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 葡国菜的石榴裙

我有一种特异功能,能闻到千万里之外的美味飘香,并为之寝食难安。于是,乖乖地订机票,用周末两天时间去解馋。我为这一特异功能付出太多代价,不知哪天会懊悔。

澳门时尚的标志——新葡京

这次香味是从澳门飘来的,带着南欧浪漫的风情。葡国菜,我拜倒在它的石榴裙下,却找不到裙边。这还不够,安德鲁蛋挞还害得我回到厦门再也不吃向阳坊的蛋挞。哼,我要写下这萦绕舌尖、挥之不去的澳门美食记忆,来治疗自己的澳门美味后遗症。

海湾餐厅的咸虾猪肉

周五晚上,在澳门妖媚的夜色中,我来了。行李一扔(当然不是扔在街上),就到一楼礼宾部问那位个子比我还高的小姐,请推荐一家最、最、最好的葡国菜餐厅给我吧!她很同情地看着饿得话都说不利索的我,去海湾餐厅吧!为了体现五星级酒店的优质服务,她翻开地图,教我怎样走出酒店的门,往右拐,穿过一座天桥,去坐那个后来才知道已经改道的5路公交车。我那个急啊,心想等我坐车到那里八成“门已关,灯还亮,里面员工正吃饭”。

海湾餐厅终于到了,怎么像警察局呀?门口站着一个穿制服的很威武的保安,边上摆着一辆看来不能动的古董三轮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来显耀餐厅悠久的历史。

海湾餐厅风情

上到二楼,恰好有个靠窗的位置,桌子不怎么干净,显然是哪个幸福的人刚吃饱喝足了留下的印记。好在有一个服务生很麻利地收拾了残局,铺上了一块洁净的桌布。

我的胃虫们已经整齐地站在起跑线上,个个都以刘翔同志为榜样准备破纪录。可叹先来的是菜谱,每道菜都以三种语言标记:葡萄牙文、繁体中文、英文。我心里暗喜,不必去查汉葡或汉英辞典了。细看下去,发现中文也未必看得懂呀。茨茸青菜汤的茨茸是什么东东?忌廉虾汤的忌廉是什么玩意儿?不得不对照着英文才琢磨明白,这茨茸就是弄碎的土豆,忌廉就是一种奶油。

呵呵,我怎么像是来这里学习菜谱的?继续这样读下去,餐厅关门时菜也上不来。赶紧点菜吧,走个捷径,对服务生说,你推荐几道海湾餐厅最有特色的菜吧。他推荐了咸虾猪肉、非洲鸡,加上我指定的茨茸青菜汤。嗯,就这样,快、快、快上菜。

海湾餐厅风情

虽然有点饿,到底闲下来了,我去大堂里欣赏并辨认透明冰柜里诱人的甜点,免得吃饱之后还要继续学习菜谱。事实证明我的这个顾虑是多余的,吃撑了的肚子哪有空间可以容纳这些“蛋白梳芙蕾”之类的甜点。

吃的具体过程暂且略过,重点说说这咸虾猪肉的震撼力。我从小到大吃过的猪肉要比我的体重不知重多少倍,在天南地北吃过的猪肉美味至少也有上百种吧,现在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将我昏睡多年的猪肉味觉弄醒呢?澳门海湾餐厅的咸虾猪肉居然做到了!

要不是有几片红辣椒点缀一下,端上来的咸虾猪肉真是相貌平平。夹起来放入嘴里,印象立马改变。这香烂醇厚、不柴不腻的肉感,简直如同令人一见钟情、欲罢不能的尤物。正像《爱就爱了》歌中唱的:“爱一旦发了芽,就算雨水都不下,也阻止不了它开花。”

咸虾猪肉

咸虾猪肉原是葡萄牙人喜爱的菜式,在澳门已经基本上失传。海湾餐厅的老板飞曼华凭孩童时的记忆将它挖掘出来,一跃成为餐厅的招牌名菜。咸虾猪肉的烹调关键就在于咸虾酱的制作,还有它与梅肉(即五花肉)焖煮的火候和时间。我无比好学地向服务生打探其中还加入了什么香料?他摇摇头,看样子像个知识产权的守卫者。

