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像就可以阻止随地便溺的神奇国度

尼泊尔人的宗教和信仰,犹如他们额间的蒂卡(吉祥痣),神秘而多彩,充满无穷的魅力。

初来乍到尼泊尔,迎面扑来的是其浓烈的宗教氛围和独特的魅力。

尼泊尔宗教氛围的浓厚程度与和谐程度,堪称世界之首。宗教生活几乎是这个国家精神生活的全部。

摄影:登围墙(《诗意地旅行》公众号:dwqsydlx)

这是一个最接近神的国度,是一个万物皆神的国家。无论在繁华的都市街区,还是在僻静的乡村巷弄,无论是政府要员还是擦肩而过的山翁野叟,尼泊尔几乎全民有信仰。走在尼泊尔的大街小路上,三步一寺,五步一庙,不同的庙宇供奉着不同神明的不同化身,真可谓“神比人多、寺庙比民舍多”。可以说众神都眷顾尼泊尔,据说,在尼泊尔共有3亿3千万位神祇。

尼泊尔更像是一个为神而存在的国度。数不清的神庙与寺院、虔诚的普通信徒与苦行僧、空气中永远弥漫的香火气息与铜铃法器发出的叮咚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时刻提醒着我们:这个国家处处存在着强大的精神力量。仿佛尼泊尔的那只无处不在的佛眼,洞察着苍生。这种氛围一直伴随了我们的整个旅程。

摄影:登围墙(《生命之痒》微信公众号:dwq414)

尼泊尔人86.2%信奉印度教,7.8%信奉佛教,3.8%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其他宗教人口占2.2%。印度教与佛教和睦相处,并行不悻。尼泊尔既是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君主立宪国,又是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印度教是在婆罗门教的基础上,吸收佛教等的某些教义经过改革而成的。

两种宗教特别受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万物有灵崇拜为背景的密宗的影响,人们往往同时崇拜两种宗教的神。像尼泊尔这样一个人兼有多种崇拜和参加多种宗教典礼,这在世界上都是绝无仅有的。这种多种崇拜表现了尼泊尔人民在宗教信仰上的宽容。事实上,佛教徒视印度教三位一体的神为原始的佛祖的化身,同样地,印度教徒也视佛祖为毗湿奴的化身。

摄影:登围墙(《诗意地旅行》公众号:dwqsydlx)

每天太阳还没有出来,黎明的晨曦刚照进千家万户时,人们就开始了对不同的神灵的敬拜。男女老少便携带着奉献给众神的贡品,走到屋前房后就近的神塔或祭台,或走进街上古老的寺庙,在神像前敲钟,点油灯,掷谷物、钱币或者花瓣,往神像身上涂抹各色颜料。将吉祥痣点在前额上, 象征神灵的存在,印着民族的信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有这些姿态,个人已重复了千万次,众生已重复了千百年,人的尊严由此得到升华。人们把早晨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神灵。宗教是这个国家的灵魂,是凝聚不同阶层不同种姓人们之间的粘合剂。

摄影:登围墙(《生命之痒》微信公众号:dwq414)

我以为尼泊尔宗教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宗教与世俗生活紧密相连、水乳交融。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天,天蒙蒙亮,我就去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走了一趟。我爬上九层基座三层屋顶的Maju Dega神庙,很出乎我的意料的是,脚下偌大的广场上已热闹非凡,人流穿梭,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这是一般游客看不到的尼泊尔的“清明上河图”。

各色人员,怡然自得:有人前一天晚上就和衣睡在神庙屋檐下;有人正脱鞋进入神庙,向神明上贡;有人围坐在神庙的高台上,晒太阳,闲聊;而卖花的大妈面前铺满了金灿灿的万寿菊串成的美丽花环;卖菜的小贩从容地整理着自己摊上的菜,菜不是论斤而是论堆卖的。一堆多少钱。 没有叫卖声、没有讨价还价的争执声。这里的人们都悠然而安静,沐浴在清晨暖暖的阳光中。

摄影:登围墙(《诗意地旅行》公众号:dwqsydlx)

最神奇的是,从广场延伸出去的大街小巷里,走出吹打着各色乐器的穿着各种服饰的团体,他们举行着仪式性很强的小规模游行,仿佛过节一般。加上来自世界各地的举着相机或手持Lonely Planet的游客,等生意的车夫,还有那些群鸽或在广场上空盘旋翱翔,或扑哧扑哧飞到跟前啄食,或在神庙屋檐下悠闲地沐浴阳光。广场自然形成了一片热闹的市集,是鲜花和蔬菜的巴扎。

与其说这是皇宫广场,还不如说这是当地人每天过日子的大客厅,这里是尼泊尔人宗教与文化生活的缩影。宗教没有出离尘世的意思,在这个广场,神庙即是尘世景象的一部分,形而上的宗教空间和形而下的日常生活空间像血液一样彼此融合。广场奇妙地将宗教、政治、休憩、商业四大机能结合在一起,丰富、混杂而不失秩序,而且不需城管,有神管着。

