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栖迟待君来

也许是以前太过孤陋寡闻,直到置身于湘西,才知晓边城有着太多的过往,那颇受争议的“青帕苗王”龙云飞,令人生畏的放蛊、赶尸等神秘巫术……

清晨到的吉首,转车至凤凰,来不及停歇,便跟着导游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在山江博物馆(青帕苗王的府邸),那绿郁葱葱的墙面,令我无限瑕想。但国庆假日, 游客总是太多,终于在看演出时间寻了个空档,独自站在院中想像着那些曾经发生在小院的往事,那有着传奇历史的龙云飞,曾经是否在这小院中深思,曾经在这小院徘徊。

鬼斧神工的苗人谷自然风光秀美,民俗风情浓郁。尤其是苗王洞,龙云飞带领起义失败后的住所,苗王洞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优越地势,如今开发了的道路也只是仅够一人行走的木板。攀爬于洞内阶梯,行走于狭窄潮湿的木板上,恐惧感自然而生。试想,曾经的他们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是怎样的攀爬与跳跃,才能在山洞之间往返;曾经的他们是如何克服洞内的潮湿与黑暗,才能生存下来;而被迫大住在洞内的龙云飞是在何种隐忍下带领他们走出困境。不知晚年的他走向错误道路时是否记起过苗王洞的生活,是否仍记得栖居在苗王洞时的信念。

在经过平湖泛舟、攀爬苗王洞、穿过一条200米的隧道,经过第二次坐船,来到了凤凰最古老和最后的苗寨—早岗苗寨,在繁华的凤凰古城映衬下,这里显得格外贫穷落后。导游阿哥告诉我们,早岗苗寨的苗民不知道硬币是什么,让我们购物或者是给小孩钱时别拿硬币。吃午饭时,看见一所小学,估计是这所苗寨里唯一的学校,上下课仍然用着最原始的手敲铃,而那些孩子们眼中充满期盼与向往。

也许我们这些游客的到来,很大程度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影响着他们,但作为蚩尤后代的他们,对于我们炎黄子孙始终有着一股天生的敌意,不过种敌意随着时代的变迁与融合正逐渐消除。傍晚时分重返古城,夜宿沱江边,阳台上便可观沱江夜景。沱江的夜晚给人一种迷离感,江边不时飘来歌声,那些忽远忽近、似有若无的歌声令人不由的泛出伤感。那些在凤凰寻梦的文人、歌者、画者,都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但他们有着相同的心愿与梦想。也许未来这里会出现更多的左立,甚至超越左立。

想起篝火晚会现场书写字画拍卖的那位书画家,他没有笑容、没有话语,毫无表情的完成了几幅作品。他的确给了我一种傲骨的感觉,但他的行为似乎有些折了傲骨,也许是被生活所迫,也许是家中变故,也许是我感觉错误。在漫步回去的路上,有几个游客在放河灯,我也应儿子的要求买了一只小船,点燃烛心,让它随着沱江的水游向远方。儿子在岸边随着小船奔跑,眼中满是兴奋与期盼,看着他我有一种平和的感觉,确实我也该到了平和的年纪,是时候品味云淡风清了。

清晨的沱江终于恢复了她的宁静感,只有在此刻才能完全体会到古城的感觉,也只有此刻才能感受到那曾经的等待。承载着厚重历史和文化的跳岩静静的矗立在江中,等待着人们往来。他经历了太多往事,乾嘉苗民起义、辛亥革命凤凰光复起义、解放战争等都把跳岩作为进攻凤凰古城的主要通道;沈从文、黄永玉等文学艺术大家,也是从跳岩走向世界的。我也忍不住在跳岩上往来一回,不知是无心还是天意,身穿白色裙子的我在跳岩摔倒了,万幸的是只是受了点轻伤,没有被江水冲走。

下午,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这次凤凰之行算是一趟开心的家庭之旅。内心深处有些许不舍之意,停留时间太短,没来得及细品古城韵味,就让我带着些许遗憾离开这座古城。

毕竟记忆中有遗憾才会更深刻。正如翠翠和傩送的爱情,正如龙云飞的传奇人生,正如这残旧的跳岩。如果龙云飞没有晚年的错误,我们或许不会为他惋惜,也正因为他的缺点,拉近了他与我们普通人之间的距离,他的错误,能让我们感受到他是真正曾经生活过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再执着的追求唯美,更不再一味苛求他人,但始终无法宽容自己。我想,是时候放下了,那些不该属于我的,何必去强求;那些我不喜欢的,何必去争取。纵使无法得到认可,纵使无人能懂,也无须心有不甘,只要自己懂得就够了!

未来,我也许会再次来到古城,静静的待上一段时间,寻找静谧,寻找平和。

标签:凤凰

猜你喜欢

驾照未满一年不能上高速
有趣!斗牛犬紧抓车后座惊慌失
郑州现1500斤“猪王”
反季节蔬菜到底能不能吃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野生江獭宝宝亮相:母慈子孝
骑大象,看它们的先辈都为吴哥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父亲11次要钱,最后一次换来女
年薪百万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