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树下,山歌去哪儿了?

还记得小时候,家门口路边的李子树下,每到擦黑过后,总是会有一群年轻男女,或者依靠在李子树干上,或者在树下找一块石头作为凳子。刚开始说说笑笑,随后传来清脆悠扬的山歌声。

虽然我还不知道她们唱的内容是什么,大人也只是再三嘱咐道:”小孩子不要去听这些东西,长大了就明白了!”但是那旋律,始终在成长的记忆中环绕。

长大了,李子树还在,也明白了小时候大人说的话,但是歌声已经再也听不到了。目前只有在布依族比较集中的寨子,才可以欣赏和体验到这古老的传承。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今年春节过后,借一个闲暇的日子,捎上堂弟,驱车到位于关岭县断桥镇的一个布依族寨子集中的地方——木城河周边。听说河边可能会有唱山歌的比赛,这是我们此行的动力。

自古以来,山歌是布依族人很古老的文化传承。小河边、山坡上、苞谷地里、赶场天、秧田里、村头大榕树下……都会传来悠扬而朴实的歌声,或情侣间吐露心声,或邻里间谈论家常,或迎接远方亲戚的劝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现代布依青年到外面打工,很多父辈的传统,被渐渐遗忘。

古榕树下,我们没有看到成群的歌者,金灿灿的油菜花,将初春的榕树芽子映成了同一片金黄。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我们沿着木城河寻找,岸边总会有一些苍老而挺拔的榕树吸引着我们。仿佛在告诉我们,就这这些榕树下,曾经记载着布依人山歌的片段,曾经优美的歌声已经被记录在木城河碧绿的波浪里。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从木城河到下游,被称为打邦河。除了偶尔发现岸边的榕树外,没有遇到传说中的的歌者。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通过同当地人咨询才知道,其实我们已经走过了,而且是很巧妙的从我们需要去的地方经过。了解后才知道,我们之前经过一座桥,叫“木城桥”,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的一座桥。那个村子叫木城村,周边直接称之为“木城河”,这也是我们走错的原因。

驱车返回木城村,在村里面的一颗古榕树下,这里已经被建成了旅游接待中心。古榕树旁边是木城民族陈列馆,陈列着布依族人的很多历史点滴,当然,也会有山歌的历史。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我们对陈列的内容不感兴趣,所以径直来到木城桥附近。因为我们回来的时候看见木城桥附近聚集了很多布依人,很有可能是准备唱山歌的节奏。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果不其然,逐渐聚集了一群身着布依族传统服饰的人。其中有一个拿着一张歌单,大家围绕着她,开始练习起山歌来。

原来,这是一场唱山歌活动的前期排练。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虽是排练,我们也不枉此行。小时候的旋律再一次呈现在我的耳边,是那么的亲切,又是那么的陌生。之所以陌生是因为这种亲切感已经太久远了。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只是这次体验的并不是小时候那种闲时就有的随意的对歌。也许在平时,木城河边的稻田里,或者周围的山谷中,都会传来清脆优美的布依山歌旋律。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排练完,待歌者散去,了解到唱山歌比赛今天不会举行,我们决定打道回府。因为了解到最新消息,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关兴公路有一座桥,在桥的附近修建了一个观光带,很多布依人会到这里去搞活动,甚至比唱山歌还具有更加丰富的内容。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果不其然,这里的布依人将传统的布依族舞蹈和现代的广场舞相结合,独特的民族服饰加上现代的舞曲,呈现出别具一格的民族风。那满是布依人特征的笑脸上,写满了多种文化融合所带来的喜悦。

摄影/布依人蒋仕伦

天色已晚,整天的热情逐渐散去,留下的是布依人特有的民族服饰的背影。

猜你喜欢

金蛇修炼成仙,广布恩泽却下场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墨西哥城,第五个太阳照耀昨日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男子拒绝自己父母看孙儿
这些时候,请你一定要收起你的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
别不承认,没有几个人真正希望
科学告诉你人死后发生什么事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