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本,第二眼才爱上你

对我而言,里斯本不是第一眼就爱上的,是第二眼,这个第二眼就是阿尔法玛区,也就是旧城。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觉得里斯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磨得发亮的道路;时而上下的坡度;斑驳的墙;胡乱的涂鸦;随处可见的咖啡馆和酒馆……入夜后,街道上会传来悲伤的小调——法朵,这是此地特有的一种曲风,幽幽怨怨,悲悲戚戚,不需要听懂,感情丰富些的人都可能会哭出来,和我们闽南地区的南音有相似之处,首先都是在讲故事,其次是都听不懂,然后都很忧伤。

走在旧城最好的方式就是:随意。不用纠结于该走哪条路,不该走哪条路,哪条路都对,哪条路又都不对。平日里都是两点一线,没有喜好,只有习惯,一年之中难得这样迷失几次,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于是脚步随着心,心乱,脚步乱,在旧城里,就这样走出了微醺的感觉。

里斯本最著名的叮叮车穿梭于旧城之中,使得这座已经老去的城市有了那么一丝流淌,其实叮叮车和老城一样老。

游客都热衷于乘坐着叮叮车游览里斯本,28路,12路,亦或是别的……随便找一处上车,坐到终点,再下车排队坐回去,再随便找一处下车,男女老幼,所有人,都变得至真至纯,变得简单可爱。

叮叮车已经是这座城市的元素,不可或缺,里斯本如果没有了叮叮车,会减去50分。

叮叮车开过里斯本主座教堂的那个弯道时,是很美的,之前见过一些作品就是摄影师在差不多这个角度拍的,当时就觉得想自己亲自看一眼,现在,我就站在这里,虽然我拍不出作品,但是我拍了,亲自拍了,我不但白天拍了,我晚上又过来拍了,我是有多爱啊。

葡国劳动人民铺瓷砖的水平堪称出神入化,泥水匠就是艺术家,我这是有感而发,现在说的是地砖,我站在罗西奥广场上,莫名的就有一种荡漾感,这里只有照片,感受会很不一样,但是,如果谁看着照片都荡漾的话,我觉得你该休息了,有人说,这叫晕街。

夜幕降临时,上到圣胡思升降机的顶端,看到的罗西奥广场略显温馨。

贝伦蛋挞店据说是葡式蛋挞的鼻祖。各地游客纷至沓来,与我大前门的全聚德老店有的一拼,蛋挞长得没啥两样,味道配合着心情,就还不错,当地人喜欢在蛋挞上撒一些肉桂粉,据说是正宗的吃法,不过有些人恐怕吃不惯肉桂。

热洛尼莫斯修道院建造于葡萄牙的全盛时期,也就是那个大航海的鼎盛时代,据说当年的一些航海家都要在出海前先来这里干点什么,在这一点上,其实和我们国家沿海地区的渔民是有相似之处的,人,无论是航海家还是渔民,都要对自然心存敬畏。

漫步在修道院内的回廊中,一种清净感,由心而发。

葡萄牙人似乎永远都在铭记着那些辉煌的以往,纪念碑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航海家,冒险家们扬帆出海的起点,他们从这里出发,前往远东和印度,他们去发现世界。

这些人的壮举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了呢,还是更不好。

贝伦塔,样子挺奇特,但实在凶险,塔下的三层地室在当年作为囚禁之用,遇到涨潮时水会进入地室,关在最下面一层的人基本就挂了。

在里斯本的最高地有一处城堡——圣乔治。城堡历史悠久,被一伙又一伙的人占据过,无论是那一伙人,占了之后都会搞些建设,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处颇具研究价值的地方。

对于游客,这里实在是一处俯瞰里斯本全景的绝佳地方。

在这里,一句“ola”可以瞬间拉近你与大家的距离,可以说,关于里斯本的灵感,就是“ola”,当然要微笑着说。

里斯本不是年轻貌美有身材的那种美,她更像是一个有些韵味有些魅力有些故事也有些年纪的美妇,或许,她也会有些坏脾气。

该走了,在我看到她的坏脾气之前。

猜你喜欢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伦敦举行新年街头游行表演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
离婚时如何确定子女的抚养权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五年级学生发现课本配图有问题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