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少电玩城涉赌 疯狂捕鱼机一晚吞掉玩家7万4

回龙观一电玩城暗室内,一男子(左)赌赢之后,工作人员将赌分换成现金交给他,男子称尽管赢回一些,当天仍输了3万多元。电玩城涉赌?赌博机可操控,一小时吞玩家172万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一电玩城,捕鱼机前坐满玩家,玩家每场输赢至少数千元。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一电玩城,捕鱼机前坐满玩家,玩家每场输赢至少数千元。

回龙观西大街一电玩城暗室内,几名玩家坐在赌博机前押分,这里的输赢远高于捕鱼机。

回龙观西大街一电玩城暗室内,几名玩家坐在赌博机前押分,这里的输赢远高于捕鱼机。

位于西五环园博园附近的赌博机厂家,院内摆满了各种捕鱼机。

位于西五环园博园附近的赌博机厂家,院内摆满了各种捕鱼机。

回龙观一电玩城暗室内,一男子(左)赌赢之后,工作人员将赌分换成现金交给他,男子称尽管赢回一些,当天仍输了3万多元。

电玩城涉赌?赌博机可操控,一小时吞玩家172万

“你看这层老茧。”陶礼伸出右手小拇指,关节处老茧有一元硬币大小。

这是小拇指长时间点击“发射炮”所致,“几乎每一个打鱼的人都有”。

陶礼所说的“打鱼”是电玩城的捕鱼游戏,买币上分、退分,进行赌博。除了捕鱼机,这里还充斥着各种类型的押分机,同样是赌。

“一天输个十万八万是常事,人怎么能玩得过机器。”6年间,陶礼输了五六百万元,依然深陷其中。

在这个坐落于回龙观社区的电玩城内,每个玩家都能讲出几个某某输了几百万上千万元的案例。

这是一个“畸形”的圈子,赌客、电玩城、赌博机生产厂商交织在一起。陶礼和其他赌客明知有“套”,却不能自拔;电玩城为了赚钱,铤而走险,涉嫌违法;生产厂家为了销路,替买家提供稳赚不赔的赌博机器。

针对回龙观电玩城设置赌博游戏机并退币的情形,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此电玩城已涉嫌赌博。

经营者为玩家提供场地、设备,并通过赌博机从中抽成,玩家输赢过万,属于涉案金额较大的违法犯罪行为,组织经营人员已涉嫌开设赌场罪。

吃钱的“捕鱼机”

6月27日晚10点,回龙观西大街北店时代广场大多数商家已打烊,D座四楼的永旺达电玩城依然人声嘈杂,随处都是低头“打鱼”的赌客。

100多平方米的游戏大厅,分布着8台捕鱼游戏机,如同磁铁一般吸引着玩家和看客。

一台捕鱼机前,坐满8位玩家,屏幕画面里充斥着各种鱼类,一会有一条“金龙”游过,玩家激动起来,握紧拳头狂砸发射键,不断爆粗口“还打不死”。也有玩家表情紧张,按住发射键不动。

只见满屏幕“子弹”乱飞,“金龙”依然不紧不慢地从头游到尾,仿佛“铁打的一样”。

没有打到一条龙,玩家们分数则瞬间由数十万分变成了几千分。

“你想啊,这个东西多快,按住不放,一分钟得发射多少炮,打出去的都是钱啊。”

为何打不到鱼,玩家依然疯狂“发炮”?

一名资深玩家解释,那可都是钱啊,不同的鱼倍数不一样,像龙、金龟、鳄鱼、“日本鬼子”都是大倍数分值,从一百多倍到五百多倍不等,打下一条就等于3000元到一万多元。

老赌客陶礼在这里输了上百万元,他每天泡在游戏大厅的时间多过于工作、睡觉。

“今天怎么样?”陶礼挤到一桌坐满玩家的捕鱼机前,打探输赢。

“输了两万三四了。”

“才过来不到一小时,输了一万多了。”

“我昨晚输了74000(元),就打下来一条鳄鱼。”陶礼愤愤地说,在“四楼”,他一周输了18万。

陶礼介绍,电玩城的电子币分为200元和500元的两种,上分之后分别为20000分和50000分,一般玩家都用1000分一炮打鱼,也就意味着点一下10块钱没了。

除了大厅内的捕鱼机“吃钱”,隐藏在暗室的三台押分机更是无底洞。在这间约30平米的小房间内,三台押分机依次排开,有黑红梅方、奔驰宝马、猴子熊猫等。

一名玩家解释说,游戏机里的1分是1元钱,这台机器每次的最低下注额为10分,一个人最高可达5000分,最多10人同时在玩,下注额多达5万元。

距离永旺达电玩城50米的大厦二楼同样有一个电玩城。陶礼说,这里玩得更大。

一个月前,陶礼在二楼电玩城押分时,曾见过黑红梅方的押分机,一小时“杀”了赌客172万。“所有人都输,10个口坐满人,平均每个赌客一小时输17万。”

