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陈坊

陈坊是有故事的乡镇。有景可赏,有古可怀,最重要的是它尚未开发,所以谈不上过度开发——“过度”是这个时代的瘤子。陈坊仍是原生态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陈坊人依然生活简朴,显露生命的本真。陈坊适合旅游,更适合度假。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的度假,在陈坊洗洗肺、出出汗、做做纸、逛逛老街,听老人讲古,吃农家饭,亲自到菜地拔草也拔几棵时鲜蔬菜。对陈坊来说,保护远比开发重要,陈坊只做陈坊自己,原汁原味的陈坊值得期待和留恋。

畲乡古桥

万寿宫

欧阳修“杀”与“捧”的状元刘辉

千年银杏

每年大年初一,沽溪村人都要摆好祭品,手持香火敬神,神是村庄坡底的千年银杏。银杏枝干苍劲,形如根植大地伸向天空的巨掌。明黄的烛火跳动,使人思绪缥缈,相传刘辉在这颗银杏树下苦读,终于考取功名被宋仁宗钦点为状元。

刘几(后改名刘辉),走在北宋的暴雨中。南瓜叶肥硕,黄灿灿的花挤满竹架,上牵的豆角与蔓藤纠缠。彼时的银杏树不是很高,绿叶像蝴蝶般颤动,刘几忍住落榜的痛苦与屈辱,向祖母鞠躬,向银杏告别,转身走上一条曲折的土路。水流如注,劈头盖脸砸来,他已分不清是汗水、雨水还是泪水。

十年寒窗,刘几深得“西昆派”遗韵,引领“太学体”文学派别,在乡试、会试中名列前茅。刘几的文辞奢华,善用典故,深受学子们推崇。只要通过殿试,就能获得进士身份,刘几自恃才高满以为能够一举成名。但是,这年适逢一代文宗欧阳修主持殿试,欧阳修推崇文风通达平实,厌恶内容空泛之作。

当他展开试卷,读到开头句子: “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心想天地交合万物生,圣人自然就诞生了,何必写得这么晦涩?欧阳修一边摇头,一边顺着此文的韵脚续写:“秀才剌,试官刷!”意思是试官刷掉你了。从这组三字言,我并没有看到欧阳修所认为的刘几文章诡谲险怪,倒是为刘几这位新文学派领军人物的落榜感到遗憾。

遥想公元1057年刘几参加的这场科举考试,可谓星光灿烂,在所有科举考试中前所未有。彼时的汴京车水马龙,不仅有清明上河图式的市井繁华,更有中国文坛的未来之星的盛会。唐宋八大家之宋六家竟有五家在此次科举中相遇,欧阳修是主判官,20岁的苏轼和18岁的苏辙双双中进士,欧阳修的高足曾巩率弟弟及妹夫七人团队来汴京赶考且个个榜上有名。理学创始人之一的张载和表侄程颢荣登名录,至于他日作为王安石变法的主要助手吕惠卿也在进士之列。

这些都是彪炳史册的人物,对宋代乃至后世的影响深远。但是,刘几却遇到欧阳修的棒杀,成了所谓的反面教材。欧公痛恨刘几的文风,他在刘几的考卷上用朱笔大抹似乎还不解恨,末了写上“纰缪”两字公榜。而欧公认可的试卷,内容清新,说理透彻,他误以为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曾巩之作,为避嫌就把这份试卷的主人取名第二,拆卷一看,才知道是新人苏轼。从此苏轼的时代来到了。

听老人讲古

古戏台

假若主判官不是欧阳修而是欣赏刘几文体的人,我想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心里颇有“既生轼何生几”的感慨。话说刘几遭受重创,他更名刘辉,离开了沽溪村,隐居在荒僻的清风峡终日反省。他关心时政,走访民间,体察百姓,摒弃虚浮的文辞。两年后他重新参与科举考试,而欧阳修再次担任御试考官。

当欧阳修读到“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形为四凶之诛”的句子时,对这位考生的才华极为赞赏,擢为第一名,并向仁宗推荐。待启封试卷时,见作者是刘辉,有人急忙解释刘辉就是上次科考的刘几,欧阳修惊讶得说不出话。状元刘辉和欧阳修的故事被沈括以生动的笔调请入《梦溪笔谈》,读之,使人浮想联翩。

