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木错:我和世界相忘一面湖水

我所说的纳木错是五年前更少人知,更原貌,静依念青唐古拉的一面湖水。岸边几排活动板房横竖围合,房子每个面交叉两条粗钢丝,套钢钉打入地下,四周修整一层青砂石,划出一片区域,大多店家是餐饮兼住宿,可能是觉得单营一业不靠本,要住宿一定会先请看了房间,你能接受他才敢接待。早上运来补给,傍晚带走垃圾,看着小鸟赶趟过来蹦蹦跳跳在砂石间啄寻残食,只觉得除了山湖,其他都是临时。放在个人身上,如仓央嘉措所言,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中午到当雄,正碰上运动会,半圈围栏半圈看台,圈住一块空地,就是正正式式一座体育馆,场上正赛马,尘土飞扬,座上人也情绪激扬,欢呼呐喊,藏区小城里难得这般热闹场面。

摄影/青童

想着要去纳木错,不敢多逗留,寻思先回街上吃碗面,进藏半个月,川菜已不愿见,光饭不是新蒸的也吃不下了,虽在家从不吃面,但面终究有口八九不离十的热汤。面馆进门就见藏家常用的高铁炉,一根粗烟囱伸出屋外,炉上坐口深锅下面条,炉膛烧着贴墙风干的牛粪团子,无数个小孔里升起无数朵好火焰,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我挪到炉边,玻璃窗外阳光也挨拢进来,空气里恍惚满溢温暖甜腻,幸福的让人忘了喘气。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进了景区大门,柏油砂石路有新鲜的味道。四周是偶有起伏的荒原,一眼无涯的薄薄黄绿,风迎面把心吹的飒飒作响,敞亮招展,此刻天高地阔。上了个山头,远远看见湖水,一群牦牛散落在湖岸的夕阳里。越往前走,霞光渐收,到了纳木错,已经墨染云朵。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四千七百多米的海拔,条件又简陋,很少人留宿,一栋小活动房,摆两张小铁架床,床头一个小旧木柜,一根细绳牵住一只白炽灯开关,一扇小玻璃推窗似乎从未推动,门关上,恰是个能透光的盒子。盒子后面是荒地,再远就是湖水深深。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八月星河,幽蓝迷眼,夜凉如冰,我把被子毛毯都严实裹上,缩成一团,还是感觉不到丝毫热量,外面灯火也灭了,月光清冷冷流过玻璃,我屏气凝神,风声越来越大了,一浪排过一浪,虎虎生啸,一群野狗踏风而来,声声狂厉,大地颤栗,屋围的石子也在瑟瑟发抖,野狗撕咬猛撞盒子,一下,一下,击碎我,心神俱裂。

宛如来处的几百个日夜,心有洪水,四下奔涌,无关门外酷暑还是寒冬,总是身僵冷汗淋漓,自己的洪水,终究只能自己沉默面对,任凭冲垮,任凭流失,一点点放弃,一点点觉知,一无所有,如释重负,归于清平。熹光渐明,野狗与月华同隐,我出了门,径直向湖走去,石子还是那般坚硬分明,白铁皮墙有点脏还是白铁皮墙,一切好似昨日初见,我也不似从前。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念青唐古拉体态袅娜,山尖如玉琢,山丘轻施粉,柔美清冷。湖水翠蓝剔透如水晶,一条白石子路蜿蜒深入,宛若一座天空之桥,联通水天。几头白牦牛,长发如雪,颈戴红项圈,耳坠五彩金刚结。转经路两座迎宾石如天外飞神,身披经幡,巍峨耸立,老老少少三三两两手摇转经筒的藏民慢慢走过扎西寺的金刚白塔,莲花生洞,眼神平和光亮,面色潮红。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摄影/青童

我上了崖,找了个稍平整的地方,靠着眯了会儿,阳光和暖,一位刚在湖边打过照面的藏族歌手正临崖放歌,声如雄鹰之翼,乘风而起,久久盘旋,这辽阔高远,把一切都打开了,青天在上,日月朗朗,牧民喇嘛,幡飞草长,而天地古今,就如同雪融雪生,水涌水平,金轮无声,没有忧惧痴恨,亦没有得失成毁,此时若觉动静,也不过是细微生命的潮涌不停。

摄影/青童

网友留言:

halloween costume:Yes! Finally someon writes about different plant species.

hgh:Good post. I learn something totally new and

young black porn:Hmm it loolks

猜你喜欢

从怀孕到生子要办哪些手续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冬天吃橘子居然有这么多好处
这样的人群不适合吃豆腐
同根相生花叶却永不相见的彼岸
2017全年国内赏花时间表
百慕大魔鬼三角可能是通往平行
香港男婴元旦0时0分出生
城镇户口子女能否继承农村宅基
地球10亿年后人类将无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