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家花炮企业被突然叫停 自称合法疑遭一刀切

祁东县政府在每家花炮企业门口均立了停产的公告牌。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摄

祁东县政府在每家花炮企业门口均立了停产的公告牌。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摄

在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政府发文要求所有花炮生产企业于2016年7月底全部退出。2015年12月,祁东县46家花炮生产企业被全部关停,且按照地上房屋资产评估的30%进行赔偿。疑遭“一刀切”、认为政府行为违法,其中39家花炮企业联合向湖南省政府提请行政复议。

近日,记者赴当地采访,多家被关停的企业表示,他们是合法的,政府行为已给他们带来巨大损失。而衡阳市和祁东县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防止发生安全责任事故。

□探访

企业表示赔偿标准太低

7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衡阳市祁东县双桥镇鸟塘村的盛华花炮厂,厂房建在山坡上,周围没有民居。据了解,盛华花炮厂建于2009年,分别从鸟塘村、竹山村、王球村租地,租期为30年,合同显示至2039年到期。

目前,该厂已经处于停业状态,大门紧闭,只有一名老者在此看门。门口设立的一块蓝底白字公告牌上写着,“从2015年12月26日起全面停产,并将退出烟花爆竹生产行业,敬告各位自即日起不得到该厂从业,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厂区,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此外,公告牌上还公示了“包厂干部”“盯守人员”的姓名、联系方式及举报电话。落款为双桥镇人民政府,时间为2015年12月26日。

据该厂法定代表人陈俊铭介绍,盛华花炮厂占地近500亩、投资3000余万元、拥有22条花炮生产线,手续齐全且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在祁东县46家花炮企业中,盛华花炮厂算是规模最大的。该厂地上建筑设施及器材的评估总值是1596.47万元。然而,若按政府给出的30%的赔偿标准,盛华花炮厂只能拿到478.941万元的赔偿,而厂子还有贷款和借款共计上千万元的外债没有还完。

不少村民靠花炮厂致富

在陈俊铭的带领下,记者进入厂区,来到一处地势较高的位置,工厂分为生产区、库房区、办公区,每个区域都保持一定距离,整个厂区被树木包围着。

在生产区,记者看到,房子之间被红土墙隔开,目测墙的厚度有两米左右。据陈俊铭介绍,这便是防爆墙,全县的花炮企业都是这个样,因为都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建的。库房区里还堆放着不少半成品、包装箱以及成品。陈俊铭说,这些都已经成了废品,无法再加工,也无法再销售。走进生产车间,机器上已经满是灰尘,很久没有用过。

据陈俊铭介绍,盛华花炮厂有大小厂房216间,大小机械设备300多台,厂内368名员工80%是附近村民。工厂关闭前,很多领导都来参观,“夸我们规模大,搞得好,值得全市花炮企业学习,还要求我们做大做强,但工厂竟突然被关了……”

鸟塘村村书记周正生表示,盛华花炮厂和村委会签订了30年的租地协议,土地也都是村民的,工厂关门但租金是要交的。

周正生说,鸟塘村从60年代起就有鞭炮厂,原来的老手艺人都是手工配药,常有事故,现在工厂机械化了,人药分离,还没有发生过伤亡事故,“村里280多户,有200人在工厂上班,60多岁的老人一个月能挣1000多,年轻的能挣3000元到6000元。鸟塘村偏僻、贫穷,村民进厂打工后,现在很多家庭都建了小楼。”

“我认为这个做法欠妥。”周正生说,要关可以关那些不正规的小厂,有规模且正规的大厂不能说关就关啊!

合规企业被叫停盼复产

在位于祁东县过水坪镇老府村的德鑫花炮厂内,一栋建成不久的办公楼尚未装修。该厂负责人江友荣说,库房、水泥路、花炮生产线都是新的,刚准备大干一场,工厂就被叫停了。

江友荣说,该厂于2008年改扩建,占地面积扩大到了200亩。在2012年和2013年,又进行机械化改造。“关停一个月前,他们还要我投资,大楼刚盖好,就又说不让干了。”

江友荣说,国家要啥生产标准,他就达到啥标准,现在他只有一个请求,就是能恢复生产。希望恢复生产的不仅是江友荣,还有该厂200余名员工。据悉,员工们选出10余名代表,原本计划上衡阳市政府请求复工,但被江友荣叫停。

“小孩子要吃饭,工厂开工,我家里才有照顾。”今年45岁的女工陈利清称,2015年12月10日16时许,她和同事们正在上工,镇里安监站的来了3个人,“不让我们做,要我们出去,他们贴封条。我们不想走,他们还叫来了警察。”

