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海西,一个“积贝成梁”的动人故事

【十五万年前】

爸爸妈妈心事重重有些日子了,妈妈更不时长吁短叹,这些都让诺玛战战兢兢,不敢多说话;那个天真活泼的小诺玛,性格像是完全变了。

摄影/游笑天

作为湖泊中亿万贝壳家族的普通成员,诺玛一家也和大伙儿一样,正在为数日前分区会议传出的消息牵肠挂肚:干旱、沙尘交替肆虐,逼得它们生存的这方大湖一直在缩减,已经到了无法等闲视之的地步;其它分区甚至出现伙伴因食物不足饿死的现象。

摄影/游笑天

关键是怎么办?大族长和分区首脑们反复讨论,最终决定全族向地势低洼的湖中心转移,抱团集聚,但求自保。作为湖区中数量虽多但个体能力弱小的群族,还能怎么办呢?激进又如何?一队螃蟹爬出湖区,欲横行他处寻找绿洲,结果没多久就集体渴死,只留下凄惨一行在沙漠里。

摄影/游笑天

湖泊还在不断缩小,更像是水洼了;每天都有伙伴永远地离开大家,整个族群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的氛围中。“保守很无奈,可至少,最后时刻到来,大伙儿在一起,”一语成谶,那天真的来了!

摄影/游笑天

“妈妈,我怕,”被紧紧抱着的小诺吗,呢喃瞬间被呼啸的风声中淹没。风卷狂沙,落到可怜的小水洼中,很快,一切都定格了。

摄影/游笑天

【公元六世纪某日】

“娘亲你看,那边有贝壳,”慕利延跑向母亲,雀跃着报告自己的新奇发现。母亲也很新奇。照理说,随吐谷浑族人迁到海西地区后,自己和慕利延他爸每日放马牧羊,应该很熟悉周围环境了,居然没发现这些贝壳!

摄影/游笑天

慕利延开心得不行!“我要带好多好多贝壳回家,”“还有,大王在修陵墓,我们可以向他献这些贝壳,娘亲,你说呢?”

摄影/游笑天

“不行!萨满不会答应的,”母亲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儿子的请求。意识到话重了,母亲转而轻柔地说:“沙漠盐碱地出现贝壳,这是神明的安排,儿子,我们可不能破坏神明的安排啊!”“大王修陵墓,柏木夯土,金银装饰,用不着贝壳的。”

摄影/游笑天

“你可以拿几个回去当纪念品,或者当礼物送给小伙伴们,只能是几个喔,”母亲拍拍慕利延的头,牵着破涕为笑的儿子,消失在远方。

摄影/游笑天

【公元2016年7月】

在安老先生带领下,又一群人来到此地,其中也包括我。如今,这里叫“贝壳梁”。虽有些诗意的夸张,但这个名称,我以为还是能反映出一种意境。

摄影/游笑天

“贝壳的脊梁”,正是我认同的那种意境。无数贝壳与盐碱沙土裹挟在一起,难分彼此地形成贝壳丘陵;贝壳书写的鸿篇巨制,是对十五万年前那一幕的切实见证,见证时间定格,也见证一个族群并未消失!

摄影/游笑天

它们还在,在这里,很从容。诺玛或许就在里面,而我,仿佛又听到那个狂风大作的夜晚,一丝足够动人心魄的呢喃。

摄影/游笑天

周围是红绿相间的盐碱地,曲苇环绕,像是在用它们认为最恰当的方式,保护着“贝壳脊梁”。的确是保护。若非这般独特的地质特征,经过呢喃、呐喊、挣扎后最终疲惫了的贝壳们,大约早已彻底消失在岁月尘迹中了。

摄影/游笑天

我趴在盐碱草上,久久望那些嵌在沙土中的贝壳;它们像是一个个情态丰满的艺术品,珍藏着只有自己知晓的动人往事。十五万年,或许在沧海桑田的变化中,也不过短短一瞬;然而,与还在不断被趋之若鹜的“当下红尘”相比,已经是足够铭刻的久长时光了。

摄影/游笑天

世纪轮回,大漠荒烟,贝壳们安静在这儿。未来如何?于我而言,希望“贝壳脊梁”的故事,能够感动更多的人;可我又担心,它们的感官,会在日复一日的喧哗中,被磨成丢失了线条和细节的“毛玻璃”。

仿佛悖论,然而,心意如此。

摄影/游笑天

【TIPS:“贝壳梁”位于青海海西州都兰县境内,很有地质审美价值;由于地广人稀,更适合自驾前往。门票:五十元。】

摄影/游笑天

猜你喜欢

连科学家都不敢去的地狱之眼
人点烛 鬼吹灯,一部网剧炒火
离婚时如何确定子女的抚养权
为啥原来的孩子比现在的孩子好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香港男婴元旦0时0分出生
太经典的语句!我看了很多遍
印度人眼中的印度 VS
量血压,是测左臂准还是测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