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扬州看火烈鸟 美Cry了

这次游览的地方叫扬州茱萸湾动植物景区。整个景区自然天成,浓荫密布树影婆娑,三面都是水流潺潺。或许又是城边子的缘故,除了鸟鸣禅叫,安静优雅的如入无人之境。

我找到一些稀物地产,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是个野生动物散养地,除了几种具有杀伤力的猛兽(虎、熊等)之外,其余的动物都没有严格的栅栏分割,完全可以随意走动,偶尔,竟恍惚觉得自己是身在遥远的非洲某地闲游,于是乎,我也竟然有了几次和动物们会面的意外惊喜。

为了突出重点,简明扼要,我还是挑选几个游兴段落来表述,先睹为快。

满街寻觅小吃,乘车去找茱萸

扬州逗留的日子,去了不少地方。

茱萸湾算是其中之一。因为出行时间排在了扬州城内古街老巷、园林博物馆之后,有了走进大自然怀抱,与日月同辉,和山水共融的惬意自在。

从瘦西湖旁边的过客国际青年旅舍出来时,刚好过了早餐时间。周边本来就缺少吃店,我就决定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发现当地美食同时,也正好能节省时间。

周边的小吃店鳞次栉比起来,早餐时间也仍在继续。我选了附近的“必吃居”进去,盖因门前挂了一幅“中华名小吃”的招牌。

不大不小的店面,坐了七八成的吃客,看上去以当地人为多。我寻食单而去,上面的确是有不少扬州的名小吃,于是专拣名字略微有点怪的先来品尝。蟹粉馄钝一碗、三丁包一个,还有一份什么小菜(我忘了),出来时,已经艳阳高照。

坐上32路时才稳定下来。车上没几个乘客,沿途也没上来几个,起初两侧还是建筑店铺,人流熙攘,很快就走离了热闹市区。道路平坦一路南行,绿色的原野夹杂着零散的屋舍纷纷后退,偶尔有车经过,也像稀客一般让我撇去一眼,没想到这段路程这么安静,也有了去偏远地方长途旅行的感觉。

估计是快到终点的样子,公交车驶进一个道路狭窄的小镇子。说是小镇子,是因为它是从扬州东郊河畔的一个小村子发展起来的,小村子已经两千多年了,因为家家户户有房前屋后种植茱萸的习俗,竟然成了当地的特色和标志,也由此得名茱萸村。

当地人并没有因为茱萸遍地而富裕起来,而是因为开挖了一条水沟,通江入淮的邗沟。春秋晚期,吴王夫差开始在茱萸村开挖沟壑,到汉朝吴王刘濞时期,对邗沟进行了拓凿,史称“茱萸沟”。起初沟壑并不宽阔,只是用来小船运载,随着时间流转,已经被拓展成水流湍急足以航运运输的茱萸运道,小村子的经济状况也随之逐渐改善并有扩大。

从地形图上察看,茱萸村基本呈三角形轮廓,邗沟差不多将村庄环绕起来,形成很大角度的转弯,所以,有了后来“茱萸村”变成“茱萸湾”的叫法,而三角形的顶头,当然就是茱萸湾的湾头。

车子终于驶出街巷,开到终点停车场。我这才发现,除了一位在此居住的先生之外,只有我一个正了八经来游玩的游客。

这情形有点意外,却让我游兴大增。没有啥不好理解的,难得有那么大一片鲜翠欲滴的原生态园区,都在恭候我的大驾亲临,心里都美翻了。

和司机师傅问了最后的收车时间,我就直奔售票口,美滋滋地进了景区。

非洲居民火烈鸟

园区展示板的信息告诉我说,茱萸湾景区面积达50公顷,我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大板块来进行游览,或许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最大限度地了解这个地方。为了不走回头路,冤枉路,我从园区的右首进入,在湾头停住,然后循着左首路线返回景区入口。而三角形的中间地带,基本被珍惜动物博物馆、CS真人实战场地和茂密的树林给占领了,我从左右两侧不时关照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其实,反过来也可以,只是最初的感觉没有那么奇妙而已)。

