可怕的强大鲜活食物,别说吃它,能不被它在半路上撞死我就烧高香了。

正当我大脑还在努力闪现着一个又一个愚蠢的灵光时,车停了!啊?到地儿了?就在这野兽出没的地方?就在这哪怕我成为一只狼都感觉不到安全的地方露营?kidding me?辽阔的天空此时已不再美丽,它在清晰地告诉我死在这里并不是一件 什么难事儿;浩瀚的戈壁此时不再深远,它在明确地通知我埋在这里那也是易如反掌。幸亏是有接待方精心的安排,不然的话我所有的担心会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的变为现实。

虽然没有性命攸关的担忧,但这里确实是野兽的势力范围,这大晚上的前列腺万一不争气,走出露营车掏出工具把我珍惜的尿液洒在干涸的戈壁滩的那 一刻,会不会让独狼把我的浇灌工具叼走?尽管离天黑还有若干个小时,我颅骨内充满大脑的额叶脑、顶叶脑、枕叶脑、颞叶脑四个区域开始翻江倒海,愚蠢的灵光又开始排着队地挨个炸裂,处心积虑地开始为大脑海马体能不能将如此美丽的地貌转变为永久的记忆而担心。

接待方工作人员精心细致的安排打消了我的疑虑,十辆白色露营车就像我们在车上扭动脖子般整齐划一地码放着,后面绿色的两个大帐篷分别是员工寝室和厨房,旁边灰头土脸的大家伙是发电车,足以满足四十个人的充电照明需求。 在这单一色调的营地处,几十米开外有个五彩布围成的房间,让整个营地甚至是整个戈壁滩都被这五彩的一笔渲染得流光溢彩,其实那就是个女厕所,荒漠中我们男 人的禁区她们女人的天堂。

我们一行来的所有车辆呈扇形码放,和十辆露营车包裹着营地,既防风又防野兽。中间空出来的地方是我们夜间嗨皮的场所,相当于北京的天上人间俱乐部,有吃、有酒、有玩,拍摄星空、杀人游戏、推杯换盏、神吹海哨在几个小时后的夜色中将成为这里唯一的系列活动。

果不其然,当月亮挂上只有依靠想象才能拥有的枝头的那一刻,团队里所有男人带着一身老汉沙漠推车的疲惫,所有女人带着一身摆拍pose而散架的身体回到营地里时,工作人员即刻端出一锅一锅刚刚做好带 着热气的菜肴。在清冷的荒漠里菜肴好似加了浓香剂一样,诱人的味道直穿月光扎进每个嗅觉灵敏之极的鼻腔,外带高原的空气太稀薄,鼻腔里菜肴香味的浓度极高,各种食材各种调料的香味混合为一体,小小的鼻腔内挤满了饭菜浓香而挥散不开,各种香味活活地酱在一起,砸得味蕾不停地分泌唾液,喝上一口啤酒咽进肚 里,舌头上又立马在香味的刺激下分泌出一层唾液。

陪伴干涸的高原荒漠的是干燥的空气,与之形成绝配的是,每个人水汪汪的大舌头泛滥成灾地在这广阔无垠的天 地间肆意搅动着主办方精心制作的美食,在上下牙的精心协作中,把任何一个食材的味道都搅磨出来,还没等细细品味就被高原啤酒冲进肚内,紧接着的就是另一个锅里的菜肴成为上下牙搅磨的目标。

我想大家看出来了,没错!我是带着情绪写完的这一段文字。因为经过一整天的劳累,那天!也就是公元2016年7月18日 的那一天,正好轮上我每周一日的断食,大夜里的我是从头至尾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大快朵颐。一整天没有进食而挛缩的胃和一整天没有进食而瞪大的眼,都在摧残着 自己的味蕾、嗓子、食管和胃以及大小肠、直肠之类的一整套器官,真不理解主办方为什么要不知劳苦地在这荒山野岭之地下这么大力气准备这么丰盛的晚餐。

既然不能吃咱就回屋睡觉,主办方安排的露营车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洗手洗脸刷牙的池子,上厕所的卫生间以及四个人的床位都非常科学地安排在狭小的空间里。和我一个露营车的游老师身高马大,1米86的身高加上小200斤的体重,看到车内的空间本已打算放弃睡眠,让杀人游戏陪伴自己到凌晨直接去拍日出雅丹的景色。

没想到的是看似很小的床位居然完全不能阻止他在床上闪转腾挪,完全可以在兼顾身、法、步、手、眼的情况下安然入睡。虽然我用的是拟人的写作 手法,哦!不!是用夸张的写作手法描述了游老师和床的关联情况,但我敢保证游老师对睡眠效果绝对满意,满意到他第二天居然放弃了拍日出景色的计划,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铺满床的每一个角落,恨不得心灵与肉体同时融化在床上一样。

我们露营车里的四个人只有我和刘老师早起去拍朝霞了,剩下百分之五十的人员都在车里静静地安享着舒适的睡眠,仿佛一整夜的休眠只能赶走他们的困意而赶不走他们对床的依恋,写到这里我都有点后悔为什么那天清晨非要哭着喊着去拍 朝霞而不是像他们一样挂着甜甜的笑容仿佛死了一样地化在床上了。

不得不说,真是发自内心地由衷感谢本次活动的接待方海西州委宣传部、海西州文体广电局,接待方为此付出的努力实在让我们感动。这次的荒漠露营仅仅一天的时间,但仅仅把露营的设备、用品、食物、水运进这渺无人烟的荒漠中就足足花了五天的时间,再想象一下我们走后营地里一片狼藉的景象,又不知得花费多少天的时间才能完成收尾工作。所有活动路线、景点选择都是安总开着车,冒险在浩瀚无际的大沙漠中精心挑选出来的。

GPS在荒漠中就是个废物,没有路,都得靠自己去闯出路;汽车的减震在戈壁上就是个摆设,极颠簸,颠得脸上的肉都痒痒;饥渴的煎熬在雅丹里就是个常态,没人帮,只能靠毅力与孤寂长久战斗。能安然地享受雅丹带给我们的所有震撼,都是在安总不辞劳苦的一趟又一趟的冒险探索中得到的。

再次感谢安总,再次感谢海西州委宣传部、海西州文体广电局让我们领略到今生从未见到过的美景,让我们感受到青海人民对我们的如此热情,让我们明白了一件从没想过的即将要发生的事儿,那就是,青海!一个绝不是只可以来一次的地方,而是一个永远都是目的地的圣地!

猜你喜欢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为什么说穷游过西藏的女生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百慕大魔鬼三角可能是通往平行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