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侗寨”銮里,你还能原生态多久?

贵州从江县正强力打造“七星侗寨”旅游区。

所谓的“七星侗寨”由銮里、银良、平求、高增、岜扒、占里、小黄等七个侗族村寨组成,刚好连成一个北斗七星的模样。

銮里是靠县城最近的一个村寨,位于县城西北方,距县城只有3.5公里。我这次到从江县分别游览了“七星侗寨”中的高增、岜扒、占里、小黄四个寨子。这几个寨子各具特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离开从江的前一天我们入住了县城外的“从江故事”文化酒店,而它的对面就是銮里村寨,这不是“七星”中的头一星吗?安顿好行李,迫不及待过去看看...

风雨桥上,一个割草归来的老人在休息,凉风阵阵,微笑着看我拍他,我却好奇的的想:他的一生割过多少担草呢?

銮里毕竟是靠近县城,寨门已经有了楼宇相伴,但这个村寨还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整个寨子基本没有商业运作的痕迹,没有买卖也没有对游人的期冀,不过对于陌生人进寨还是有些好奇。

侗族村寨最明显的标示是鼓楼。

鼓楼、大歌、风雨桥是侗族的“三宝”。而鼓楼是一个村寨的政治、文化、休闲中心。

但我们靠近鼓楼拍照却被人制止了,照楼可以但不能照人,或者说不能照里面打牌的人。他们说“发到网上不好”。他们不只是在打牌,而是在赌钱,加上里外围观的有十余人,都是年轻人。

明明知道不好为什么还要做呢?我问他们,无人理会。

这边不让拍,这边几个孩子已经拍好了队伍等着呢。可爱的孩子真的不想要你们离他们那么近,他们对你们的影响才是真的不好。

往寨子里面走,都是传统的侗族风格吊脚楼,由木头和石块搭砌而成,你说它简易吧,却又很结实,甚至可以上百年。但怎么看都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种村寨参观我最担心防火了,现代生活使用电器越来越多,人们对电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虽然这里家家还有火塘烧水做饭,但各种电器也是广泛的使用着,这乱糟糟的电线,真的怕着火啊。

彼此房子靠的那么近,道路狭窄,想想都怕怕...

几个女孩子看我拍照也摆出了动作,现在的开放之风早已进寨门,想起七年前我来从江,见到的女孩子都很羞涩,现在的女孩子显得从容大度多了。

转到另外一条街上,我再次看到了打牌的年轻人,后来在我闲转的两个小时竟然看到五伙打牌或打麻将的,都是年轻人。我觉得有点多了。

在这个村寨我看到了很多的“闲人”,可能是离县城近,容易找到工作,这里的年轻人似乎没有出去打工,但也不该都在街边的牌桌旁啊?我不解?

寨子上头有几个老人,看见我非常热情的问我是来自哪里?有多远?怎么来的?

闲聊中我说起看到寨子里很多年轻人打牌,他们一致说“不好”。但“说不了”...

老人们问我吃饭了没有,邀我到家里吃,非常真诚,让我很感动。这个并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的村寨还保持着好客和质朴的风格啊。

而孩子们对我更是“追捧”了,围着我求照,摆出各种姿势,就差钻进我的相机里了。

想想七年前了来从江,给人拍照都要笔直的站立,现在的孩子早已经与时俱进了。

一个老者牵着一头牛过来,老人说这牛是村寨的公共财产,花10万买的,还不到三个月,准备秋天参加比赛。侗族人喜欢牛,更喜欢斗牛。每个村寨都有集体的参赛牛,由专门人员饲养,村里人轮流打草饲养。斗牛比赛成绩关乎全村人的荣誉。

老人是来给牛洗澡的,有意思的是老人带了两个馒头,自己吃了一个,另一个塞进了牛的嘴里。

一些老年人照看着孩子,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去工作还是在街边打牌呢?同各地一样,老年人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年轻人却容易迷失了方向。

寨子里也在大规模铺路,为开发旅游做准备。其实旅游开发硬件是一个方面,而软件更重要,希望这里留住原始的文明质朴,展示出民族好的一面,让年轻人远离牌桌,远离赌博。

一些孩子在玩耍,手里有球,这让我想起云南看到的留守儿童,显然这里条件要好很多,孩子们幸福啊。

天色渐晚,田里劳作的人渐渐都回来了,几乎每人都担着青草,这青草是用来喂牛的,担草进村的基本都是老年人。

有人说现在年轻人不喜欢种地,甚至也不会种地了,他们喜欢打工,不愿意守在挣不到钱的田头。就怕再过些年没有人种地,也不会种地了。

除了不种地,最怕的失去勤劳的本色,哪个民族都一样啊...

猜你喜欢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2016年终大总结,太精辟了
最黑的这些旅游景点骗局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
关于去西藏不可不知的九个常识
也许齐天大圣真的存在
为什么公司宁愿高薪招新人
他通天彻地,人不能及
幽默24条金句,呕心沥血的结晶
婆婆说话不耐听,你会顶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