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客被招牌砸晕:谁负责汤药费?楼上楼下互相推托

摘要: 说起7月8日傍晚发生的意外,串串店一位负责人说,“这事你要去找楼上。”他认为,虽然自家店占道经营不对,但跟砸伤人没有必然联系。

楼下串串店开业迎宾,把一些座位摆到了店外用于行人通行的街沿,客人刚坐下不久,一块“山西会馆”的木头招牌从天而降,吃串串香的3名顾客被当场砸晕,所幸3名伤者目前没有大碍。山西会馆方面称,招牌掉落可能跟前段时间刮大风有关。不过,此事由谁负责,串串店和山西会馆方面尚未达成一致。律师称,两家经营机构均有过错。

刚坐下喝了两杯 3食客当场被砸晕

“我们坐下来刚喝了两杯酒,就直接没有知觉了。”昨日下午,在金沙医院,陈浩(化名)和另一名被招牌砸伤的朋友回忆起前两天让人后怕的那个瞬间。

7月8日傍晚7点过,位于金阳路19号的小郡肝串串香开业,生意不错,店门口的街沿上也摆满了桌椅。陈浩去得迟,店里已没有位子了,只能坐在外面。

“我们一桌好几个朋友聚会,坐下来没多久,就出事了。”陈浩的朋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由于当场被砸晕,不晓得砸中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清醒过来时,他已躺在医院里,T恤和手臂上全是血。

陈浩的头部有个20厘米左右的伤疤,朋友的头顶和肩膀也被砸中。在做过初步检查后,截至昨日,两人并未发现颅内出血,但医生称需留院观察3天。陈浩说,另一名伤者是另外一桌的客人。记者随后通过山西会馆方面证实,该伤者颈部受伤,经四川省骨科医院和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无大碍,已于昨日出院。

正准备加固

哪知就掉了下来

昨日下午,在陈浩被砸伤的小郡肝串串香店门口,开业优惠的横幅还在。一名店员说,当天确实是把部分桌椅摆到了外面,没有下雨和刮风,“我们也不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串串店楼上的二层和三层,由成都山西会馆(杏花村酒家)经营,因工作人员称会馆负责人不在,成都商报记者随即致电会馆总经理刘玉斌,对方称正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看望伤者。

刘玉斌说,掉落的招牌位于会馆三楼,距楼下路面大约10米左右,招牌是木制的,由钢丝绳和钉子固定。“招牌掉落可能跟前段时间强降雨和大风天气有关。”刘玉斌称,他们本打算找人对招牌进行修复加固,哪知还没处理,招牌就掉了下来。他表示,3名伤者目前的救治费用均由山西会馆方面承担。

该谁负责?

双方尚未达成一致

说起7月8日傍晚发生的意外,串串店一位负责人说,“这事你要去找楼上。”他认为,虽然自家店占道经营不对,但跟砸伤人没有必然联系。在楼下摆摊经营,楼上掉落的招牌是无法控制的,应该由楼上的招牌管理方承担责任,“招牌又不是我们的。”

刘玉斌昨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事发到昨日,他们全部承担了伤者的救治费用,串串店方面没有出面协同处理此事。“楼下违规把桌椅摆到街沿上,也存在一定的责任。”刘玉斌说,在伤者的治疗结束之后,他们会联系楼下串串店,对伤者的赔偿问题进行协商,由双方共同承担。“如果对方不愿意出面,我们会采取法律途径对其进行追偿。”

律师说法:

两家经营机构均有过错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马铃律师表示,顾客在餐馆就餐,餐馆对其提供服务,那么双方就已形成了合同关系,因此顾客在就餐过程中出现意外,可按合同关系追究餐馆的责任。

同时,因掉落的招牌是山西会馆方面安设和管理,伤者也可以以侵权关系要求山西会馆方面承担责任。不过,马铃特别提到,如果以合同关系要求索赔,此关系不含有精神损失费一项赔偿,而侵权关系中包含此项。

四川和骏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刚表示,在这起事件中,串串店没有规范好自己的经营范围,提供的服务没有保证顾客的安全,“很简单一个道理,你不在那里经营,那个人就不会坐在那里。”因此,串串店在此次侵权关系中,存在过错。

来源:news.southcn.com

上一篇:夏季育儿大作战!

小镇藏着一个属于女人的码头
河南人都玩过的童年游戏
Masha Ma秀场谁是主角
晚宴妆怎么搭?复制刘涛优雅猫
别马虎 客人真的会注意到的是
农业科普园区带动生态游
川西这座小城,这里的每一处景
一件薄大衣就能唤醒你衣柜里所
西安古城墙:历史的见证者
为何35岁林依晨还那么有少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