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老街 有骗子 也有我们都爱的海阳

2016年5月,我第四次到越南。

在这四次的时间里,我从越北到越南,几乎走遍了越南的每个小城。

这一次,我决定记录我所看到的越南最真实的样子。在以往所写的文章里,通常,我只会记录我所遇上的最美好的事情,把我记忆里最动人的一段无限地放大,这一度成了我写游记的风格。

而如今,我开始了思考。

这好像一个必然性,我是一个写作者,或许更准确的说,我用文字记录我的生活,一切有关于我生命的印记,我都会用文字记录,特别是旅行。

旅行于我,其实不是很多人认为的“一直在旅行,”我想说NO,旅行对我来说,只是我打破一种固有生活模式的方法之一。

只是想转换一下生活方式,仅此而已。

边城老街的越南骗子

从河口过境,是第二次。

2005年,我第一次到越南,就是从河口过境。那个年代,出国的人还不是很多,不像现在这么盛行,打个喷嚏的时间里,有人便开始在朋友圈发送自己在国外的欢乐时光了。

现在,我想说说关于之前炒得很火热的话题----越南海关收过境小费的问题。从2005年开始,我在网上查到的越南攻略里,越南海关就开始“征收”过境费了。那一次,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国,自然是紧张的,所以我在过境的时候,特意在护照里放了十元人民币。海关是一个年轻人,他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护照,面无表情地把十元钱放在我手里。

这是关于2005年以前的事情。

2010年和2015年,两次从友谊关入境,递上护照,海关盖了章便通行。

2016年,也就是这次的五一假期,一到海关,海关便用熟练的中文说道:“20元!”我看了看他,问道,为什么要收费用?我来了越南很多次,从来没有给过过境费。他摇了摇头,拿着一本黄色的卫生检疫证,说,你没有这个,50元!

我这时候已经开始有点儿生气了,说,我护照上有很多国家的出入境章,没有任何国家的海关是要收取过境费用的。他并不理会我的话,说,10元钱。然后指了指出境的过道。意思是让我给10元便了事。我干脆递给他一句话,我没钱,然后两手一摊,站在柜台,并不理会他。

这时候,检疫柜台的穿着海关制服的越南女人过来了,她的态度比海关好多了,说,你没有这个检疫本,如果你下次再来越南,就要办了。我点点头。然后她对海关说了一堆越南语,海关终于给我盖上了入境章,放行了。

虽然陆路过境,按理说是需要办理卫生检疫证,但越南海关并未对此要求是很模糊的,这也成了他们变相收取小费的借口。在我之前三次陆路入境之前,从未有海关提及到相关的卫生检疫证。过了海关,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并不是10元或20元的事情,这与国民尊严是有关的,我问过后来在越南遇上的一位法国人,他非常意外,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海关会收过境小费的事情。因此可见,越南海关收过境小费,也只是针对中国人而已。

过境之后,遇上一个换钱的越南人,穿着雪白的衬衣,黑色西裤,那模样很像胡志民的高级白领。他问我要不要换点越南盾,我点头点。我在缅甸仰光遭遇过换钱的“数钱骗数”,所以我会特别小心对方在数钱时采用折叠纸币的“障眼法”,蒙混过关。所以,我特别留了个心眼,看着他一张一张地数给我。

到了晚上,我买东西的时候,算汇率觉得越南物价怎么高了这么多。然后把钱全部数了一遍,发现少了600千,我这时才开始意识过来,原来那位长得像高级白领的换钱的,把60千当成600千给我了,而我丝毫没有发现。他利用越南盾太多零这一点,应该骗了很多中国人。虽然钱不多,但这让我感觉很糟糕。安静说,我一辈子也不会再来越南了。

我一直安慰她,用我能想到的词语和句子,因为毕竟我们还要有越南度过好几天。如果带着这样的心情,未来几天的旅程,估计都不会开心。

好吧,这是边境,我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老街游荡

在扫街的时候,在老街发现有一个十二生肖的转盘,很多孩子和自己的生肖动物合影,有意思的是,越南虽然和中国一样,也有十二生肖,但他们没有兔子,取而代之的是猫!这倒是让我觉得很新鲜,以前有朋友猜我的年龄又不好意思直接问的时候,总是会问我属相,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属猫的,没想到,还真的有属猫的呢。

老街有很多中国的商品,很多人在这里做水果生意,把越南的时令水果运到中国卖,从中国出去的除了大量的日用品之外,越南人还很喜欢进口中国的苹果,因为中国的苹果相对来说比越南便宜,在老街的市场上,处处都是中国商品,甚至有的越南商品上,除了越南语外,还印着中文。

这里不如河内,遍大街都是各式餐厅,哪里都可以吃上一顿饭,也不像胡志明一样是一个不夜城市,这里的出租车漫天要价,甚至还要“呼吁”我重新拦下的出租车司机收取高价,无奈之下,只好步行到另外一条街,开始新一轮的讨价还价。

