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涅瓦大街现场体验俄罗斯战斗民族血性

涅瓦大街对于中国人来说很陌生,但在欧洲,它和香榭丽舍大街齐名,就我个人喜好来说更偏向于涅瓦大街,原因就是街两边的建筑,沙俄印记极为突出的建筑。这条4.5公里长的大街在我两次的圣彼得堡之旅中,一共用双脚丈量了四次,总共18公里的长度。

欧洲著名的街道我都是用双脚来丈量,切身感受它们浓郁的文化色彩,巴塞罗那的感恩大街,马德里的卡斯蒂利亚大街,里斯本的自由大街,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等等,都是展示其文化的生动窗口。我最长的一次行走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新年夜,整整把贯穿赌城的拉斯维加斯大道走了好几个来回,总共7个小时的时间。但我还是要说,涅瓦大街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大街,没有之一。

有人说它是世界最美的街道之一,有人说它世上绝无仅有,说得没错,因为历史的原因,这里的街道建筑是那么的整齐划一,这条长4.5公里的圣彼得堡主街道,宽度有25至60米左右,从涅瓦河畔的海军总部一直延伸到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横贯莫依卡河、格里博耶多夫运河运河以及丰坦卡河,它是圣彼得堡市最古老的道路之一。

它修造于1710年,最初是作为连通旧海军部与诺夫哥罗德、莫斯科之间的道路,在沼泽之中被开辟出来的。1776年以后,它被称作涅夫斯基大街,成为圣彼得堡最热闹最繁华的街道,聚集了圣彼得堡最大的书店、食品店、百货商店和最昂贵的购物中心。而且还可以欣赏到各种教堂、名人故居以及历史遗迹。整条大街的建筑不能超过冬宫的高度,这也是涅瓦大街建筑整齐的原因。

我的四次徒步丈量涅瓦大街之旅两次在夏天,两次在冬天,也可以这么说,三次在白天,一次在晚上。通过徒步的方式让我看到了不同的涅瓦大街景色,也使我更加喜欢上了这条有着浓厚文化底蕴的街道。

第一次是在夏天的凌晨,说是凌晨其实就是夜里,因为圣彼得堡夏季的黎明是从不到四点开始的,我能从凌晨四点的酒店里走出来,完全是由于两个多小时以前圣彼得堡黄昏的阳光实在太充足,让我没法入睡,迷迷糊糊了两个多小时就又迎来了圣彼得堡黎明的刺眼阳光,为了抗议圣彼得堡的极昼索性罢睡,迎着圣彼得堡的朝阳大步向着涅瓦大街走去。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因为街道上的行人和北京清晨6点多的街道没什么不同,虽不能说是熙熙攘攘但至少可以说人来人往。

和北京不一样的是在这条大街上整夜都能看到赛车的年轻人,他们把自己的汽车进行改装,每一辆车都是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从你身边极速驶过。有意思的是这些赛车只是改装专业,赛车本身并不专业,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家用轿车改装而成,我甚至还看到了中国产的第一代奇瑞轿车发出“吼吼”的怪叫从我身边疾驰而过,这种车恐怕在今天中国的大街上都难以见到了吧。

所以到俄罗斯旅游,甭管在哪个城市,哪怕偏远的伊尔库茨克,只要住在市区的宾馆里,一定要注意的是千万别订靠着大街一面的客房,虽然景色很好,但一到夜里,拔掉消音器的汽车排气管里的轰鸣绝对让你的休息时间在痛苦中煎熬。

白天的涅瓦大街呢?和北京的西单、王府井一样人潮汹涌,但别忘了,西单和王府井才多长?我不敢说整条涅瓦大街都是这么多人,但起码从起义广场到去往冬宫方向涅瓦大街的尽头都是人头攒动的单一画面。像所有的欧洲城市一样,这里到处都是表演行为艺术的卖艺者,人体雕塑依然是这里的主题,但不得不说的是水平欠佳,一眼就能看出是在表演而不是一个雕塑矗立于街边。

我在巴塞罗那的兰不拉花街曾经看到过一次人体雕塑表演,你猜真到生命程度?这么说吧,在一群人围观还有在雕塑前的钱盒子里都是零钱的情况下,我依然认为他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雕塑而不是什么人体艺术表演。

直到他为了吓唬一下前排的小孩突然动了一下,故意改换成狰狞的面目冲着孩子,我这才发现他是个街头表演艺术家。但即使这样,看着他刚刚改换的新造型我又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怎么仔细打量还是一件街头雕塑品嘛!自打有了在巴塞罗那的经历,以后甭管去哪儿我都会对街头人体雕塑表演的水平嗤之以鼻。

