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花花世界,我曾来过

若有几份浪漫心,谁都喜欢花,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采撷一朵花,插在女人的耳鬓处,他便觉得女人像花儿一样美丽绽放,有含苞待放之娇羞,有芬芳四溢之清香,亦有高洁、素净、雅致、浓郁之千秋。女人采撷一朵花,放在男人手心里,便想男人把自己放在心上,因为花似青春,烂漫似梦,如花似锦的年华自己也像花儿一样灿烂过。

摄影/蓝馨月

摄影/慢慢

有一个地方,不分春夏秋冬,四季花开,这个地方就是花开千百遍的篁岭。篁岭,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的是她的古色古香,不变的马头墙,红灯笼、古树、古院、深巷、天街,还有四季晒秋,陌生的是她的万种风情。春天,金色的油菜花层层叠叠的蜿蜒在山间田园,似菊花一样的黄,便似满村尽带黄金甲,不知吸引了多少过往的人们流连忘返。

花海,总是有一种魔力,她让无数人魂牵梦绕,让男人的镜头总喜欢对着她,看她的一颦一笑,赏她的千姿百态。女人总是忘情的想拥抱着她,忘却凡尘俗世,倾心相随。

摄影/苏婷

摄影/苏婷

那一片花海,我有幸目睹过,她盛开在四面环山里,背靠石耳山,翻过最高那座石耳山便是浙江了,可她身处的位置却是在婺源篁岭,在篁岭,内心处的“忘尘谷”里。那里有溪水潺潺,有山间田园,那里开出的花,朵朵似深谷幽兰。那里的心形爱心田,像一面镜子,可以把自己的心暂且安放下来。

那里有一棵大树,近看是两棵树,远看是一棵树,但追“根”究底,它还是一棵树。那里油菜花开时,大多游人蜂拥而至,他们都是奔着花海去的,有的是寻儿时的记忆,有的纯属于是为了见她的美丽与芬芳。也有人,等人潮褪去,独自面朝春暖花开,静静守望、鉴赏。

摄影/野冰

在篁岭,有很多很多的花,总是一波未谢,一波又起,好多好多的花,游客没见过,若是遇到有人向我问起花名,我也经常说不出名字。我也曾向种花的阿姨们打听这些花的名字,可花种太多,我想记住她们的名字,也是需要用心去把她们一一装进脑海里。游客匆匆,花也匆匆,再后来我就不打听了,如老树所说:“花开也就开了,何必问她姓名。人世从来无趣,天地却总多情。”

摄影/蓝馨月

同样是在篁岭,有些花,没有刻意去了解她的花名,但同一种花问的人太多,我不知不觉也记住了一些花的芳名。有一种花,她的花色没有油菜花远远的看上去耀眼,可慢慢地走近她,便会觉得有一种步入佳境之感。她同样是紫色的身躯,同样是草,只是有一种紫色的草叫薰衣草,而有一种紫色的草叫马鞭草。马鞭草有很多别名,比如:野竞荆芥、龙芽曹、凤颈草、蜻蜓草、退血草、燕尾草……在篁岭,她叫什么草不重要,我只知道,初见她的容颜,便是心中的普罗旺斯。

摄影/江放

摄影/蓝馨月

篁岭的柳叶马鞭草,初夏盛开,花期颇长,从六月初到八月末。花色柔和,淡淡的紫色,恰似女子淡淡的微笑,温婉美丽,恰到好处。花开似一把小小伞,叶为柳叶形,十字对生,茎为正方形,全株有纤毛。微风吹拂,放眼望去,像众多摇曳生姿的女子撑着油纸伞缓缓走来……

摄影/江放

摄影/蓝馨月

人生的选择很重要,有人也许千里迢迢去看异国风光,风尘仆仆来回,也许看到了,也许没看到!而我选择闲庭信步在篁岭乡间小路散步,看到了大红大紫的花的同时,还看到了云山云海。别人轰轰烈烈的选择有没有给他惊喜我不知道,而我平平淡淡的选择总是在给我惊喜。我只是偶尔散步,偶尔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仅此而已。

摄影/蓝馨月

摄影/蓝馨月

人生的脚步,匆匆又漫长,走走停停,总会在某一个转角处回首,每一回首,沉默深处,却是千万言语。那些花儿,五彩缤纷,格外娇艳,我知道她们朵朵美丽,也知道她们亦会朵朵凋谢,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最后只想说一句:你的花花世界,我曾来过。

摄影/张雨潇赢

上一篇:你要嫁到尼泊尔

精彩推荐
章子怡的演技,无可挑剔
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冷知识
男子偷拍妻子出轨证据
舐犊情深!袋鼠妈妈临死前试图
九寨沟地震吴京发文祈福
《快本》这是要搞事情
《欢乐颂2》幕后花絮
顺治帝竟曾向一位大师问大清国
一招让你永久告别烦人的热水壶
张大大爆一线女星在校期间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