电玩城暗室专供熟客赌博

根据文化部、公安部等部门2009年联合下发的《加强游艺娱乐场所管理的相关通知》规定,禁止设立任何形式的退分、退币等赌博功能的游戏设备,同时电子游戏机单次消费也不能超过4元,玩家每天总金额也不得超过200元。

据经营一家电玩城的老板介绍,算不算赌博,就看是不是按分退钱,如果警方没有证据证明游戏币(包括电子分)能退钱,那警方就拿电玩城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很多涉赌的电玩城把消息封得很严,退钱也是在隐蔽处由专人进行。

回龙观西大街“四楼”和“二楼”的电玩城均设有暗室。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均无法进入。

通往暗室的路上密布摄像头。“二楼电玩城”的暗室的门口,甚至有专人拿着对讲机看守。

游戏大厅内,每个陌生人的进入,都会引起工作人员警惕。因记者是生面孔,服务员紧盯不放,全程贴身跟随。有陌生玩家打开背包掏钱,服务员也会凑过来查看包内物品。

6月27日晚11点多,四楼大厅拐角处的打鱼机前,“黑红梅方”押分正进行得火热,一名20出头的玩家,连续压中两三把,机器的分数迅速升至5000多元。他当即表示要退分。

陶礼称,服务员随时可以通过遥控器将这台押分机切换到打鱼机,以防止有人来查。

当晚,多名玩家退分,一名服务员说,“大家等等,已经让人去‘二楼’拿钱了。”另一名服务员说,“两个电玩城是一个老板,四楼的先开业,已有多年。”

15分钟后,一名服务员挎着一个黑色电脑包回来,另一名服务员拿着一叠人民币将需要退分的人员喊到游戏厅外的过道,一分钟后,一名玩家面带喜色地从外面回来,手里攥着近万元人民币。

连续多日,每当有玩家退分,最后都被服务员叫到游戏厅外的过道,随后手里拿着钱回来。

“二楼”的大厅,服务员退分则更为大胆。当有玩家要求退分时,服务员直接从吧台拿钱交易。

在押分的暗室里,一切都公开化,玩家上分、庄家退分都会直接给钱或存币卡。

7月5日晚10点半许,四楼游戏厅暗室,一名三十多岁玩家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千元给服务员上分,服务员拿着钥匙拧了一下,机器上出现了1000分,几分钟疯狂下注后,屏幕上仅剩200多分。

庄家发钱请赌客入局

陶礼心里明白,赌博游戏就是个深渊,最后只有庄家能赢。

陶礼2010年左右接触到“捕鱼机”,刚开始只是小打小闹,输赢几百块。之后,越玩越大,“控制不住了。”前两年为了还账,陶礼将北京的房子也卖了。

“打鱼”成了陶礼的全部生活。

他介绍,很多电玩城为了吸引赌客,会进行各种活动,并对重要客户进行重点“照顾”。

“老板说给我办张会员卡,只要来,一天给200块钱,给包中华烟。”陶礼也明白,老板给钱就为增加人气,最后都会输回去。

陶礼见过一个一年输了4000万的玩家,是电玩城的VIP,吃喝拉撒全免费,累了免费去隔壁宾馆睡觉,电玩城一天免费给他500块钱和一包中华烟。

“你想啊,每天有人发钱,赌客想不来都难,但是攒了一个月,可能半小时就输了。”他说。

“在回龙观‘四楼’饮料免费喝,水果免费吃。”多名玩家说。每天晚上11点左右,服务员会拿着玉溪香烟按人头发,每人一包。

一名玩家边抽着烟边问服务员,“还是开这个挣钱啊。”服务员笑称,“这也不是谁都能开的,还得要关系硬。”

多名玩家称,“二楼”与“四楼”的老板是江西人,在北京拥有多家电玩城。连续多日,玩家在这里输的钱就有数十万。资深玩家称,“四楼”每天的流水多时可达百万元。

多名资深玩家透露,除了上述服务,很多电玩城,还会有返成,一是玩家输了钱,会按不同比例返还,比如说,有玩家输了4万,按20%的点返还,他就可以找老板要回8000元。还有就是玩家带“大户”过来玩,大户输了钱,电玩城都按点返给带大户过来的人。

玩家们心里清楚,这些都是为了要吸引他们继续赌,不管返多少,最终还是会回到电玩城。

针对回龙观两处电玩城设置赌博游戏机并退币的情形,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此电玩城已涉嫌赌博。