景区的开门景致是一大片水域,远远望去水波荡漾涟漪微起,模模糊糊看到有黑的、白的,带花纹的影子慢慢移动,知道那是一些水禽,可究竟是哪方神圣,我走到近前才看的清楚。

鹤鸣湖的南端长满了茂盛的莲荷,荷叶肥大郁郁葱葱地铺在水面上,鲜艳的莲花或盛开或含苞欲放从绿蒙蒙的叶片间探出头来,隔着青灰色的石质围栏,艳丽芬芳的莲花妖娆的令人目炫。

不加思索地我就奔荷塘而去。株株荷茎细细柔柔地深扎进水塘里,托着大出好几倍的荷叶轻轻摇晃,那荷花的粉紫色叶片以及鹅黄色的花蕊比照分明,极为吸睛,而叶片上也都离奇般地有了一撮咖色的叶末……打开镜头咔嚓了几张图片,我转身一看,惊讶的有点张口结舌。

本以为这里也就是个荷塘月色,荷花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可是,有一种国内罕见的动物闯了进来,细胳膊细腿,长长的颈项,对了,就是长脖子,圆乎乎的身材,满身的粉红色,如果静止不动,倒也恰是朵朵莲花盛开,让我觉得像是另一番“映日荷花别样红”。

这只是鹤鸣湖的一个边角,有水榭栏杆和整个湖面区别开来,像是一块独立田园。我立刻被吸引了过去,除非去地中海沿岸,或者是东抵印度西北部,向南到达非洲的肯尼亚,还是很难见到火烈鸟Flamingo的身影,而眼下,二三十只纯种非洲火烈鸟,忽然间活灵活现地从眼前的水塘冒了出来,着实让我这个爱旅行的人喜不自胜呢。

不要怨我忽略了荷花的所在,此刻,火烈鸟才是上宾。这种美若天仙的家伙,通常远离世俗,生活在咸水湖沼泽地带,和一些泻湖里,吃食如此简朴,主要靠滤食藻类和水中的浮游生物,就有了美丽的容颜,和体态优雅的身姿,想想也是够神奇的了。

我开始一个个细细打量起来,每个都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有的单脚独立于水中,像个芭蕾舞演员长时间静立不动;有的扭动脖颈梳理丰厚的羽毛好不慵懒自在;有的两两相对,耳鬓厮磨,像是交流着什么信息;有的独立一隅旁若无人观天望景;还有的三五一群,凑在一起,姿态各异,像是在讨论抑或是在密谋什么决策……

忽然,有一只火烈鸟走动起来,步履轻盈地踩着水波,留下清晰流畅的水纹,我聚精会神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就在我觉得无聊时,它美丽的头颅突然扎了下去,然后又迅速钻出水面,嗯呀,一条小鱼在它的嘴边晃动,那是它的战利品啊。

我很奇怪地有了幻觉,以为自己不是在扬州,而是身处肯尼亚大片的沼泽地,数不尽数的火烈鸟一会儿成片地扑棱棱飞起,一会儿又呼啦啦降落,当我靠近时,它们就围在我的四周没完没了地歌咏,好似我这个贸然的闯入者是它们期盼很久的天外来客。

那一瞬间,我真是有了非同一般的情绪感受。

池塘畔停留了不短的时间,这样开场着实不赖,让我兴致勃勃起来。转身离去前再去寻觅火烈鸟,竟是那般伶俐曼妙,修长的四肢加上细长的脖子,每个体态动作都优雅起来,无法掩饰的婉约贵族范频频泄露,让我看到甜蜜和远方——

或许是无比稀罕,日落时分告离茱萸湾前,我又走到这里,眼前的景象如奇幻大片般发生了突变,先前看到的纯色水塘,此刻倒映着天边火焰般的炙热彩霞,火烈鸟的衣装也像是被涂抹了油彩,由娇嫩的肉粉色变成了深浅不一的铁锈红色,恰如片片绯红般的云纱飘落水面,让周边的景物都黯然失色。

“一定要去趟地中海、西印度,或者肯尼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去原产地探访这些美丽不可方物的家伙,也是必须要前往的呀。

标签:扬州

上一篇:6个方法帮男性诊断前列腺癌

精彩推荐
12家东京书店 打开阅读者的朝
在关岛,过一个活力新鲜的夏天
中国旅游日 济源亮相2017中原
王室风云:便宜也有好货
《大明屯堡》强势回归
有水垢的水好,还是纯净水好
保护口腔的5个好习惯
刘亦菲王子文都爱上了这抹蓝
2017流行单品in&out指南
陈赫首谈与许靖离婚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