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心凝——开城记忆

旅行,就应该只是单纯地出去走走。去哪里,并不重要。心宽,便是远方。

黑夜,如流星般倏然划过。清晨的曙光蔓延又是一个羊角岛谜样的清晨。

我喜欢的风景,是寂静的。如同你一样。

清清静静,温温润润。

羊角岛的清晨,是寂静中带有些许惊艳的存在。

磨磨蹭蹭之后,又踩着点才下楼早餐。昨晚说好的要靠前座位的约定也早已抛到脑后,不过,今天的导游导游换成阿香,也不符合我看美女的要求。作罢。

平壤到开城的路上,阳光普照。

这是记忆中,朝鲜最常有的色彩。

鲜明,清亮。空气透明度极高。朝鲜独有的蓝天白云下,流露出奇异的色彩,光亮得有些夺目。

我们纷纷感叹,这里的风景,像极了西藏。

真的,也许,只有没有污染的环境,才能纯净到这种地步吧。

巴士一路颠簸,往南行进。10点45才到达开城。这里是著名的南北朝鲜的军事分界线。当然,传统的三八线其实与军事分界线不是一个定义。

在巴士经过三八线的时候,往后的玻璃上拍了几张照片,被阿香看到,非常严厉地走到面前,要求删除。

我已经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

因为一直在“偷拍”。

所以,毛毯好心提醒:把相机放包里吧。

在朝鲜跟团,每团不论人数多少,都是配备两位导游,一位是真的导游,而另外一位,大多是有特殊任务的,简单的说就是负责国防安保的特工,无时不刻在注视着团队人员有没有越轨行为。导游大都到中国留过学,中文完美,没有口音,高干家女儿,五官标致,完全看不出是朝鲜人,绝对算是白富美。

特工同样中文流利,看起来纤弱瘦小,只是没有导游这么笑容灿烂,常常是面无表情,整天监视着我的相机举向哪里。一般能跟外国人交流的人,都需要有非常好的政治背景,全是朝鲜的高干子弟。他们也都会与你开玩笑,聊韩国、中国、甚至美国日本。只是他们的信仰,早已深入骨髓,任谁都无法消磨丝毫他们对祖国的感情。

很快,我们来到大名鼎鼎的板门店。

板门店以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原先仅仅是一个小山村,为便于当时中国军队代表的找寻,在会议场所附近临时用木板搭成一个酒馆兼小杂货铺,并且悬挂了用汉字书写的“板门店”进行标识,从此该地得名为板门店。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这里签字,板门店扬名于世。抗日战争胜利后,南北朝鲜的分界线在北纬38度的三八线。朝鲜战争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才把分界线向南推进到了今天的板门店位置。板门店是朝鲜战争和朝鲜半岛分裂的见证,也是当今朝韩双方最为敏感的前线阵地。2012年7月22日,板门店被曝光地雷埋设密度居世界第一。

严格来讲,板门店是该地的地理地名,“共同警卫区域”才是该地的正式名称。南北双方,规定以军事分界线为中心,方圆约为800米的圆形地带,由“联合国军”与朝鲜军队共同把守,故名“共同警卫区域(JOINT SECURITY AREA)”,是处于南北双方行政管辖区域的一个特殊地区。

在1976年以前,JSA内双方的守卫人员本可自由往来,后来因1976年8月18日,“板门店事件”,其后在军事分界线之上设置一道宽50厘米,高5厘米的水泥线,规定双方的警卫军士均不得越过一步。

我真是一个历史极差的旅行者,这是在太不符合旅行这个爱好了。

路上见到的行者,哪一个不是天文地理历史政治当地文化远古至今样样精通,唯有我这样的,各种不通。

连板门店这样人尽皆知的名词,我竟然第一次听说。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会选择来北朝鲜的。很简单,不同,不通。

参观了他们的谈判会议厅、签约台,来到两国的军事分界线。

谈判的简易小屋被一条明显的线条割裂,对面是韩国,这边是朝鲜。里面的谈判桌也是由这条线一分为二。

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一个景点,不仅随意眺望,连现场的军官都答应与游客合照。

导游只是简单提醒了一句,不要与对方军人打招呼。

当然,对面基本属于美国的管辖,根本看不到几个韩国军人。

参观完板门店,我们去附近的餐厅用餐。

都说开城的人参是整个朝鲜最好的,想来诚实的朝鲜人民定不会作假,于是跟着大家订了2份奢侈的人参鸡汤。

这几年,越来越背离清走的定义。我也开始欣然接受。

毕竟,成长是一辈子的事,没必要急于一时。

人参鸡汤的价格和成品不成正比,味道和卖相都很一般,当然,在物质匮乏的朝鲜,已属圣品,就不做太多苛刻要求。据说疗效很棒,至于什么疗效,仁者见仁,大家就自己去感受了。

下午去寺庙和博物馆走马观花,回头查阅发现竟也是世界文化遗产。跟团的坏处就是,太轻松,没做过功课,你都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有什么典故,更没有任何记忆力。

再回平壤。

朝鲜的高速公路坑多得一塌糊涂,坐在最后一排睡觉,简直可以把脑袋撞得左右不一。

导游带着我们去感受世界上最深的地铁——平壤地铁。平均深度150米,这也是他们的骄傲。

朝鲜的地铁很复古,颜色鲜明,无论是色调还是装饰都颇有些前苏联的味道。这是极具时代感的记忆,让人一下子就拉回那个年代。

从复兴站到光荣站只有一站路,但我们却快乐地像个小孩。

在日落来临前,我们来到了金正日的故居,夕阳下绿色的草坪和空荡的旧居,显得尤为清冷。

在我看来,朝鲜算是高段位驴友或者高年纪驴友才会想到要去的地方,这里需要一定的历练和沉淀才能理解,没想到,团内还有挺多年轻人。

羊角岛的夜晚并没有太多趣事,晚餐过后就只能购物和瞎逛,四木提议去47层的旋转餐厅喝饮料,聊天,作为最后一天的纪念。

朝鲜特级酒店的旋转餐厅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要什么,没什么。物质匮乏地令人心疼。

两天朝鲜的旅游稍纵即逝,快到我还来不及去构架组织,就必须面对离开,且不会再来,这样的告别,是永恒的,人们习惯称之为,永别。

朝鲜比我想象中要美好,它不是脑海中灰暗的代名词,初秋的北朝鲜,沿途都是金灿灿的稻田和结着白果的银杏树,清澈如洗的蓝色天空和朵朵白云,是我们多么久违的颜色,路边任意一处随手拍摄的风景,都能组成一副绝美的连环画,这样纯真的自然,在国内只有西藏新疆才能感受得到吧。

我们一直拼了命的去追寻着幸福的方向,期望有人能给予内心的答案,其实,时间从来不回答,生命从来不喧哗,最好的人生是不忘初心的自己,答案从来只有自己能给予。

用心呼吸的每一寸空气,都会是惊喜。我们学会与自己内心的感知对话,无论在哪里,终究是一种经历。

上一篇:黔东南台江姐妹节,最古老的东方情人节

精彩推荐
如果一只金毛要放飞自我
会画画的人,比普通人生活乐趣
人类竟会发光?只是肉眼看不到
真实的清朝后妃生活是怎样的
原来火龙果的果皮营养价值这么
爷爷对孙女溺爱妈妈却心生反感
15个然并卵的健身动作
留学与国内读书的区别
此女孩的旅行照吊打无数女明星
知名景点幻想与现实的残酷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