韩骁称,经营者为玩家提供场地、设备,并通过赌博机从中抽成,玩家输赢过万,属于涉案金额较大的违法犯罪行为,组织经营人员涉嫌开设赌场罪。

对于相关玩家,韩骁认为,玩家同样违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警方可对参赌人员进行行政拘留,并处相应罚金。

高利贷活跃的“赌博圈”

与机器拼,最后都会血本无归。

疯狂时,连续一周,陶礼吃住在电玩城。“就一直打鱼,饿了有吃的,困了就到边上的沙发眯一会儿。”

此前陶礼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平时做点淘宝小生意,“现在都没了”。在“四楼电玩城”,他将车抵押出去,借了两万元的高利贷,每天600元利息。

多名玩家都借过高利贷,他们称,在电玩城内可轻易找到放高利贷者,平时都在“二楼”待着,如果“四楼”有人想借钱,通过吧台联系,他们会直接过来。

四楼一名玩家说,最近半年时间内,自己已输了三四百万元。7月5日一天,他输了三万多元。坐在捕鱼机旁,他感慨,“我这一小时输的,就是工地上工人一年的血汗钱。”

凡有玩家在其身边押分,他都劝解大家千万别沾赌博机,“有钱的输掉生活,换做工薪阶层就是倾家荡产”。

陶礼也曾后悔赌博。这些年,回龙观的电玩城只是他玩过众多游戏厅中的一处,也见惯了男女赌客们,输钱了砸机器的、跳楼的都有。

一个月之前,陶礼在回龙观“二楼”打鱼,一名赌客的妻子找到游戏厅闹着要跳楼。“男的因为打鱼输钱,将车抵押给了高利贷,直到还不起。后来,经过协调,电玩城老板帮赌客还了利息。”他也不想出事,谁让钱都输给了电玩城。

还有一次在“四楼”,一位女赌客半小时输了两三万,直接把打鱼的机器砸了。隔天,又像平常一样过来打鱼。

30多岁的李飞(化名)也因“打鱼”赔上了全部身家。

2012年,李飞被朋友带过来打鱼,第一次赢了一万元。之后的四年多,他不再有第一次的好运气,连续输钱。

当时带他“下海”的哥们儿,已经输得不见踪影。“他有一千多万,两套房子,赌博后都输光了。”李飞说。

李飞回忆,“最后他在电玩城,都是蹭到别人边上,笑脸说‘兄弟,借个币玩玩呗’,谁能想到这曾经是千万资产的人?”

机器控输赢,玩家必输

“庄家的稳赚不赔,输赢可事先预设。”多名游戏机厂家老板明确表示们可以调控捕鱼机的难度及输赢,能保证庄家每次抽成比例,剩下的则由玩家“自相残杀”。

在北京西五环园博园附近就隐蔽着这样一家赌博机生产厂家。

该厂为一处民宅,工作人员打开大门后,院子内堆放有五六台捕鱼机和押分机,还有两台正在安装的捕鱼机外壳。

老板介绍,一台捕鱼机价格1.1万元左右,扑克牌游戏机2.4万左右,“保证你赚钱,不赚钱,我们的机器谁来买。”

据老板透露,2006年开始,这家不挂牌的小厂就开始生产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机,市场面向全北京。10年间,捕鱼机卖出去有4000多台,押分机有1000多台。

“这种机器一般买回去都是用于赌博,一次拿两三台的比较多。”老板称,因涉嫌赌博,大多数买家都是买回去赚到钱就跑路。

一般捕鱼机的盈利点都设置在20%-40%。老板表示,盈利点再高就没有人玩了,低了也没什么赚头。“我们只为买家考虑,至于玩家谁赢谁输,跟我们没有关系。”

广州一赌博机生产厂家老板称,目前市面上出现的打鱼机,以及梅花红方押分机、百家乐等机器公司都有。可以作弊的机器销售火爆,电玩城可以随意调控输赢。

赌博机厂家程序员介绍,调控主要是针对游戏机的打码器,比如捕鱼机,可以为最容易、容易、困难、死难。机器调控为死难后,玩家很难赢,庄家从玩家押注金额中抽成25%,“玩家押注5万元,庄家就能抽一万多。”

同样,“死难”之上,通过打码器依然可以再升高抽水率,“只要将你想一天抽多少钱,用打码器输进去,机器就会自动抽水。”

甚至庄家想控制谁输谁赢,机器也能做到。程序员透露,每一台作弊机都装有电话口跟手机绑定,通常业内叫“短信猫”。如同信号接收器一样,庄家只需通过手机发短信发给赌博机的电话口,想让谁输谁就输。(记者 赵吉翔 实习生 金江歆 摄影/记者 彭子洋)

来源:news.sznews.com

标签:北京

猜你喜欢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骑大象,看它们的先辈都为吴哥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2017年春节这样请假你能在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