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姐妹愁学费 父亲:去大城市看看,改变命运

“家有姐妹花”原本是一件幸福的事,两个孩子一起读书,一起成长,一起考上大学。可对于来自济宁市任城区的双胞胎姐妹王大留、王小留来说,考上天津师范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两人每年三万元的学费着实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压力倍增。

从小形影不离,报考同一所大学

公布高考成绩那天,王大留和王小留姐妹俩很高兴,作为“艺考生”,她们分别考出了510分和514分的成绩,考上大学几乎没有悬念。

高二那年暑假,王大留和王小留姐妹俩决定参加“艺考”。

“高二结束时候开了一次家长会,我爸听说可以通过‘艺考’考上一所好学校,就让我们俩学了影视编导。”王小留说,俩人的成绩在班里算中上游,但如果想考上好学校,还是挺难的。

对大留小留来说,选择“艺考”是一条有些艰难的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上大学也想一起,所以考的都是同样的学校。”小留说,为了省钱,艺考的时候,大留小留只留在省内参加了专业课考试。姐妹俩最终都拿到了天津师范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艺考合格证。

“因为知道我们家条件差,在外面考试的时候,亲戚朋友会悄悄给孩子钱,有些时候我知道了,就会让她俩都记下来。”大留小留的母亲朱淑荣说,等她俩有能力了,一定要一点点还回去,不能欠人家的人情。

父亲的话改变了,她们放弃的念头

7月13日上午11点,在家附近卖香油的朱淑荣骑着三轮车从外面回来。“孩子姥爷原来是开香油磨坊的,后来磨坊拆了,我们也租不起门面,就在家里的园子里磨香油。”朱淑荣说,13日一上午都没开张,最多的时候一天也就赚二三十元。

朱淑荣不是不想去外面打工赚钱,可不识字让她有点恐惧外面的世界。“稍微走远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哪里还敢出去打工。”朱淑荣说,之前孩子也需要照顾,等俩女儿上学了,她要试着出去找点活干。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大留小留的父亲在市场上当搬运工。“因为有时候凌晨两点就出门,为了不影响我们休息,爸爸就在门厅里打地铺。”说起父亲,王小留的眼圈有些发红。

成绩公布后,达到本科分数线的大留小留一度想要放弃本科提前批投档的天津师范大学。“我们俩觉得学费实在太高了,也想着报个普通学校。”王小留说。

但是,父亲王录军的一句话让姐妹俩打消了放弃的念头。“爸爸说他和我妈都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就想着让我们姐妹俩去大城市看看,改变命运。既然考上了,就不能轻易放弃。”

学费愁坏一家人,姐妹俩相约暑期打工

大留小留还有个读职业高中的弟弟,一家五口人蜗居在济宁市任城区博古庄小区,院子里还保留着之前香油磨坊榨油用的炉子,房顶被油烟熏得黢黑。“房子六十多平米,是孩子姥爷留下的。”朱淑荣说。

确定了录取学校可以说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现在唯一愁的就是每人每年15000元的学费。“两个人三万元,这还不包括生活费住宿费。”朱淑荣说。

趁着暑假,大留和小留已经在琢磨到外面打工。“最近准备出去打工了,能赚一点是一点,解决点生活费。”小留说。

家庭的清贫并没有让两个姑娘放弃对未来的追求。“我们俩一起长大,将来还想一起考研继续读书。”小留说,她们要让爸爸妈妈有好的生活,不再为家庭困难抬不起头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许亚薇

来源:news.southcn.com

猜你喜欢

从怀孕到生子要办哪些手续
日本电铁推猫站长造型巧克力
为什么公司宁愿高薪招新人
百慕大魔鬼三角可能是通往平行
伦敦举行新年街头游行表演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考古学家发现五千前来自太空的
2016年终大总结,太精辟了
冷宫里的生活究竟什么样?
让你变得越来越丑的三个睡前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