还有一个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涅瓦大街上居然也有个女孩举着个求拥抱的纸牌子,让来往的陌生人拥抱自己一下。难道西方人还需要这样吗?他们人与人之间的拥抱比咱们见到人点头都多,咱们这种古老的礼仪之邦有可能放不开,他们可是收不住的民族,别说敞开怀抱了,敞开怀都没问题。

说到当地人,也就是俄罗斯人,在我的印象里就是那种白白的斯拉夫民族的人才算是当地人。其实不用细想,俄罗斯有176个民族,怎么会只有白白的斯拉夫人才是当地人呢?在涅瓦大街上你可以看到各种肤色的俄罗斯人,有中亚那儿一堆斯坦的人种在这里打工,也有蒙古血统的俄罗斯远东游客和我一样在这里观光,最让我感觉有意思的是朝鲜族,虽然一句朝鲜话都不会说,肩膀上也顶着长得很酸很酸面孔的脑袋,如果不是一张口说话满嘴的标准俄罗斯本地方言,我会毫不犹豫地认为他们是和我一样的游客。

圣彼得堡毕竟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来自俄罗斯国内以及世界各个角落的游客在涅瓦大街上穿梭,本地人对我这样的游客也是见怪不怪。俄罗斯人总体来说比较冷漠,除了喝酒以后极少和陌生人闲谈聊天,走在大街上的人的目光都很直,看着就很坚定的样子,目光中不自然地流露出对倔强、任性、执着等这一类单词的俄文注解。

正在街边寻找着有没有可拍摄的素材的时候,就在我身边两米左右的地方发出一声短促的怒吼,我双眼锐利的旁光警觉地扫了一下周围。几乎与这声短促的怒吼的同一时间,就在我身边,一个1米8多的乞丐被一个1米9多的壮汉一拳打中右脸应声倒地,1米8多的身高加上100公斤左右的体重,在被击昏的情况下,整个身体以自由落体的形式轰然倒地,左脸是直接砸在地上的,直到现在我坐在电脑前都能想起壮汉左脸砸在地面上时那一声颧骨与水泥地面发出的撞击声。

咱们来还原一下事情的过程,被打倒的壮汉是沿街乞讨的乞丐,也不能说是职业的,很多俄罗斯老年人的退休金根本不够生活,有的人就沿街卖花,有的人尤其爱喝酒的老头,在喝醉的情况下时不时地会在街上乞讨。

今天他比较倒霉,乞讨的对象是几个刚从地下通道上来的年轻人,这个乞丐一边向他们诉说着什么,一边伸出双手尾随着他们乞讨。其中一个挨着老头最近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继续向前走着,根本没搭理老头,在被对方跟了十几米后,战斗民族的血性刹那间沸腾,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跳起来抬手就将拳头砸向乞丐。

在场的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乞丐应声倒地,然后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几个人继续前行。倒在地上的乞丐被打中的右脸晚上一定肿起来,不会比砸在地面上的左脸轻。我在乞丐的旁边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一直保持着刚倒下时的姿势,若不是有一对夫妇在看他伤情时的表情还算轻松,真搞不清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不要被这样的突发场景吓到,圣彼得堡的治安还是不错的。涅瓦大街上时不时就能看到在街边巡逻的随身带枪和警棍的警察,用当地人的话说,圣彼得堡的治安好于莫斯科。俄罗斯人也有热情的,我在给叶卡捷琳娜二世的雕像拍照的时候,有人从我后面拍我的肩膀,扭头一看是两个没喝过酒的俄罗斯青年,笑着问我圣彼得堡怎么样?还让我给他俩照相。

在欧洲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财物了,能清醒着这样和你聊天的一般都是贼。还好我这次运气好,给他俩照完以后两个人凑过来看照出来的效果。我一边给他俩翻看相机里的照片,一边紧抓着单反的镜头,俄罗斯很多旅游景点有专偷单反镜头的小偷。没想到人家看完以后很高兴,祝我旅途愉快以后笑着冲我摆手再见离开了。说实话,在俄罗斯不是醉鬼还能和你如此热情的人少之又少。

标签:俄罗斯

猜你喜欢

最黑的这些旅游景点骗局
信阳一女子怀孕24周产下男婴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湖南商贩给生猪灌食泥浆
迎合富豪口味美国推出“土豪版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墨西哥少女15岁生日意外获千人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开车时给朋友圈“点赞”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