当然,偶尔也会遇上一个不错的司机,有着不那么势利的笑容。这让我才有一种到了东南亚的感觉------我印象里的东南亚,一直都是友好的、热情的。

其实,每个边境城市都差不多,充斥着太多外人看来“危险”的东西,毒品、色情等等应有尽有,凡事都是有着两面性的,在我的朋友发来微信告诉我说要小心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是不以为然的。

我到过不少的过境小城,其实这里的人,大多数都很友善的,而且不同的文化交汇,实际上是很有意思的。并不如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具有安全隐患,赌场和色情场所毕竟也只是小众群体可以消费而已,并不是人人都需要到此一游,而作为一个外来的旅人,更没有必要让自己陷入到明知有太多未知和不可预见的处境里。

我只需要看到我想看的东西,就已足够。

比如喝一瓶河内啤酒,比如喝一杯现榨的青柠檬甘蔗汁,再比如交一个老街的朋友。

海阳是我所认识的,唯一把中文讲得像母语的外国人。他在昆明读了三年书,现在在河内一个中国人的公司工作。和我们说话,我竟然不会把他当成一个越南人,因为他的中文,比很多中国人还要标准。安静发表了她一向毒舌的观点,越南人能长成海阳那样,也是不容易的。

相比我们在老街所见到过的越南人,海阳实在算得上是长得很好看的了。清秀的面庞,眉宇之间透露着越南人特有的精灵,虽然个子不高,但是确实也能算得上标准的越南帅哥了。

海阳带我们来到红河边一家当地很有名的餐厅,这家餐厅专卖牛肉,很多来老街的人都会慕名前来,清爽的河内啤酒搭配新鲜的牛肉,真可谓是美食,至少是我们在老街吃到过最美味的一餐了。

海阳告诉我们,老街的边民,只要有身份证便可以自由通行到中国的河口,如果要住宿或者停留几天,只需要到河口的公安局登记便可,很多越南人早上背着蔬菜和水果过了关口,到河口卖给中国人,在河口红河边的一个农贸市场,几乎都是越南人,全部都是越南的蔬菜和水果。

在河口,也有很多越南人过去打工,大部分是在餐厅做服务生,50元一天,每天来回老街,虽然工资不高,但很多越南人也是非常努力地学习中文,为的便是能到中国多挣些钱。

河口有很多与越南女孩,她们跟了中国男人后便不再回越南,我从文山到河口的巴士上就遇到一个为了避开边检检查的中国男人和越南女人,中国男人显然对越南女人很好,他牵着越南女人的手下了车,一路还虚寒问暖。

我刚开始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半路下车,突然往山林里走去,车子开过边检后,巴士一直停在路边等他们,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越南女人没有合法的身份可以通过边检,中国男人才带着她翻山越岭避开边检的检查。

中国和越南的关系,从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中越战争到如今仍旧还是各持已见,中国的立场,是自卫反击,而所有的越南人,都认为是中国侵略他们,所以,一直到现在,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至少是有别于欧美人的。

而曾经的越南,在胡志明执政的时期,和周恩来总理可以说是“兄弟般的感情”,胡志明在广州进行革命活动的时候,也曾经与广东女子曾雪明结缘并结婚。

而到了今天,我们所耳闻的,只有越南与中国人的纷争。

其实,越南可以说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家。如今的落后,和战争有着直接的关系。应该说,这就是一个被战争摧毁的国家。

先被日本人占领,然后法国人又来了,当法国人走了后,美国又来了,好不容易结束了与美国的对抗,又开始与邻国中国开战。

老街的大多数人,对中国人的态度,算不上友好。

有人说是越南人嫉妒中国人,也有人说,越南人对中国人本来就是有敌意的。

或许,在河内,或一些旅游比较发达的地方,如美奈、胡志明等,这些地方的越南人会相对豁达一些,就像我在2005年第一次到越南的时候,在胡志明也曾经得到了越南人的帮助,他们帮助了迷路的我找到了酒店。

尽管老街这个边境小城,看起来挺无聊,人也不友好,但不是还有可爱的海阳吗?我们也得到了海阳的帮助,让我们对老街又多了很多的了解。

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有好人与坏人,这是我经常说的一句话,这也是我经常对生活在中国的外国朋友讲的话。

标签:越南 文章

猜你喜欢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经常按摩小拇指,白发变黑发
被窝有多脏?真相吓死人
孟婆汤,前世的你,可曾喝下
元旦小长假推荐:你带着我
发自内心,真实而不做作的24句
芬兰机构将为无业公民无偿发钱
十大最不被理解的职业
2016年终大总结,太精辟了
风水画与五行,挂画大有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