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长空栈道,征服生命的高度

五岳之中,华山一直以险著称。据说登山之路是从悬崖绝壁上硬凿而来,因此,当地人常用“自古华山一条路”来形容其山势的险要。《山海经》中也曾记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如此种种,无不凸显出华山的奇险与雄伟。

华山松柏

一次,我逛书店,在无意中翻到了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1989年,他与摄影师史蒂芬踏上了终南山的“寻隐之旅”。几年时间内,他们亲身探访隐居在终南山等地的中国隐士,写成此书,语言生动且极富感染力。书中有个章节提及华山,他说,华山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是中国最早的精神中心之一。随后他将自己一路徒步的经历详细地进行了描述,从回心石到千尺幢再到苍龙岭,是他的亲身体验让我相信了《山海经》中对华山的描述并没有夸张,而这座山上最危险的地方则是去往贺老洞的六英寸宽的路。

华山.翠云宫

沿着悬崖,有一条铁链和木板合成的栈道,通向下面的贺老洞。它是13世纪的道士贺元希在华山正面陡峭的山崖上雕凿的几个隐居处之一。当地一位管理员说,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掉下去,只有对危险保持清醒的认识才能够使人全神贯注,他这样写道。除此之外,书中还副上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空无一人,只能看到在悬崖峭壁间架着的一根根细长的铁棍,密密麻麻,垂直而下,形如凌空悬梯,令人望而生畏,而这仅仅只是通向贺老洞的起点。

至此,作者没有再对其进行深入的描述,也未能留下更多的图片资料。不知道比尔.波特最终有没有尝试走完这条道路,而我却因此对它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下,查找相关资料才得知,这是华山著名的长空栈道,距今已有七百多年历史,被誉为“华山第一天险”。这条路实在是对人精神和毅力的双重考验,我默默问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虽没能得到确定的答案,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我开始对华山之行充满期待。

华山.太华索道

不久之后,我去了西安。在短暂的旅途即将结束的那刻,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最后一天时间,当天往返去趟华山。为了节省时间,到达后我乘坐太华索道直上西峰。随着四季的更替,大自然风云变幻,华山的景色亦不尽相同。但无论怎么变化,峻峭的华山就如同一位得道的高僧,始终能在喧嚣的尘世里保持着宁静与豁达的姿态,因此也注定它将和道教一脉相承。

华山秋色

坐在西峰的最高处,看着远方巍峨的群山,此刻,正值深秋,山上植被丰富,风景秀丽。

华山西峰

停留片刻后,我便从西峰沿原路返回,向着华山南峰的东侧山腰走去,那里就是著名的长空栈道所在地。

到达南天门外,看到一块关于它的介绍牌,上面写道:长空栈道位于南天门外南峰绝壁之上,为华山天险之首。路长百余米,宽尺许,凿路人在绝壁上凿出石孔,楔进石桩,桩上置木板为道,人行须面壁慢行,勇者行走自然,怯者心惊胆颤。在经过一处石壁的时候再次看到写有“悬崖勒马”的警语。之前就听闻,因长空栈道上下都是悬崖绝壁,铁索横悬,所以当地一直流传着“小心九厘三分,要寻尸首,洛南商州”之说。

出了南天门后,越往前走,路越狭窄。直到一条仅容得下一人行走的道路出现在眼前,我知道长空栈道快要到了。小路是沿着山崖边凿出的,往下看深不见底,路的尽头是朝元洞,在我之前,已经有一小群人在此处等待。透过人群望去,我看到在悬崖绝壁之间横着的一条条铁棍,与比尔.波特书中的照片相一致,此处便是通往贺老洞的起点。不知书中“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掉下去”一说是否属实,但为了保障游客的安全,长空栈道曾一度关闭,再次开放时景区要求每位游客都须租用保险带,并且每次体验的人数也有限制。

木质的栈道

等待的间隙,看见两个老外正扶着生锈的铁链,脚踩着铁棍一步步往回走。他们戴着白色的手套,面部表情严肃,额上不断有汗珠冒出,每一步都走的相当小心谨慎。当我穿好保险带正式准备出发的那刻,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容不得自己多想,就开始沿着铁棍往下爬。

虽说有保险带但并不意味着觉对的安全,因为你每走上几步就需要将保险带的扣子解开,扣到下一段保险绳上,如此反复。和我一起下去的大约有七八个人,大家都不敢出声,尽量放慢自己的脚步。这条几乎垂直向下的道路,除了细长的铁棍之外,再无其他踏脚之处,因是在悬崖绝壁间开凿,每条铁棍之间的距离和角度不一,每走上一步都需要看清,踩稳。

下去之后就能看到不远处用木板搭建而成的栈道。其筑在绝壁之上,像一条巨龙盘绕在群山之间,真正地接近九十度。整个栈道由三十多厘米宽的木板和条石搭成,上面是生锈的铁链,下面则是万丈深渊。

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前走

走上木质栈道,面对远处的群山,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天地之间,而底下那无尽的深渊又时刻提醒着我必须保持屏气凝神地专注。低头看着脚下的每一处,不断地调整姿势,以便顺利地通过。四周的山谷始终沉寂无声,在行进中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又一声,强劲而有力量。

狭窄的木板道经过几百年来的日晒雨淋,已经开始变软,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如果突然断开,人会在瞬间掉下去,必定是尸骨无存。往右边看向身后的人,他们一个紧挨着一个,连平日里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亦是小心翼翼,敛气屏息,连一个最简单的扣节动作都操作地十分谨慎。

脚踩石孔前行

走完木板道,前面有一处弯道,要脚踩石壁上凿出的石孔前行,仅有铁链可以抓握。如此惊险,令很多人望而却步,开始返回。值得一提的是,长空栈道全长110米,走到尽头之后,并无别路可选,还必须沿原路返回。

遇到旁人还需要避让

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样走过这最后的一段路,只记得自己将整个身体紧靠在峭壁之上,背面是风声呼啸的悬崖,没有戴手套,握着铁链的手心湿湿的,全是汗水。走过之后,沿着石阶往上攀爬,终于看到了一处比较宽敞的平台。平台上只有少数的两三个人,四周种有松树等植被,中间的贺祖洞便是当年贺元希的隐居之处,旁边有一处石壁,上方刻有“履险如夷”四个大字。

长空栈道返回途中

短暂地休息后,开始沿原路返回。当我再次走回栈道时,上面已经空无一人,而自己整个的状态也从最初的紧张进入了一种久违地平静。极目远眺时,我突然明白:这段栈道,正因其险峻,才会使人在谨慎行走的同时,对渐行渐歇中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印象深刻。

眺望群山

多年以后,我都会记得此行的这段经历,它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阶段,好似横亘在生与死之间的一条小径,你从上面走过,并得以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

猜你喜欢

时间管理让你1分钟变10分钟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澳最大狗狗:重达113公斤
鲜肉猎人!英57岁熟女靠约会小
动作真快!杜莎夫人蜡像馆将朱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全球最美10大徒步旅行地
慢跑一小时能消耗多少卡路里
29岁的刘诗诗这么会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