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洪水,留守还是放弃?武汉蔡甸区村民仍留村里加固堤坝

5日,由于蔡甸区消泗南边垸和沉湖两处民堤漫溃,为缓解汛情压力,武汉决定沉湖破堤放水,港洲村正在蓄洪区之内。港洲村地形特殊,村里西堤和北堤紧邻沉湖,南堤正对着另一个村,而这个村正好是王明其媳妇娘家所在地。

7月8日晚上8点多,北堤出现险情,加固工作量大,随后四毛叔要求十几名队员从西堤步行过来增援,在漆黑的地面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修,终于保住了堤坝。

王明其一早去了河对岸买全队的早餐,回来的时候又带回来了几名村民,坐着三轮车直奔险情不断的大堤。

早上,队员过了河对岸去购买食物、汽油等物资,然后用小船撑过河。

早上,队员过了河对岸去购买食物、汽油等物资,然后用小船撑过河。

港洲村北堤上,刚刚抢险完的队员,在水中吃着午餐,不到五分钟,他放下盒饭又投入到了不远处的抢险工作中。

7月8日下午,港洲村北堤上,抢险队正在一处溢水的堤面进行加固。

7月8日下午,港洲村北堤上,抢险队正在一处溢水的堤面进行加固。

5天前,王明其和村里1000多名乡亲接到通知,武汉市蔡甸区消泗南边垸和沉湖两处民堤漫溃,为缓解汛情压力,武汉沉湖将于7月5日破堤放水。他们所在的消泗乡港洲村紧邻沉湖,王明其和乡亲们被要求连夜转移。王明其和另外7个村民仍留在村子里,自发巡逻、加固堤坝。

不愿放弃决定重返村庄

消泗乡港洲村位于武汉最西南端,村子北边紧邻沉湖,西边两三公里的位置就是仙桃市地界。由于地形特殊,港洲村只有东边一条县道进出村子。

湖北省进入汛期以来,港洲村周边的湖水水位一直飙升。王明其指着北面湖水告诉南都记者:“之前这里都是田地,但现在这里湖面面积有差不多50 0 0亩。”湖水水位高涨,几天前就差不多要超过堤坝了。

5日,由于蔡甸区消泗南边垸和沉湖两处民堤漫溃,为缓解汛情压力,武汉决定沉湖破堤放水,港洲村正在蓄洪区之内。

当天,约300辆公交车开赴蔡甸,连夜转移蔡甸居民,港洲村村民也被要求必须全部撤走。

港洲村村民告诉南都记者:“大家基本在当天就转移了,不过有几个靠近湖边的渔民不肯离开,他们想抢救他们的鱼。”

王明其和大部分村民一样,当天晚上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村对岸的岳父母家,不过后来他决定重返港洲村。“如果试了保不住是没办法,如果不试就放弃,我很不甘心。堤坝,我们能保一天是一天。”

8人分工昼夜巡逻

王明其了解到村里还有几个渔民没走,又联系了其他几个村民,最终这8个男人决心一起守卫村里的堤坝。

港洲村地形特殊,村里西堤和北堤紧邻沉湖,南堤正对着另一个村,而这个村正好是王明其媳妇娘家所在地。

“村里很多家都有船,我们联系好了把船划到南堤来。”王明其告诉南都记者。

王明其回村子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没有撤离的渔民,他从渔民那里了解了目前村里堤坝和水位情况。“南堤险情不大,只有少量脱坡,西堤和北堤情况比较棘手,这两处水位高,渗水情况严重。特别是西堤和北堤交接的地方,地势低而且有滑坡情况。”

8人各自分工,24小时对堤坝进行巡防,有情况就及时通知并且处理。为了方便联络,他们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名字叫“港洲防汛自发抢险队”。

港洲村北堤长约5公里,西堤长约1公里,南堤长约5公里。“村里虽然有几辆车,不过因为没油也开不了,巡逻基本只能靠走。”

找到挖掘机工程进度加快

王明其的工作主要是奔波联络协调。第二天回来了两批共9人。

人数增加后,守卫村庄的男人们分为4人一组,轮流巡查,夜晚在延绵十几公里的堤坝上来回巡逻。好在水位上涨不快,他们有时间加固堤坝。

村民告诉南都记者,西堤在7日上午水位都不高,不过到了下午突然猛增。“在上游,临近村庄的堤坝破了,水全都往我们这边涌。”

