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深圳老房子 找回城市记忆 深圳古村落微记录

日前,随着湖贝旧改项目开工日期的临近,有着500年历史的“湖贝古村”存留问题牵动人心。”

深圳新闻网讯:日前,随着湖贝旧改项目开工日期的临近,有着500年历史的“湖贝古村”存留问题牵动人心。一些专家学者、相关组织、建筑设计界人士纷纷发声,呼吁保留湖贝古村,以延续城市文脉,留存历史文化记忆。

与此同时,深圳视频杂志《22.TV》制作团队也在关注深圳古村落保护的议题,着手拍摄“深圳古村落微记录”系列视频节目。此前,他们就已开始拍摄“深圳老房子大型系列电视文献纪录片”。这两个项目意在为深圳留下可以看得见的历史,记录从乡村到城市变迁的印记。相关学者、建筑界专家对这一举措纷纷点赞。

深圳鹤湖新居。 (零点星供图)

深圳鹤湖新居。 (零点星供图)

平均每月消失4个古村落

2006年,宝安区文管办公布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村落(含今龙华新区、光明新区)38个,龙岗区文管办公布(含坪山、大鹏新区)121个,共159个;加上罗湖、盐田、福田、南山区现存完整古村落(非城中村和社区),全市不足200个。深圳市本土文化艺术研究会名誉会长、民俗文化学者廖虹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1992年至2012年20年间,深圳消失了1000个村落,平均每个月消失4个。

随着湖贝旧改项目开工日期的临近,发展商最新发布的宣传片里,有着500年历史的“湖贝古村”几乎没了踪影,这引起了民俗专家、文化学者、建筑设计师以及社会上有识之士的担忧,纷纷发声呼吁保留湖贝古村。7月2日,“湖贝古村120城市公共计划”之“共赢的可能:湖贝古村保护与罗湖复兴设计工作坊”在深圳有方空间举行。一批长期关注深圳城市的专家、学者与规划师对湖贝旧改项目方案提出了优化建议,发布了“湖贝共识”。

北京大学视觉研究员、深圳零点星传媒控股集团董事长卢茂新表示,“深圳这座城市的更新速度太快,也许昨天你还见到的一个建筑或地标,明天就有可能消失不见了。所以,我们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为深圳留存记忆和记录历史文脉。”

于是,新媒体《22.TV》视频栏目制作团队着手拍摄“深圳古村落微记录”系列节目。位于深圳大鹏的千年渔村——鹤薮古村,广东不可多得的古建筑文化艺术天然宝库——凤凰古村,最早可追溯到明成化年间、具有500年历史的湖贝古村等,都在拍摄计划之内。卢茂新告诉记者,现在,深圳古村落共拍出8集,其中2集已播出,其余6集正在制作中。深圳仅存不足200个的古村落,都将纳入长期拍摄的计划之中。

深圳罗湖区笋岗村老围龙母神厅。 (廖虹雷供图)

深圳罗湖区笋岗村老围龙母神厅。 (廖虹雷供图)

古村落记录

深圳历史文化的多样性

深圳大学副校长、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凤亮表示,中国正处于快速城市化进程中,乡村的衰落和古村落的消失成为一个普遍化的问题。古村落对人类社会、人类文明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对文明有一种保存、记载、研究的价值。深圳有几百年的渔业史,更有几千年的文明史,深圳的文化是丰富多元的,如原住民文化、渔民文化、客家移民文化等,古村落的保留可以呈现深圳历史文化的多样性。

李凤亮认为,古村落不仅是历史建筑遗存,还是当代文化增值甚至再生的一个空间载体。“古村落的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古村落业主共同努力。政府是核心,因为城市的规划是由政府来主导的。政府应更多地从保留城市文脉、历史文化这个角度加强规划,对现有古村落的保护、使用进一步提出建设性的构想。比如湖贝古村引发的这次保护热潮,就开启了古村落挽救、保护、开发的一个新模式。”

李凤亮告诉记者,在深圳现有的古村落中,他对龙岗客家古村落和南山的麻磡古村印象深刻,尤其麻磡古村保留得比较完好。李凤亮同时对零点星传媒控股集团投入资金和团队拍摄“深圳古村落”微记录视频系列节目和“深圳老房子”大型系列电视文献纪录片表示赞赏。“拍摄古村落、老房子,这是开展保护工作的第一步。建议与专业人士合作,积极推进古村落的保护和影像文献的记录整理。”

“没有了乡,还哪有‘乡愁’”

据卢茂新介绍,“深圳老房子”分为宝安篇、龙岗篇等,自今年启动拍摄以来,已拍摄制作了广东四大名园并播出,社会反响良好。目前,正在拍摄深圳老建筑、老房子。深圳拍摄完毕后,计划向广东省内辐射,包括广州、东莞等地,接下来将向全国、甚至国外延伸拍摄。

卢茂新告诉记者,“老房子”纵向以建筑年代为线索,横向以碉楼群、广府民宅、客家民宅及其他特色建筑四部分将同类建筑类型进行比较。突出深圳保留数量最多、最具研究价值的广府文化建筑,着重对其规划、结构、建筑文化背景等进行分析,探索深圳文明的发展过程。

深圳市住隆市场策划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钟首农是龙岗的原住民,至今他还对幼时村子里的古井、壁画、石雕、祠堂记忆犹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移居香港的家族同胞将祖先留下的老房子拆除,建起了厂房。后来,钟首农自己也开始经营房地产,参与拆除了许多老建筑、老房子。“现在回想起来,后悔大了,那些老房子的壁画、石雕、木雕、青砖、灰瓦是真正的历史印记,蕴含着传统文化,现在的深圳已经完全没有乡村的概念了。没有了‘乡’,还哪里有‘乡愁’啊!”钟首农感叹。

湖贝古村在旧改中的命运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廖虹雷供图)

湖贝古村在旧改中的命运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廖虹雷供图)

来源:www.sznews.com

标签:深圳

猜你喜欢

考古学家发现五千前来自太空的
使用蓝色洁厕块相当于自杀
车险理赔12句不能说的话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穿越时空是否真的能变为现实
万年冰块夜华遇素素后内心戏好
从怀孕到生子要办哪些手续
驾照未满一年不能上高速
陕西28岁男子自杀跳井后悔
人点烛 鬼吹灯,一部网剧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