锁子桥

石桥自横,溪流淙淙。清风峡还在,石崖上魁星状元四个大字却湮灭在岁月风雨中。石井泉还在,一泓清流,不舍昼夜。公元1059年,已中状元的刘辉携友人在石井泉诗会。山林寂静,泉水清澈透亮。阳光从枝缝倾泻,泉水纷披金光漾开。此情此景,刘辉神情欣然,他俯身饮泉,泉水似甘露。众人笑问,此泉如何,刘辉称赞 “不与浊流并,恐是众泉杰”。

刘辉以泉明志,正直廉洁,他作诗文抨击朝廷腐败现象和那些身居高位的“背廉辈”,他认为那些人“柄政而不惠”,“莅民而不廉”,就是罪人。公元1065年,刘辉为奸臣“背廉辈”陷害致死,年仅34岁,其所著书《东归集》十卷今已散失。

华老爷捐资兴修水利

年逾花甲的华祝三走在公元1871年冬日的陈坊老街上。从那年起,这位进士出身荣归故里的老人才逐渐为乡亲所亲近与敬爱。在陈坊,华老爷的故事家喻户晓。

因“肚痈”之苦,华老爷呈请辞官告老还乡。官服花翎数十载为朝廷操劳已成往事,一路向南,逆水行船,从长江到鄱阳湖至信江至陈坊河,北方的萧瑟被江南的葱茏所更替,满眼竹山摇影、清波激荡,河上帆樯林立,码头行人接踵摩肩。彼时的陈坊水路热闹,数里长街商铺挤挤挨挨。

家家户户流水沟通,绵密的日子也像门前溪流般生动。

华老爷对陈坊的重要贡献是捐资白银三千用于建设陈坊水利工程,解决了千亩农田灌溉,老街消防,居民生活用水等系列问题。陈坊船型地貌,东边靠山,山下有田地千亩,而陈坊河远在西边。筑坝开渠历时三载,横贯东西的水系滋润良田,家家户户流水沟通。陈坊人绵密的日子也像门前溪流般生动。夏夜月光如水、蛙声宏大,父母将赤裸的孩儿放在溪流中,提上又放下,算是给孩儿洗浴了;半大的孩子,半裸身子泡在水中,将自己提上又放下,算是泡澡冲凉了;到了在陈坊河戏水逐浪、哼唱情歌的年龄,孩子便长大了。

陈坊人在向往远方之时,陈坊已是远方人的诗与远方。

陈坊竹山秀水,水土宜纸。纸是竹纸,明清时期陈坊盛产连四纸(已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连四纸是以立夏前后的嫩竹为原料,生产工艺繁杂,生产周期长达一年。民间谚语:“片纸非容易,措手七十二”,一张纸流经72道工序方能做出成品。连四纸细腻洁白,闻之,有青竹幽香,抚之,薄若竹衣,享有“寿纸千年”的美誉,曾作为奏折、典籍、书画、碑帖用纸,现存的《十七史》、《四库全书珍本初集》等书籍都是用的连四纸。华老爷感叹: “陈坊钟灵毓秀,文化昌盛,许多达官贵人云集来此,为求得一刀好纸泼墨书画献才献艺,吾府应接不暇”。

一位短发女子从老屋探出身来,招呼道:“到我家坐坐,我家住在政和纸号”。女子名叫毛素珍,世代居于陈坊,我直赞女子好命,生养在古镇老纸号大屋。女子告诉我华老爷的府邸就在附近,现在的陈坊小学是在华府旧址基础上建造的。华老爷有一座300多平米的藏书楼,门匾书有“奇书满楼”四个大字,至于藏书楼位置到底在哪里,现在是个谜。女子说:“我小时候认为藏书楼在水塘下面,就想自己变成妖精,潜到水底去看书”。