海湾餐厅确实有一位葡国菜的守卫者,那就是老板飞曼华。这个女人在澳门是个传奇人物。且不说她的曾祖父是葡萄牙派驻澳门的总督,父亲娶了中国女人,生下她这个中西文化的混血儿,仅她懂事之后所做的几件事就已令人对她刮目相看。17岁自作主张退学到餐厅打工;18岁参加首届澳门小姐比赛;22岁到政府当公务员……澳门回归前,她开了海湾餐厅,推广具有飞家个性色彩的葡国菜,并因其在澳门旅游餐饮上做出的成绩,2002年被澳门特首何厚铧授予旅游勋章。

海湾餐厅的忌廉虾汤

从海湾餐厅出来,走几步,就是妈阁庙,华灯映照下那一片红墙绿瓦艳丽无比,庙前广场由碎石子铺成波浪状,不远处就是水波荡漾的码头,真是散步消食的好地方。来前做了功课,知道妈阁庙已经500多岁,是澳门最古老的寺庙,当年葡萄牙人从妈阁庙附近的海域登陆,问当地人这里叫什么,得到的答案是“MACAO”,从此成了澳门的英文名字使用了许久。我在妈阁庙前散步,也得出一个答案:在海湾餐厅吃饱,在妈阁庙减肥,耶!耶!耶!兴奋过度,请读者原谅。

香艳的安德鲁蛋挞

一早醒来,肚子不叫,怀疑昨晚吃的是自助餐。到二楼餐厅看了一下,哇,真是自助餐,快逃。服务生在后面喊,早餐免费啊!免费又怎么样?昨晚我看着诱人的甜点,眼睛想吃,肚子不想吃,结果没有吃成。现在是眼睛不想吃,肚子也不想吃,我有什么招。

走,搭车去路环岛,吃安德鲁蛋挞去!路环是澳门半岛南面的一个小岛,从澳门半岛搭巴士过去至少要半小时。路环没有著名的景点,却有最著名的蛋挞,被誉为澳门第一美食的安德鲁蛋挞。让人惊讶的是,这种具有标志性意义的蛋挞在澳门并不是到处都可以吃到,非得到路环不可。正因为不能随时随地吃到,所以刚出炉的安德鲁蛋挞就成了每个馋者的美梦。

安德鲁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他不想把自己累死,才固守着清静的路环,每天定时定量烤制蛋挞,卖完为止。没想到2006年10月,他清晨慢跑后死于哮喘病,以另一种方式累死了。命运作弄人啊!

安德鲁蛋挞

安德鲁走了,他的蛋挞店还在。小店很温馨,像个家似的。点了两个蛋挞,一杯柠檬茶。有意识放慢品尝蛋挞的速度,努力放慢到电影中慢镜头的程度,耳畔传来抒情的音乐。然而,美食当前,理智是脆弱的。两个蛋挞像变魔术,一下子就变没了,暗骂自己怎么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其实,我前两年在里斯本吃过地道的葡式蛋挞,犯的也是同样的错误,蛋挞像流水线作业一样下了肚,除了好吃,说不出所以然来。

服务生,再来两个蛋挞!今天非吃出所以然来不可。蛋挞底托为香脆的蛋酥层,单吃它一定跟吃盘子差不多,最难做的要数上面的蛋黄层,以香滑柔软,甜而不腻为最佳。为了在口感上比葡式原始蛋挞更胜一筹,安德鲁蛋挞配方里多了忌廉的身影。蛋黄是最难伺候的东西,对烘焙技巧的要求十分严苛,安德鲁显然深谙其中的奥秘,既让焦糖在蛋挞表面留下点点烧焦的外表,吃起来又没有丝毫的焦味。

安德鲁蛋挞

澳门还有一家蛋挞店也非常著名,叫玛嘉烈蛋挞,是安德鲁的前妻开的。这对夫妻如何反目成仇有不同版本,估且不探究。玛嘉烈离婚后最伤人的一招,不是开蛋挞店与安德鲁唱对台戏,而是将安德鲁视为至宝的蛋挞配方卖给了肯德基。不过,全世界人民都要感谢玛嘉烈,因为她的有私奉献,我们不必千里迢迢跑到路环,就能吃到安德鲁蛋挞了。

回厦门后,我特别到肯德基吃蛋挞,感觉味道很接近了,甜而不腻做到了,香滑柔软却略嫌不足。或许因为里面混合了安德鲁与玛嘉烈的爱之苦涩,所以无法与路环岛上的安德鲁蛋挞清风般的单纯味觉相媲美。

