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人被骗国外打黑工 昼伏夜出住狗窝

“出国务工一个月能收入1600美金”。在几年的时间内,一个仅有初中文化的“蛇头”涉嫌凭借诱人的谎言,成功组织了七批次11人以旅游或商务考察名义偷渡至土耳其、以色列、美国等国“打黑工”。这些受骗偷渡者美丽的发财梦非但没成真,反而变成了噩梦。

等要出国时才知拿的是旅游签证

潍坊青州市南张楼村是远近闻名的出国务工村,村中过半的青壮年都曾到日本、韩国、美国等多个国家务工。

2013年前后,多名村民通过贴在村里的广告得知了做务工代理的李某,李某开设了一家名为青州市佰国行信息咨询服务中心的公司,以信息咨询的名义在潍坊招揽出国务工人员。

2004年到2007年间,村民刘亮(化名)曾经通过正规渠道到韩国务工三年,从事厨师工作,每个月15000元的收入让刘亮尝到了甜头。2012年年底,刘亮找到李某,要求办理出国务工,而这次甜头没尝到,苦头倒尝了不少。

2013年5月,刘亮接到李某通知,说手续都办妥了,交上6.5万元就可以到土耳其务工。“直到要走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给我们办的不是工作签证,而是旅游签证。”

刘亮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说,临走时李某递给他们签证,签证上他唯一认识的就只有一个数字“15”,随口问了一句是什么意思,李某说是旅游签证。刘亮当即表示不走了,李某则极力劝说。“我知道出去打黑工会被查,而且工资也比正常的要少,当时我就不想走,但李某不急不慢地劝说,说是到了那儿会给我转签证。”

那么,为何刘亮无法办理工作签证?潍坊从事劳务外派工作多年的薛先生称,正规出国劳务公司必须要在商务部门注册备案,“而且欧美国家基本不需要国外的劳务人员,他们必须解决本国的就业。”所以去欧美国家打工,无法办理工作签证,黑中介只能让偷渡者办理旅游签证或者商务签证入境,然后再“黑”在当地。

被骗出国打黑工白干几天就被撵走

初到土耳其,一名温州人介绍刘亮到一景区的酒店里当厨师,由于没有正规的务工手续,刘亮工作十天左右就被餐馆赶走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竟成了常态。

“当地一些餐馆就瞅准了我是打黑工,白干上几天餐馆老板就以没有合法手续为由赶我走,也不给工钱,一个月换了仨餐馆,还经常碰上检查的。”无奈之下,刘亮回到负责接他的温州人那边,并联系李某要求回国。李某表示会给刘亮重新安排工作,安抚刘亮起码在土耳其待一年。

“后来才明白,他是在拖延时间,不让我们回去找他退钱。”刘亮说,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是住在温州人安排的一个“狗窝”里,十个人挤在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里。环境差不说,白天还不敢出去,只能在晚上偷偷摸摸找个小超市买个面包、买包烟,然后再回去躲起来。

“没挣到钱,也只能少吃少喝,一天就只舍得喝一小瓶矿泉水。”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刘亮又等到一份工作,攒够了机票钱,才返回国内。“我自己有厨师证,本来打算出国凭本事赚点钱,没想到遭这个罪。”

与刘亮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同村的杨兵(化名),2013年初,杨兵同样是在李某的安排下,和寿光的一名村民到土耳其务工,李某承诺,每个月可以有1600美元的收入。

“我一到土耳其就看出这个事儿不对劲了,我们打工的酒店只在每年5月到10月营业。”杨兵说,再联系李某时,他就说干几个月就好了。

在土耳其的几个月里,杨兵与同伴每个月只能领到800美金的工资,因为是打黑工,还经常被克扣和拖延支付。

“蛇头”仅初中文化电脑能力让民警折服

众多受骗的偷渡者在出国后很快就识破了李某的谎言,纷纷回国寻找李某,然而却难觅其踪影。不是电话打不通,就是办公室不开门,这样,很多偷渡者放弃寻找李某。

今年3月24日,潍坊边防支队接到了从土耳其回国的李斌(化名)及其妻子的举报。自4月7日立案起,潍坊边防支队侦查队调查发现,自2012年11月至2016年5月,李某先后组织青州、寿光、诸城等地群众七批11人以旅游或商务考察名义偷渡土耳其、以色列、美国、新西兰等国打工或探亲,其中李斌夫妻被包装身份赴美国打工被拒签后,又非法滞留土耳其打工而后返回国内。

5月27日,李某被抓获归案。在李某的办公间内,办案民警现场查获假公章13枚,偷渡人员假结婚证、假房产证、假在职证明、假学历证书、假车辆行驶证等身份包装材料600余份,其中甚至有派出所的公章。

办案民警介绍,李某的包装技巧很高。诸城一名地道的农民在5月份被李某包装成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的副总偷渡,该农民护照上西装革履,形象与企业负责人比较相符。办案民警在侦查初期发现,偷渡人员护照上的照片与本人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在后期调查时才发现,李某会根据偷渡人员的情况对其进行包装。例如将偷渡人员的照片发给照相馆进行专业PS修图,而且会告知偷渡者在临行之前一段时间对皮肤进行保养。

令人惊奇的是,策划组织多次偷渡的李某仅有初中文化水平,其操作电脑的能力让不少办案民警都折服。

目前,李某已被批捕。不过,李某坚称自己并未组织他人偷渡,具体案情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偷渡渐呈“蚂蚁搬家”式

潍坊边防支队侦查科王晓明介绍,从李某组织的七次偷渡以及近段时间查获的偷渡案件来看,近年偷渡的形式已经往多频次、小规模的方向发展。

案件中,李某采用“蚂蚁搬家”的形式,一个一个来,收费从6.5万元到12.5万元不等。

“一次就偷渡一两个人,不但后期难以取证,而且从出入境记录上也难以发现端倪。”王晓明说,以往偷渡到日韩等国的案例,人员数量比较大,相对集中,有的“蛇头”买条船就可以从威海等地将大量偷渡者送到国外,而这种形式风险大,加上近几年海警、边防等都加大了检查力度,大规模偷渡形式已经十分少见。

另外,办案人员在此案的调查中发现,偷渡出去的人员有的在境外依旧与李某保持联系,利用QQ、微信等形式与李某沟通外国就业形式与经济状况,与李某相勾结、协作,继续组织人员偷渡。“以往的电话沟通十分不便且费用昂贵,网络联系的便利给‘蛇头’和偷渡人员提供了方便。”王晓明说。

来源:news.southcn.com

猜你喜欢

男子帮女友还贷后恍然大悟
张歆艺发文指责医生反被吐槽
波轮和滚筒洗衣机哪个洗衣服更
中国古代十大神器有哪些
7个信号告诉你身体垃圾已超标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看看慈禧的奢侈时尚生活
异物呛入气管,这样的救命方法
历史上断后的四大姓氏
洋葱泡醋:清血管、防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