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风荷

荷花,一旦全面飘香,嗅觉上便知,已是仲夏。夏日清晨,地气尚凉,微微暑热,恰好蒸腾出荷的体味,一种意气扬扬的清香气,一种湿气漉漉的寒香味,与荷的素面艳骨极为登对。荷,属于外相活泼,骨子恬淡,属于既挥发,又收敛的个性。上午,它花开荼蘼,但又极不喜欢烈日灼身,晌午,就蔫了,花骨朵收紧,战高温,同时,也把一份若有若无的尾香裹挟了进去。

一大早,我们就候在了荷塘里,由着神清气爽,透大气。我们,在天青色里等烟雨,盼望着烟雨蒙蒙的调调尽快来,以便,行,近观雨打莲荷,驻,细嗅暗香涌动。很多时候,对美的观照,是个向外寻求交集与参照的过程。风云际会,气象万千时,最现光线、雨丝、雾气、引力、磁场之变化,引发温度与气流之对冲。所有这些元素,都彼此活在对方的磁场里,荷带着风的伸展,草带着荷的呼吸,雨带着光的追逐,花带着雾的缠绵……

荷,色彩安雅,置身其中,可以泯然众人,令人产生深入柔软之腹地,浑然投入之感觉。三伏天,日头燥,内火重,三伏天的关键词,就该留下给“清凉”,于烟雨荷塘里,咀嚼一些风雅味,以帖体表,以散余热。

尤其是当光合无限作用时,当色彩极致绚丽时,物极必反,我们需要一些“去色彩”,我们更喜闻乐见墨色沉沉,黑云压顶,风潇潇。只有这般,才能回应对清风徐来之渴望;只有这般,才有陌上花开缓缓归的从容;只有这般,才能感受被浸染而出的夏色香。

江西横峰县莲荷乡梧桐畈村之行,留给我的观感是:有生命的夏,是从荷塘出窍的。瞧那一池氤氲之气,兀地浮水摇曳烟雨中。而荷,只需依赖“好风凭借力”的态势,便能以芊芊的枝干,团团的叶扇,娇艳的花朵,把个夏天搅的风起云涌,气势斐然。然后,由你去此间,解读夏日里的浮生梦。

大面积铺陈的荷塘,宛如一部大开本平摊的精装书,专事正本清源夏之封面照。封面的主体是蓬勃的翠绿,仿佛凝滞的碧水丹青。封面的配角是昂首挺胸,正大仙容的荷花。这样的组合,颇有老僧即将入定的厚重感,适配荷花的江湖地位,把苦夏的五味子给震住了,给冲和掉了。

在暑气没顶的夏日,荷上演了一场清凉的记录片。追日老师的举镜,直接搭上了这部片子的神经元。于是,夏在荷的涌浪中,会发声,凭着单音节的往复,竟然抵达了辽阔致远的视觉空间与心理空间。

猜你喜欢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网友评年度十大美女主播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