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旅行 从法国普罗旺斯到瑞士日内瓦

在所有的交通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巴士,一定要是坐位的那种。

坐飞机,我没安全感,遇到颠簸的时候,每次都会在心里默默祈祷“神啊让我再多活点时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再顺便把前世今生快速过一遍,生怕飞机掉下去了。

坐火车,因为坐得太多太多,所以火车是我最讨厌的交通方式,没有之一。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喜欢巴士旅行,坐在靠窗的那个位子,困了睡一觉,醒来,听听音乐,车窗外就是风景,惬意无比。

阿维尼翁,AVIGNON,一个我到了这个地方还会把名字念错的地方,至于接近法语的英文发音,有不少的外国人来帮我纠正。

还好,现在,我终于记住了她的名字,因为我喜欢这里。

如果说每一个天主教的信徒都知道他们的教都是在梵蒂岗,那么有必要知道法国南部罗约河畔还有一座教都,就是阿维尼翁。

十三世纪末,罗马政教各派的斗争,让教皇不得不迁居到阿维尼翁。所以,阿维尼翁有着属于她的历史。

传说,800多年以前,15岁的牧羊少年贝内泽做了一个梦,梦里受到了神灵的启示,所以在梦醒之后,他决定在罗纳河上建一座桥。

他开始了艰难的建桥历程。

历时八年,终将闻名的贝内泽大桥建好,虽然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这座桥成了罗纳河下游唯一的桥,也成了欧洲中世纪的杰出建筑之一,但却没逃开被水冲垮的厄运。直到今天,她从最初的22个桥拱,仅仅只遗留了4个桥孔。如今的贝内泽桥,成了阿维尼翁的地标之一,代表阿维尼翁的明信片上,和代表阿维尼翁的城市介绍,都会看到断桥的各种身姿。

我在阿维尼翁一个人呆了三天,来回于TVG车站和市中心,和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一起,排排坐在马路边吃比萨,喝可乐,发发呆,看看蓝天和来往的行人,一天便过去了。

一个人的时间总是很漫长,有时候一整天也没说上一句话。虽然很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但偶尔也会感受到孤独。

特别是当我迷路在骄阳似火像迷宫一样的马路,连个问路的人也找不着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那种前所未有的沮丧和无助感,就像一千只蚂蚁一样,不仅仅撕咬着我身体的每一处,连我的灵魂都几近于被吞噬掉,那一刻,我开始不解,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鬼地方,甚至会怀疑自己,为什么会旅行。

一个人的旅行,看上去是一件很浪漫也很自由的事情,这一点,西方哲学论里的事物两面性可以非常完美的诠释,在享受着一个人的浪漫情致的时候,同样也会承担着各种负面的情绪,这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来与自己战争。要克服掉这样的负面情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事实上,这不如人生吗?徘徊,质疑、矛盾、快乐、痛苦……各种各样的元素混合交杂,要选择过下去,是开心的活着,得过且过,还是自暴自弃,全凭自己决择。

所以,我这种乐天派的人充分显示出了优势,原本才被太阳晒得发晕情绪糟糕的我,居然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公交站,巧的是,车子刚好停在路边,我欣喜若狂。

坐上冷气充足的公车,来到阿维尼翁的老城,买上几张明信片寄了出去,马上,我的情绪便变好了。

老城里有一个很大的TOUR CENTER,我对这些游客中心赞不绝口,工作人员不仅会非常耐心的帮你讲解周边的交通和特色景点,还一定会告诉你你现在的位置,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他们一定会帮助你找一条最合适的交通线路,末了,还会微笑着送上一张免费的地图。

在游客中心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终于找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车站,在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工作作人员来柜台,慢悠悠地开始她的工作。

我告诉她我要去瑞士日内瓦,她给了我一张小纸片,让我写下地名。我写下GENEWA后,递给她,她开始在电脑上查询。

两分钟后,她终于打印完车票,她非常认真的向我确认了时间,然后起身,把我带到屋外,指着一个小车站说,明天早上8点,你就在这里等着,对应车牌号就可以了。

来普罗旺斯的行程只是临时起意,在这之前没有做过任何的行程,我也不知道从阿维尼翁要如何才能到瑞士,所以,买完巴士票,我心里如负释重。

把这张车票像宝贝一样放在包里,我安心的开始在老城转悠,老城门口有一个古建筑,门口有许多的鸽子飞来飞去,它们都不怕人,我坐在石椅上,它们跑来我脚边嬉戏着,就好像这里才是属于它们的领地。

阿维尼翁不愧是旅游城市,这里的城市WIFI信号非常好,我利用WIFI上网查了一些行程,我拿出车票准备核对到达地时间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车票上面的目的地写的是西班牙。

我当时便傻眼了。

我抓起背包便向车站冲去,这里是欧洲,他们下班的时间早得让人无法接受,连餐厅一到下午五六点,都会关门打徉。

来到车站的时候,那个卖票的女人还在,当她看到车票上写的西班牙时,两眼睁得很大,然后“扑哧”一下笑了,对我说了个SORRY,把票撕了,重新帮我出票。

出完票,她开始一项一项向我核对,核对完后,她也松了口气,把票给我的时候,她一脸肯定的表情,向我保证,这次,一定不会有错了!

我接过票,一看票,又一次傻眼了。

车票上面写是:GINEBRA。

我表示很不解,她说,没问题的,这就是瑞士的日内瓦。

我带着一百个问号,离开了车站。

回到酒店,我第一时间向我的德国朋友求证,他查了半天,才回复我GINEBRA是西班牙语,但他也非常纳闷,为什么我在法国买去瑞士的车票,上面会用西班牙语显示。

或许,卖票的女人,是一个西班牙人,或许,她是一个对西班牙语情有独衷的法国人。

我不得而知。

标签:法国 瑞士

猜你喜欢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
摩拜单车的盈利问题和壁垒问题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放138天的猕猴桃咋还硬?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有趣!斗牛犬紧抓车后座惊慌失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