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美女、帅哥、Kafana!

没来塞尔维亚之前,记得有天和一位同是旅行圈的好友聊起这个国家,她说:“小天,你知道塞尔维亚有三件宝贝,是哪三件吗?”我一脸茫然,但马上职业自尊抢了风头话赶到嘴边,“打仗,打仗,打仗!”我翘起了嘴唇。

“哎哟没那么惨的啦!”她皱起了大眉毛像是在责怪我的肤浅,“那些都是过去时了,他们现在说的三件宝贝,其实一直都在,是美女、帅哥和Kafana!”

我的朋友显然没有错,在布加勒斯特机场还没起飞呢,身边四周坐着的,呀都是七寸高跟鞋目的地国美女,她们有土耳其人深邃的眼窝,希腊人柔软的长发,斯拉夫人笔挺的鼻梁,以及我们平时按世界各国最佳比例PS上去的精致脸庞和身材!这颜值要放在东方那何止是倾国倾城,简直要虐死锥子脸了,看那一大波维密麻豆都是塞族美女便知道厉害。

Zeveli,是干杯的意思,塞尔维亚人喝Rakija可真不是盖的,那是一种水果白兰地,有杏子、葡萄、梨、柑橘等等味道,他们都是拿过来一杯饮尽,不干到底不是男人。我在很多地方喝过Rakija,可以说基本上把所有水果都试过一遍了,其实这种高度数的蒸馏酒在整个东欧地区都很盛行,只是叫法稍微有点不同。

土耳其叫Raki, 阿尔巴尼亚也叫Raki,但土耳其的加水会变浑浊,阿尔巴尼亚的Raki主要是葡萄酿制的;马其顿也有自己的Rakija,当地人Dita跟我说在马其顿男男女女都喝Rakija,不喝那基本上友谊小船连覆舟的机会都没有。喝Rakija的时候记得要看住对方的眼睛,不然,你又白喝一杯酒了。

Kafana呢,又是啥?这个更好解释,其实不用解释,自己到大街小巷瞧瞧便知。塞尔维亚的年轻人(不歧视中老年人)一到晚上就会凑人去喝酒,喝酒的地方通常伴有现场表演,还有一些小吃什么的……Wait,我觉得用话语来解释什么是Kafana有点太二了,在塞尔维亚人眼里,Kafana就是欢乐的地方,有酒有音乐给人神经过电的地方。失恋了,去Kafana喝酒疗伤;找到新工作了,去Kafana疯狂庆祝。总之,哪个晚上少了Kafana,在塞尔维亚那根本就不是生活。

泽蒙以前是奥匈帝国的,与奥斯曼帝国控制的贝尔格莱德隔着多瑙河相望。那年头两岸军队打打杀杀,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登上泽蒙山上的红塔,俯瞰和平的小镇,回想当年血腥的历史,还真是让人贴贴切切地珍惜眼前这片美景,祈求永久的和平。

东正教复活节,有别于西方天主教的复活节,它是以犹太历正月十四晚开始计算,所以按新历来说每年复活节日子都不一样。这个节日在东正教主宰的国家里(比如俄罗斯、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地位更甚于圣诞节。虔诚的东正教徒在复活节前7周就不吃荤,节日前1周市场上的鸡蛋就开始涨价,各色各样的彩蛋会出现在各种场合。酒店、餐厅等服务场所,复活节彩蛋像是他们的面包一样家常,琳琅满目,精美绝伦。

很多人来这些小众国家总是担心这个害怕那个,事实上他们巴不得你过来,给塞国人民增加点就业机会。塞尔维亚失业率高达22.2%,常年的战事和政权交替拖垮了经济,人民生活其实很苦的,你看那世界最大的东正教堂安在了贝尔格莱德的市中心,阳光下大圆顶的十字架bling bling的,美丽非常,可是走进教堂里边,哇塞那个对比呀怕你看了会完全质疑十秒钟前看见的辉煌。

世界最大啊,不是吃素的,那维护费得多贵啊!所以外边整漂漂亮亮的,是吸引旅游经济,里边嘛就随便点了,反正政府也给不出钱,反正本国的东正教徒也不会介意,走过路过都要手划十字架。

东正教教堂解构:东正教教堂几乎总是东西向的,建筑的主要入口在西端。在东正教教堂的屋顶上通常都能找到一个或更多的炮塔(圆形的或坡度陡峭的高尖屋顶)。在炮塔的顶部有洋葱形状的圆屋顶,这是俄国东正教教堂特有的特征。

圣堂是教堂的主体部分,在教堂的最东端是圣坛,分两个房间——圣器收藏室和小礼拜室在圣坛的两边,这两个房间用圣像屏风与圣坛隔开来。一个典型的圣像屏风是由一排或多排肖像构成。在第一排或者说最底那一排的中心是王门,上面挂着四个福音传道者,他们向世界宣告耶稣基督的好消息——福音。

在王门的两边通常都摆放着一个救世主的圣像(在右边)和圣母圣像(在左边)。特别有当地重要意义的圣像被放在圣像屏风的第一排。因此最低的那一排经常被称为地方圣像。地方圣像向上有三排更多的圣像,紧挨着的一排是神秘晚餐的圣像,耶稣穿着高贵的服装,被他的母亲和先驱者约安和一批其他圣徒,这一排被叫做祈祷,因为这一排的圣像都转向耶稣祈愿。而紧挨这一排的上帝和圣母的主要节日。最上面一排包括有旧约的先知。在圣像屏风的最上方是圣架,耶稣就是被钉死在上面,因而实现了人们的救赎。

美女、帅哥如云的地方,又有那么多缤纷的Kafana,贝尔格莱德的夜生活,那是不在话下的。作为世界上顶尖派对城市之一的贝尔格莱德,除了想象力的极限和白天的到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疯狂的派对景象。在Novi Belgrade,20条多瑙河驳船依次排开,足有1公里长,被统称为Splavovi。

船上夜夜笙歌,强劲的电子音乐不停地叱咤在欧洲最古老的两条河流之上,烟雾缭绕的驳船那绝对不是一个文明古国所应有的印象。高高的卡莱梅格丹城堡还是那么威严地站在两河汇流处,像个保镖一样,守护着把酒尽欢的贝尔格莱德人,尽管彻夜的疯狂已令这座城市放弃了前南联盟的霸主地位。

猜你喜欢

5类女人必毁了男人一生
史上最全的秋季旅游胜地榜单
女人46岁后不能留长发
有爱心!美夫妇变卖大房子省钱
全球最美10大徒步旅行地
这个村庄随处可见美丽的孔雀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深圳男子杀害两个亲生女儿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