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当地人才爱的奇怪食物

Via/译:Karen

从螨虫奶酪到红蚂蚁甜辣酱,这些出格的食物可能会让某些人不安。

口味可能是个问题,但这些出格的食物在某些国家的当地人看来只是“平常”的食物。

在问答网站Quora中有这样的提问:“有什么食物是在你国家很受欢迎,但外国人却不能接受的?”答案从螨虫奶酪到毒蘑菇都有,这些食物你问不同的人,可能有人认为是美味而有人却觉得恶心。下面有几个排名最高的:

1.法国

寄生在美莫勒奶酪中的细小螨虫,成为了它的一种风味。

当然法国的奶酪闻名于世,不过美莫勒因为其“独特”(不是为了让人心惊胆战)的发酵处理而独树一帜。巴黎的Camille Feghali这样形容它:“我来自法国北部的里尔地区,当我放久以后看起来有点像生锈的颜色。有些不知情的人吃了我的外壳,觉得我像其他的奶酪,但是如果他们知道……”

然后她就展示了一些螨虫在奶酪里随意地钻来钻去的照片,让整个外皮都布满小孔。在6到18个月的时间里,螨虫帮助奶酪发酵成一块带有泥土和肉汤芳香的硬质奶酪。

2013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暂停了这种奶酪的进口,认为如果大量食用可导致过敏反应。

2.墨西哥

墨西哥种植玉米已有7000年的历史,因此也就不奇怪墨西哥国内有数之不尽的烹制玉米的方法,但是没有一种像huitlacoche那么特别。

Huitlacoche,或者叫玉米黑粉菌,是一道由菌类做成的墨西哥菜。

来自墨西哥蒙特雷的Alejandro Reyes解释:“Huitlacoche是玉米受到寄生菌的侵害。”

也叫玉米黑粉菌,玉米芯膨胀像蘑菇那样生长,收获后烹调,带有木头、泥土的味道。

Reyes说:“通常会夹在油炸玉米粉饼中吃……我个人就不喜欢吃。”

3.东南亚

在很多国家都喜欢用鸡蛋做早餐,但不会像东南亚那样煮鸭仔蛋。这道早餐是煮熟的鸭仔胚胎,放在蛋中供应。

鸭仔蛋是煮熟的鸭仔胚胎,以盐或醋、辣椒和洋葱调味。

来自菲律宾达义市的Alyanna Ghia De Guia描述吃鸭仔蛋的正宗方法,先敲碎蛋壳,加入所有重要的调味料。“最常见的是粗海盐,由档主提供的,”她说,“另一种比较辛辣的是醋加辣椒和洋葱碎,鸭仔蛋的档主也会有。”

然后就把开口弄大点,把蛋黄吃掉,“然后就到鸭仔,也吃掉。”她说。

“从我西方朋友的反应来看,对他们来说这是想想都不可接受的事情。”来自越南现居奥兰多的Tran Quyet Thang如是说,“但在越南你可以在几乎所有的传统露天市场找到,每条街每个转角处都有。大部分的越南人都吃过,有些还天天吃。其实这很有营养,尤其对小孩来说。”

4.芬兰

假的羊肚菌,有些人形容它有一种古怪的甜的枫树味,它很美味,却同时也是致命的。剧毒蘑菇在大部分的欧洲国家都是禁止的,但在芬兰,菌类是一道美味佳肴。

这就需要精巧的加工处理来去除大部分的主要毒素——通常需要干燥和高温煮至少两次。但这一处理还不能除掉所有的剧毒化学物——副作用可以是反胃,也可能是因代谢敏感致死,各种都有。

假的羊肚菌含有剧毒化学物质。

“在芬兰我们有关于正确处理这些蘑菇的有效教育,我们从没有致死的个案,甚至连中毒都没有”芬兰来的Kari Autero如是说,“但这些毒素靠近也会影响你,因此你甚至不能在购物时将它留在车内。”

做好的蘑菇通常用作意大利炖饭或奶油意面酱。

5.美国

不要让名字误导你:洛矶山生蚝和海没任何关系。这道菜是美国农场的发明,主要原料是奶牛睾丸。

“通常会包在面粉里炸熟,吃起来很有嚼劲,有时里面会砰地爆开,”家乡在蒙大拿的Leslie Venetz说:“这道菜好吃极了。”

洛矶山生蚝,或者叫公牛睾丸,通常包裹着面粉炸透。

俄勒冈州的Thane Wegner还有其他烹调建议:“我最爱的烹调方式也是最简单的,切开那层薄膜直接放在明火上、加热的石头或金属板上烧,然后就可以吃了。”他说。“其他人更喜欢和鸡蛋一起炒做早餐,有些人喜欢放在前菜里取代香肠。”

6.印度

印度甜辣酱很受欢迎,可以加到食物中调味。但在印度中部恰蒂斯加尔邦的部落有一个叫做chaprah的独特食谱。

“这种特别的甜辣酱用什么做的?红蚂蚁和它们的蛋!”来自海德拉巴市的A S Ramprasad说道,“准备这种chaprah,要先将红蚂蚁晒干,加入辣味和甜味调料,然后这个甜辣酱就可以佐餐了。嘎嘣脆。”

Chaprah是一种由红蚂蚁干制成的甜辣酱。

7.委内瑞拉

在这个南美国家,食物本身不太独特,但烹调方式很特别。

“我们用谷类(像黑豆、扁豆等各种你能说出名字的)加糖吃是很受欢迎的。如果可能的话要加很多很多的糖。”Eliezer Saul Briceno-Gonzalez这样说。“有些人还发展出把谷物和盐拌着吃,但老实说,如果不甜就不是委内瑞拉菜了。”

委内瑞拉常用像扁豆之类的谷物拌糖吃。

委内瑞拉境内的糖已经变少变贵了,让部分人转而吃不加糖的谷物,但这并没有改变Briceno-Gonzalez的口味,即便他在不同的国家。

“有次在厄瓜多尔,我意识到这是100%的委内瑞拉做法。”他说,“我用黑豆拌米饭和烤肉,然后问他们要些糖,侍者吃惊地望着我,我笑了并不得不解释到这是我们国家的吃法,在那里这是很平常的。”

8.英国

对英式马麦酱的观点天差地别,甚至连生产它的公司都用“要么爱它,要么恨它”作为广告标语。浓缩的酵母具有很强的咸、鲜味。有些人喜欢(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有自己心爱的版本),有些人则不(丹麦曾一度在2011年禁止这款开胃菜传播)。

(英国马麦酱的广告标语是“要么爱它,要么恨它”。)

“加在热吐司或者黄瓜片三明治中,绝对是美味。” 来自布里斯托尔的Charlie Mitton如是说。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它。“我的法籍女朋友就不让我放在家里。”Mitton补充道,“她觉得它恐怖极了并视之为美食界的噩梦。”

来源:www.nhzy.org

标签:法国

上一篇:台肇事游览车装暗锁?或成乘客罹难主因!

精彩推荐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Queen S原型?这个富二代名媛只
揭示现代社会阴暗面的插图
印尼诡异习俗,每年挖亲人尸骨
法国泥浆日 参赛选手变身“泥
当你在想活着是为了什么的时候
曾被国人复制的奥地利天鹅小镇
迪奥蓝调之夜美破天际
6个儿子不愿承担70老母亲抚养
下一个简-铂金?想做云淡风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