安德鲁蛋挞店

船屋餐厅的海鲜烩饭

在路环岛漫步,不能不钦佩安德鲁选择居所的眼光,这是多么迷人的小岛啊!绚烂近乎放荡的凤凰木,丰茂得欲一手遮天的假菩提树,偶有古寺、教堂、楼房点缀其间,逛累了随处都有石凳可歇脚。我慢悠悠地晃荡着,天上的乌云却奔跑着,直到撞到一起化作一场倾盆大雨。

船屋餐厅的葡国风情

没想到看一场雨也能把自己看饿了。雨脚稍歇就奔向巴士站,回澳门半岛觅食去也!在澳门最著名的赌场葡京酒店下车后,另找了一部的士,欲到议事亭前地附近的新帆船葡国餐厅。可爱的出租车司机很郑重地劝告我别去这家,菜贵味贱,每次载了从这家餐厅出来的食客脸色都不大好看。

开始我还将信将疑,不会司机与新帆船有仇吧?或者他想给我推荐一家他亲戚开的?聊天之中,我发现他评点起澳门知名酒楼来头头是道,有我吃过的,听说过的,也有陌生的。聊着聊着,我就不把他当司机了。同是美食爱好者,相见何必曾相识。这时车子已经快到新马路了,我说,去船屋餐厅吧!司机给这家餐厅的评价是客人吃完出来就像在葡京赌场赢了一把。

船屋的杂菜汤

船屋餐厅离海湾餐厅很近,昨晚酒足饭饱之后已经到那里探头探脑过了。下车才一分钟,又惊又喜的感觉就包围了我。惊的是船屋没有位子了,喜的是船屋的超旺人气说明它一定是好餐馆。老板说,过一个小时再来吧。可是,我已经不舍得离开四处飘香的船屋了。让我站在这里等好了。

不知是我的痴情感动了老板还是吃饱的食客,不到十分钟就腾出一张小桌。点菜!服务生根本不跟我说中文,只好又抱着菜单认真学习起来,葡式海鲜烩饭、炸马介休球都是船屋的招牌名菜,点了。服务生的回答再次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炸马介休球卖完了,喜的是海鲜烩饭还有。

船屋很像南欧的小酒馆,穹形的梁柱像波涛似的,洋溢着古朴浪漫的情调,据说有好几部电影曾在船屋取景,现在轮到我来取景了。拍完照,我开始祈祷海鲜烩饭早早上桌。等候必然如约而至的美味是幸福的。我很想自拍一张幸福的照片,怕被别人认为是乡巴佬,于是作罢。

船屋餐厅的葡式烩海鲜饭和椒盐虾

先是闻到一阵香,马上就看到了激情四溢的海鲜烩饭,蜜色的米粒间有金黄的蟹脚、红白相间的斑节虾仁、紫边的淡菜若隐若现。入口如被海浪席卷,味蕾漫天飞舞。我想,大凡能将最普通的菜肴做得人人叫好的,必定有独家特技。船屋海鲜烩饭的奥妙之处在于烩饭时添加的汤底是家传秘方,加入香料并长时间熬制。船屋的另一道名菜“蒜蓉炒蚬”亦以汤取胜。船屋老板是土生葡人(也就是生在澳门的葡萄牙人),很保守,当有人出高价向他买熬汤秘方时,他坚称绝不外传。不像玛嘉烈将独家秘方一卖就卖到跨国集团,让蛋挞香飘四海。

当我吃完海鲜烩饭、椒盐中虾等,开始品尝焦糖鸡蛋布丁时,回头一看,船屋大门外竟然还有痴情的人儿在等待着。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二点。很想找船屋老板,劝他卖了家传秘方,造福全世界的美食爱好者。冷静想想,这种念头太革命化了。倘若没有了对远方美食的向往,人生岂不是多了一种缺憾;倘若没有了对闻香识异乡的渴望,旅行岂不是没有了美丽的借口。

焦糖鸡蛋布丁

标签:澳门

接收到跨越30亿光年的宇宙信号
为啥原来的孩子比现在的孩子好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蒲公英泡水喝的好处、禁忌与搭
情人节:愿无岁月可回首
雍正帝最爱的不是甄嬛
世界上最伟大的少女心
怪不得孙连城喜欢看宇宙
这个非洲原始部落也是醉了
大便粘马桶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