女子笑容灿灿,那种穿过岁月风雨仍是天真的笑容,至今令我动容。

潘娘的故事

云是大山的宠物,时不时出来秀秀,云遮雾绕的青山疑是天神的居所,构成古镇绝佳风景——人间仙境。神灵庇佑土地上的生灵。鸡群在云山红瓦之上,在小径漫步,步态悠闲。它们的羽毛油光水色,特别是公鸡的尾羽,似墨玉色的流苏,做毽子、书签都是上等材料。孩童对着羽毛你吹一口,我吹一口,似乎真的可以吹上天。

云是大山的宠物,时不时出来秀秀。

周家大屋的旗杆石很有气势,原来这是清代武进士周成德的府邸。黑瓦青砖,翘角飞檐,庭院开阔,天井幽深。窗棂上镂雕的福、禄、寿、喜寄寓主人对生活的期望,对后辈的祝福。周成德在南昌做官,关于他的故事流传不多。其母潘娘仁慈豁达,她的事迹妇孺皆知。乡里乡亲向潘娘借米,她从不要人家还,人们借多了就不好意思,改借米为向潘娘买米。

待米斗快见底时,又发现买米的钱还在,潘娘有意放回的。当人们嗔怪潘娘“你怎么老是不要我们的钱呢?”她就若无其事地说:“不会吧,可能是我老了,糊涂了,大家不必计较。”周成德去京城赶考的前夜,潘娘将儿子的衣服浸泡在水里。第二天一早,周成德到处找衣服,待捞起透湿的衣服时,责怪潘娘衣服“浸湿”了,潘娘喜滋滋地说, 好,“浸湿”就是“进士”。因此,讨得口采,果然考中进士。

两只狗一白一黑,尾随人行,时不时低吠,我紧随人群忙拍照,生怕落单。

地耳菇

不知谁发现了地耳菇,一帮来老屋参观的女子扔下五颜六色的伞花,冒着细雨,蹲在庭院的草坪上捡拾。地耳菇又叫雷公屎,我还是七八岁时拾过,不记得因什么事在郊外行走,突然电闪雷鸣,暴雨突袭。不一会天放晴,母亲拉着我跑出躲雨的破庙,兴奋地说,快跑,去捡雷公屎。

那时很相信它是雷公屎,因为雷雨过后它才突然从地表冒出抑或从天而降,我心想难怪天那么黑,雷声那么大,原来要下这么多的雷公屎。我立在荒野发呆,一大片一大片的雷公屎把路都藏起来了,以致于我想不起来怎么会在这里的。母亲开始捡那捡不完的雷公屎,脱下外衣扎起四个角,把雷公屎兜回家。

绿莹莹的地耳菇一拉一大串,闻之清香怡人。周家人看着,微笑着,默默地将塑料袋递给捡地耳菇的人。女人们个个拎着满满的收获道谢,其实也不知谢谁,有反应快的说,谢谢潘娘的慷慨。临别时,凶巴巴的两只狗这时好像特别懂事,在拱形石门下一动不动,目送我们上车,好像它们才是老屋的真正主人,而周家老小出了老屋目送我们的车离去。我为捡地耳菇忘了采访周家后人,不能知晓更多的故事。但是,这份意外收获带来的惊喜与回味总是忘不了,因为这份收获包括天时地利与人和。

凶巴巴的两只狗这时好像特别懂事,目送我们上车。

烟云依稀,山峦怀抱的陈坊古镇静谧安详。落日的余晖将老街涂上蜜色,高低错落的马头墙投影在狭长的石板路上,市井喧哗在时光的潮水中远去。小河水流缓缓,两岸古树、老屋、田畴默然静立,一派岁月静好之感。

开发陈坊已是不太久远的事,不知在开发过程中陈坊是不是会成为复制品而失去本真。其实,陈坊人在向往远方之时,陈坊已是远方人的诗与远方。就我个人的而言,由于种种顾虑,惟愿私藏陈坊。(摄影:杨志坚、朱建华)

猜你喜欢

一辈子想开了,就是那么回事儿
太经典的语句!我看了很多遍
多吃水果不利于健康?答案是
美国加州好莱坞山标志被恶搞
湖南商贩给生猪灌食泥浆
别再和这些人去计较了
中国科学家取得这3项大突破
清洗耳洞,这种感觉很舒爽
不可思议:科学家人工合成DNA
攻略世界上最适合独自旅行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