陈利清说,她在德鑫花炮厂工作了9年,工资从每月2000元涨到八九千元,她丈夫也在该厂工作,工资和她差不多,“现在工厂被关,我们又没啥手艺,年龄大了外出打工不好找,再说老人孩子也需要照顾。”陈利清称,现在很多离厂的员工都窝在家里打麻将。

□维权

39家企业联名行政复议

记者采访多位花炮企业负责人,对方均称政府给的理由是怕出安全责任事故。

花炮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复印材料显示,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在2014年初提出,全国22个烟花爆竹生产重点县,要在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实现将花炮生产企业数量,比2013年底减少25%以上。

企业负责人猜测,这也是叫停花炮企业的原因之一。“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的政策非常好,落实下来就走了样。”香樟烟花爆竹厂负责人陈拥军称。

据悉,衡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在2014年10月21日印发了《衡阳市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淘汰关闭退出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用3年时间淘汰关闭所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

为完成这个目标,衡阳市政府成立了工作小组,将办公室设在衡阳市安监局,并由安监局负责。一年后,祁东县委、县政府发出通知,要求全县花炮生产企业,在2016年7月底前全部退出。2015年12月,祁东县46家花炮生产企业被全部关停。

据悉,目前祁东县被关停的46家花炮企业中,有39家企业联合委托涂四益律师,在今年2月4日向湖南省政府递交了行政复议,要求确定衡阳市政府“一刀切”行为违法,并提出依法赔偿企业损失。2月15日,湖南省政府法制办通知补正相关材料。经过材料补正,今年3月27日,湖南省政府受理该案。5月17日,行政复议予以延期一个月。目前,因协调双方解决此事,行政复议仍在进行中。

□回应

市政府县政府“踢皮球”

7月6日下午,记者随同几名花炮企业的代表赶到祁东县政府。祁东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桢在其办公室内表示,全县已关停46家花炮企业,是按照衡阳市政府的文件精神执行。至于只赔偿“30%”的问题,刘桢称,“县里没钱。”

随后,记者又和企业代表来到衡阳市政府。衡阳市安监局局长胡小刚表示,全面关停46家花炮企业,其实是祁东县政府的要求,“你们县领导说不想做了,你们要学会看文件,市政府哪里要求你们全部关停了?”

至于赔偿问题,胡小刚认为代表们也应该去找祁东县政府协调,赔偿是祁东县政府定的,和衡阳市没关系。

关停地方的传统行业,是否需要征求当地企业意见?关停又需要走怎样的程序?对于此类问题,胡小刚称其本人从侧面向一些烟花厂家负责人了解过,“他们也说不想干了。”

对于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在2014年初提出,全国22个烟花爆竹生产重点县,要在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实现将花炮生产企业数量,比2013年底减少至25%以上,并未说全部关停。胡小刚表示,“你看是25%以上,重点在以上。”

专家说法

政府要关合法企业须给“说法”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卫东分析认为,地方政府若是为转型关闭传统行业企业,应按照我国相关法律予以进行,“政府部门出台的通知、意见或政策,只是一种指导性意见。”

杨卫东称,关停企业要看该企业是否违法。如果企业经营是合法的,政府要提前关停,则须给企业一个合法并合情合理的理由,“人家有安全生产许可证,且还在有效期内,你就去关停了,那就是违法关停。”

杨卫东认为,关停企业要区分不同的情形,给予一定的过渡期,也要确定补救措施。政府对企业需经过深入调研与深度沟通,“最好同每一个企业去交流,如果企业数量多,也可以让企业选出代表,通过座谈的形式,全面深入了解企业的意见,不能强行去关停。”

对于补偿或是赔偿问题,杨卫东认为应补偿企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像厂房、库房、办公楼等建筑设施,土地租金,产品及材料损失,甚至日常水电等,都算是企业的直接损失。”

杨卫东称,如果政府财政紧张,被关停企业可以提请国家赔偿,该部分补偿虽然也走财政,但是属于财政单列,“不是说财政没钱,就不给赔了,国家赔偿法规定得很清楚,如果政府违法关停了企业,就应该给予赔偿。”

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
冷宫里的生活究竟什么样?
近年来得甲状腺癌的人数激增的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怀念明朝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公司年会上绝对会让你闪耀全场
这三类人是宇宙程序特意安排到
太浪费!亚马逊快递过度包装被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