摄影:登围墙(《生命之痒》微信公众号:dwq414)

宗教与世俗生活完美结合还体现在节日上。尼泊尔被称作世界上节日最多的国家。在只有比广东大一点的国土面积上,其全国各种节日每年多达300多个。 国家规定的法定放假节日超过50个。 尼泊尔的大部分节日是以宗教庆典为主的。

在这众神出没的地方,在这有信仰的国度,除了人,动物的幸福指数也很高。无论是杜巴广场的鸽子,还是博卡拉的乌鸦,无论是庙里的猴子还是满街的牛和狗,他们都享受着神仙的待遇。而且还有它们自己的专属节日。供奉神灵的食物,绝大部分都被动物们美美地吃了。所以,要投胎做动物就选择尼泊尔,衣食无忧,还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

宗教渗透到尼泊尔人的生活生产等各个领域,也给尼泊尔的建筑艺术打上了深深的宗教烙印。比如帕坦的千佛塔,用9000块巨型陶砖砌成,每块都刻有释迦牟尼佛像。美丽而神秘的建筑艺术,使古老的城市至今仍旧充满魅力。

摄影:登围墙(《诗意地旅行》公众号:dwqsydlx)

尼泊尔宗教最令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看待死亡的态度。

加德满都的Pashupatinath神庙是尼泊尔规模最大的印度教神庙,神庙旁边的巴格马蒂河是尼泊尔人生命流转的渡口,这里是印度教徒肉体的最终归宿。在庙前河畔的一堆堆火焰上的缕缕青烟,其独特的露天火葬,令不少游客感到惊讶、震动和纠结。对印度教教徒而言,死亡只是另一个轮回的入口,他们相信人死后尸体焚化灵魂能进入天堂,他们不畏惧死亡,重视来生及永恒不变的轮回。

我们去那天遇到了据说是一位权贵的火化仪式。来了好多人,没有捶胸顿足的恸哭声,没有声嘶力竭的呼唤,参予的人看起来都很平静,一切都是默默的。根据尼泊尔的习俗,亲属首先要进行一系列的宗教活动,然后抬逝者到河边沐浴净身,洗净前生的罪孽。逝者的衣服全剥了,光溜溜地来到世间,又光溜溜地离开世界。

摄影:登围墙 (摄于巴格马蒂河畔露天火葬场 )

干干净净不带走一根草一文钱一片云,来去匆匆,宇宙过客,回归自然。接着至亲抱起逝者,顺时针绕火葬台三圈,将逝者置于木垛上然后点火。火化通常需要大约3个半小时。逝者燃烧成灰后被冲入河中,顺流而下,随波逐流而去。站在河边,看着肉身在烈焰中逐渐消失,看着一个个生命随烟升起,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体会着生死的含义。这里是许多外国游客必访之地,也是许多人不愿甚至不敢长久伫足之处。露天火葬场,让活着的人从火与水中看淡了生死。

摄影:登围墙。 巴德冈“神牛节”人们倾城而出的盛况

尼泊尔还有一个特有的宗教传统,那就是活女神库玛莉。尼泊尔人认为库玛莉是神在人间的化身,人们依照严格而繁锁的程序从民间选出活女神,然后送进庙里,接受人们的供奉。活女神的挑选程序非常繁琐。库玛莉必须是从四、五岁女童中精挑细选,这些女童全都是释迦族的金匠或银匠的女儿。库玛莉的身体必须要完美无瑕,要符合三十二项规定的特征才行。全身不得有疤,不能流过血。

博卡拉:男女老幼额头上的吉祥痣(登围墙摄影)

在尼泊尔这片宗教信仰极其浓厚的领土上,宗教荡涤着人们的心灵,宗教的力量无处不影响着当地的风俗人情。

最近有一篇文章《尼泊尔用神像阻便溺》报道: 尼泊尔一地方政府最近为阻止当地居民在新建政府大院围墙下随地大小便,出奇招在墙上贴满神像画。由于尼泊尔人普遍敬畏神灵,尽管附近都没有厕所,亵渎神灵的事也万万不可干的,所以在政府大院周围便溺的人数大为减少。此招收效甚佳。宗教的影响可见一斑。

这就是神的尼泊尔。

摄影:登围墙(《生命之痒》微信公众号:dwq414)

猜你喜欢

甄嬛最厉害的一步棋一箭四雕
输液管里进气泡到底会不会要人
盘点人类未来九大威胁
当你缺钱时,你会明白很多
单身女性旅游的10个禁地
中国古代十大神器有哪些
量血压,是测左臂准还是测右臂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这天下第一缸究竟有多大
素素变成白浅交给我们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