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艺术的“周生与蝶”

“周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周生与蝶”是事物的双生态,繁华世界的安生立命与追梦的洒脱。一个人很难平衡这两种状态,很欣赏“58ART青年艺术家成长计划”策展人之穆周行的话,艺术创作是很私我的东西,艺术家应该低头看自己;有人低头看自己,那么抬头看广阔世界就应是策展人。策展人宛如“周生”,艺术家亦如“蝶”,信任、交托与发展的共生体。

“天圆地方”,方盒子水立方与圆形的“鸟巢”遥相呼应,位于北京城市中轴线北端的两侧。在水立方内,一层的游泳馆与四层“艺水空间”相呼应,德智体美的和谐发展。

水立方四层空间展厅,引来游人驻足观看,为世界瞩目的水立方增添一股高雅艺术的气息。空间的设计宛如水滴,线条流畅给人十分舒服的感觉。

与时尚前卫的艺水空间相呼应的是十位80后艺术家。人生的而立之年,亦是最具艺创造力的阶段,想想当年罗中立32岁画出中国最有名的油画《父亲》;陈丹青27岁时创作他的代表作《西藏组画》;梵高所有的油画都是37岁之前完成的。青年人努力地为后人创造着今天的美术史。

朱玲 迷蝶

花鸟画是个微观世界,山水画是个宏观世界。朱玲是想把微观和宏观的世界都放在一个画面里。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画松鼠,就是无缘由的想变身成这只松鼠,走进春天,走进自然里。享受寂寞,赏花扑蝶。”

央美才女朱玲特意介绍画中的石板,那是从日本园林设计师兼禅宗法师枡野俊明的园林中借来的一块石板。枡野俊明认为,园林是一种特殊的精神场所,是心灵的栖居地。朱玲的这块石板上栖息着“松鼠梦蝶”的惬意。

莫里加 假植

央美男神莫里加的《假植》,这些是城市的树,被人类的意念所左右。不会像森林里的植物那样独立面对自然的伤害,恣意的成长。城市的树,被人类保护,亦被人类修理,它们是“假植”。

莫里加的作品吸引观展者细细品读,诚如策展人罗忠学所说:“艺术家需要的是舞台,这也是‘58ART青年艺术家成长计划’发起的原因和存在的意义。”

胡春伟 《观复》

为了展览把毕业延迟的人大硕士胡春伟,虽然是个90后,但是作品相当有特点。《观复》系列是描绘家乡淄博。胡春伟说:“我的家乡淄博,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工厂与生活区没有过多的界限,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对这样的题材有特别的喜好。小时候骑着自行车,骑着骑着就进了工厂。现在,我拿着相机去工厂找题材,却被七八个保安围起来,问我是干什么的。现在,工厂人有了更强的安全意识。”胡春伟拍了1000多张作品,慢慢的寻找灵感,家乡就在笔下。

展览的背后是,艺术才子经常扛着比自己还高的画走上六楼,个中辛苦只有自己知道。或者说,有几个人敢于像胡春伟一样,在展览与毕业之间选择前者。有趣的花絮是,采访的时候,本想找个安静的空间。空间找到了,一回头胡春伟不见了。只好去展厅找他,原来他要做展前发言,独自躲在角落里背诵讲演稿。

靳志强 山水林居

艺术家靳志强让我记住的,不是他的画,而他的人。他很实在的说:“我到现在还不太会发电子邮件”,“这个展览太好了,我还没来过水立方呢……”或许是他在开玩笑,而我实实在在地相信了。至少,我身边的美女记者也露出了欢颜。

策展人罗忠学说:“艺术家某种意义上是手工业者。离电脑越远,创作越好。”靳志强和他的山水作品,就说明了这点。如唐诗般的意境,空灵之美。

郝文静 上善若水

郝文静喜欢用宁静的灰色,然后有一点点亮光,她希望让观者有压迫感 。因为看的时候会很压抑,再仔细看会有一些亮光,希望若隐若现。诚如她说:“都有迷惘的岁月,都有艺术无法支撑生活的时光。”

艺术总是能让人沉浸其中。

超有镜头感的宝贝,话说摄影师拍了20多分钟,小宝贝一直保持着注视镜头的姿态。将来未必能成为艺术家,倒有可能成为演员喔。

艺术生活化,走下殿堂的艺术作品更受欢迎。水立方外面太热,一楼太嘈杂,四楼的画廊真的是不错的地方

上一篇:厦门日月谷,都市有桃源

机票超售成行业“潜规则”
走进最后的净土年保玉则
甘南,值得一去的藏地
河南省两个最宜居的城市
墨西哥少女15岁生日意外获千人
一个逗比华人的新加坡生活
不想成为可怕的买家秀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患上了癌症
有超过6条症状,说明你已经病
高颜值星二代 格温妮丝帕特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