到了8日凌晨,西堤的水不断涌过堤坝,朝村子里流去。十几个男人从凌晨3点多开始加固堤坝,一直忙到早上7点多。

四毛叔今年57岁,对于防汛相当有经验。“我以前还当过两届村副书记,所以一直都有参加防汛。”

四毛叔说,光靠人力实在太慢,所以他们商量要找到挖掘机。

8日上午,暂时处理完险情后,王明其赶紧联系挖掘机,到了中午,挖掘机来了。挖掘机一到,果然工程进度进展很快。再加上这两天保卫工作成效不错,村里又有五十多个男人回来,一起帮忙。

“我们把所有的堤坝加高了五十公分左右。”现场的村民告诉南都记者。

村子终于恢复供电

8日下午,南都记者跟着王明其去巡查北堤。这是他当天走的第四个来回。路上他不时关注着小组群聊的动态,因为村落一直没有电,手机也缺电关机了,所以他不得不一直向遇到的人借用手机打电话找人,安排相关事宜如晚餐接送,哪个堤坝的队伍缺水缺袋子等。

当路过北堤中间一家留守渔户鱼池旁的简易棚屋,他坐下休息:“实在走不动了,这两天车子进不来,原有的交通工具也是缺油少电,只能一趟趟奔到各个堤岸口,或是搭组员顺风车,虽然阻力很大,可就像这家渔民一样,自家所有的东西就在堤围着的田地和村子里,不论好坏,是真舍不得这个家园。”南都记者从这家渔户了解到,原本他们这处堤岸两旁各有一个鱼池,堤外那家已被大水淹了,就剩个房顶,他们这家运气好点,还在坚持。被淹的渔户也在这附近巡查补漏,说损失大概有30万元。

8日晚,巡护的队伍从西堤向北堤进发,看见低洼处就挖土填包,垒高堤坝。光线很暗,不过堤旁水很浅,大家也可以涉水而行,就是蚊虫特别多,虽然队员都身着长衣长裤,但还是饱受蚊虫叮咬。就这样,他们从晚上7点多一直忙到11点半,再由另一组十几人分别在各个堤坝守夜。

当晚,南都记者同王明其住在一起,在曾供职于供电局的队友的申请下,经检查后村子终于恢复了供电,可以舒服地洗个澡,然后休息。在休息前王明其打电话提醒晚上巡视的队员换班。9日,6点钟天微微亮,王明其又电话通知另一批白天开工的队员集合出发,从一开始的8个人到后来的四五十人。

水情危急港洲村破堤

不过,9日早晨北堤水情危急,整体水位又上升10厘米左右。与西堤相近的部分由于道路狭窄,挖掘机不方便作业,短短的几百米就出现了近十个缺口,这块区域在前一晚刚用沙袋加固加高,但水位上升太快,水很快漫过比较低的地方形成缺口。负责该区域的小队一个口一个口地堵,在吃早饭前基本上堵住了所有缺口。他们在堤坝上简单吃了早餐,几个馒头一份豆浆,吃的时候讨论一下分工,吃完继续干。

不能用挖掘机的区域,还有北堤的另一头,起始点是一家渔户。随后,南都记者前去采访,因此而走完了长达5公里的北堤。路上,堤旁有两段公路,也因水位过高而被漫过,即便采取沙包泥土阻止,也还是有一部分水溢出。在北堤的另一头,因为堤坝十分狭窄,挖掘机无法作业,水情相较而言最为严重。渔户的房屋也有部分遭水淹,这里便集结了20多名队员,一边人力抢险,一边等待挖掘机从另一头过来作业。王明其告诉记者:“只要再坚持一天,等水退了,我们就一定能守住。”这期间,村书记也一直没走,跟留守的村民在一起。

9日晚上10点,南都记者收到前方消息,港洲村有堤坝破了。为了安全,目前村里的男人已全员撤离堤坝,他们在群里表示,视明天情况再决定下一步打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人,加高堤坝的速度赶不上涨水的速度。

10-11版

采写:南都记者 袁浔杰 实习生 王凯

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陈文才

实习生 王凯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武汉

猜你喜欢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骑大象,看它们的先辈都为吴哥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2017年春节这样请假你能在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