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古城,去远方 寻故乡

大学之前,扎根在张家界的深山里,凤凰古城是故乡,也是我能抵达的最远的远方,那时候的凤凰,像是刚从沈从文先生的笔下走出来,梦幻却又真实,是我最喜欢发呆的地方。

后来,离开家乡,看过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凤凰却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这一次,从定居的苏州出发,跨越1600公里,历经12小时,转换5种交通工具,穿越蓝天与丛林,走在镇远的街头,虽是初次抵达,却处处伴着熟悉,一如记忆深处的故乡。

镇远,一座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古城,地处湘黔两省三地,素有“滇楚锁钥、黔东门户”之称。史书云:欲据滇楚,必占镇远;欲通云贵,先守镇远。

因地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据之非常重要,故名“镇远”。随着历史的变迁,如今的镇远,已经不再是兵家重镇,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却安然的隐于时光中,守望着过去,也迎接着未来。

镇远其实不远,离我的故乡,离凤凰古城很近,只是因为黔东南多山,交通稍有不便。也正是这份不便,让镇远在凤凰喧嚣至此之时,还能保持本真。

沿着舞阳河行走在镇远,望着自然的风景,听着相似的乡音,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街边的小店里吃一碗米粉,热泪盈眶,说不清是被辣着了,还是这熟悉的味道戳中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这是故乡的味道,可是我,已经不习惯吃辣。

抵达时的镇远,正值端午,举办着的龙舟节,人们都过着春节之外最重要的节日,街头很热闹。可这种热闹,却不是被外来的游客带来的喧嚣,而是镇远原本的狂欢。

街道比寻常拥挤了些,可巷子里,却依旧安静。从复兴巷进去,古老的街道,斑驳却依旧雄伟的院墙,仿佛穿越了时光,走进了千年前的岁月。

只是,时间流逝,让镇远从年轻的将军,变成了白发的老者,看透了人世的种种,安然淡定,曾经冰冷的高墙,也变得温柔。

踏着青石板,一步步,走进小巷深处,走进寻常人家的生活。在全氏宅院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不寻常的宅院,建于清朝中期,依山而建,一个典型的歪门斜道,形成今天的特色建筑。

在门口张望,正值主人开门,热情的请我们进去参观,于是,得以窥见全貌。正在感慨这才是大户人家时,才知道,眼前所见保存下来的,只是原先的三分之一。

小巷深处有人家,每一座高墙,每一户人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踏着青石板,深入古巷,似乎能够触摸到千年的时光,听见故事的回响。

院墙里都过着自己的生活,生活中有柴米油盐,也有花。一树花长在院内,自然野性,一点没有城市中的花的矫情。

院墙封闭,人心却是开放的。遇见有缘人,拉会儿家常,就会请你去家里做客。那是最原始的热情。在城市,我从未见过对面的邻居,在这里,却能深入小巷的生活,被古城的人毫无防备毫无保留的请去家里做客,聊聊镇远,聊聊模糊的故乡。

这样的小巷人家,我愿意用一整天的时间探寻。

傍晚,寻一家地道的河边饭点,望着窗外的风景,吹着河风,吃着酸汤鱼,在烟火的气息中,感受古城的另一种美。

镇远的美,不惊艳,细无声,却能够在不经意间,一点点的渗透进心里。最后一天,对这座古城已经很熟悉,熟悉那几座桥,熟悉那几条小巷,可还是早早的起床,漫步其间,在热闹之前,静静的感受这座古城沉淀千年的静谧。

伴着迷雾,爬上山间,虽不能像在镇远空中一般,看见一个太极图,可也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镇远。

标签:张家界 凤凰

猜你喜欢

为什么丰都被称为鬼城
你的努力配不上父母的艰辛
关于腊八粥,它还有一个名称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他给老爸发短信说春节不回家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宇宙有可能就是一个大气泡
关于工作调动社保卡的转移方法
泡脚水里加3样宝胜过吃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