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像尼采一样激烈

胡卫齐的的作品,色彩激烈冲撞,对社会的审视如尼采般激烈。画作是艺术家精神世界的反应,幼年留守,成年独闯世界,因此画作对世界充满了拷问。

从798到东风艺术区, 一批又一批的艺术家在寻梦之旅黄金之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30岁的胡卫齐,选择在东风艺术区58ART艺术空间开自己的“错位”个展。胡卫齐将自己的绘画比作摄像师的镜头,记录了一个画者对于现世中的个体所处的生存困境的想象营造。诚如尼采所说:“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胡卫齐的画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他说:“《淘金之路》的创作缘起是从我记事起(九五年左右),周围大量的青壮年长辈从农村开始去城市打拼。在我幼时记忆中对他们的印象一直保持着:逢年过节时他们会穿着各种时髦的绚烂多彩的衣服以及提着各种我从未见过吃过的礼品从城市返回农村。对于一直留守在农村,从未见过外面花花世界的老人和小孩看来他们俨然是成功者。然而从我到大都市读大学开始才逐步了解到,其实大部分从农村来到都市打拼的青壮年(无论是从事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他们在都市的生活并非都是光鲜亮丽,而绝大部分更多的是灰暗。但逢年过节回老家时,无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不让老家父母担心,不管在外生活的多么灰暗,这批人都会不自觉的将自己打扮的像一个成功人士。而今我才明白这一批青壮年最后的结局要不就是消失的无影无终,要不就还是回到那个已经残破不堪,越来越无生气和活力的农村度过余生。”

胡卫齐说:“我用蛋壳画隐喻在这一剧烈的历史转型期这一批人生存的脆弱感和生命的易碎性。而作为第一批到城市务工者的后代,我们似乎还在延续着这种错位(不论你是很早辍学到城市打拼的打工者还是扩招之后的大学毕业生),我们的外在身份特征是新都市的移民,而内在身份特征依然是农村土著。在这种想象中的美好和现实的灰暗中存在一种剧烈错位。”

《幽灵》系列的创作动机来自于这种美好想象的都市新移民和灰暗现实的农村土著的错位身份。此种身份的错位是热切的美好希望和现实灰败的绝望的两扇平行之门。我们的现实生活是在这两种平行状态中来回拉扯,身份模糊而尴尬。

胡卫齐的《红缨枪》。尼采说:“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汉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画作强烈的颜色,令展厅仿佛蒙上了一层光。

互动,让观展变得更有趣。

把镜头转向胡卫齐的生活。"30而立"这句话太适合胡卫齐了,他今年要回湖南老家和父母一起过生日。带给父母的另外一个喜讯是,年底之前成家立业。恭喜艺术家。

在才华的引领下走向世界,房价却让人对都市生活望而却步。

猜你喜欢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近年来得甲状腺癌的人数激增的
《星战》博物馆将落户洛杉矶
芬兰机构将为无业公民无偿发钱
袁世凯怎样管理自己的10房姨太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身体哪些地方长痣能带来好运
揭秘人死后看到的虚无世界
儿子赖床被妈妈掀被叫醒
使用蓝色洁厕块相当于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