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文艺的大理,到底还可以撑多久?

我去大理,是在“心花”还没有“路放”前,虽也是云南游经典路线的一站,但那时的大理还不至今天一半的火爆,即使那时人民路也夜夜笙歌酒吧与饭店齐欢,早就有各地来的文艺小青在路边撒疯大笑弹吉他,但更像是大家寻得家里后院的凉快地一片,不值得声张,人来了,觉得不错,就留下了。多的是志同道合的默契,和随遇而安的自如。

时至今日,大理似乎成了毕业旅行第一站,艳遇疗伤直达地。

从昆明坐了火车,一路山野田园到大理。一出站台,大理就用它深色皮肤的居民和热辣的阳光给我来了个深深的拥抱。执念中到大理的旅程应该从“大理站”那三个字算起,而不是朋友圈里那张洱海边上的桌子。

大沿帽穿裙子编彩色辫的姑娘没有无孔不入,古城街上也没到接踵摩肩的地步。卖米线的小锅和酒吧铺彩布的桌子一同摆在道两旁,阿嬷举着编制手链和银饰在卖力地解释它的好看。清晨的古城,不用使劲抬头,就能望见尽头的苍山,闻到乳扇的浓香。

现在桌子撤了,原因为何不难解释。人民路上物价飙升人山人海,洱海边堵车都上了新闻,反正店里卖的都是些烂大街的光碟和手工艺品,这里也遇不到爱情。大理究竟还有什么在等你?

大冰没看上大理,只在丽江开了小屋。本也没想演化出小清新的气质,怎么就成了不能轻易放过的乌托邦胜地?发展这词,永远只能解释掉一部分。

双廊更不必多说,开发待兴的小渔村是它原先的称谓。住一家有露台的三层民宿,太阳落山后往楼顶支的躺椅上一靠,不远处的洱海还被渔船和游玩的孩子搅和着,风一吹,一包板蓝根都能喝出高级红酒的滋味来。

如果你在去年到双廊,你会发现本就极其狭窄的道路被建筑用的沙土堆得满满当当,与之相配的,是拉扯的绿色纱网,裸露肮脏的钢筋木桩。捂着口鼻往深处走,用豁然开朗这词太正面,倒不如说像一篇文章里的硬广,那就是传说中的高级旅舍。朝海的玻璃窗,柔软的大床,还有,自然,那张出镜率极高的桌子。

上网一搜,双廊图片清一色的海景,这个借洱海之蓝闻名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人知道它有灰色背影。

说实话,我开始怀念村口那个吃早点卖菜的棚子,晚上七点就买不到药的药房。至少那些地方让我感受到双廊的倔强:你爱来不来,我懒得鸟你。

标签:大理

上一篇:夏天的夜空不止有星空,还有独有的萤火虫

并不在乎石头姐是不是最佳女主
《择天记》秋山君到底有没有魔
摩洛哥的“蓝色迷城”叫舍夫沙
国际研习社邀您参加空天安全战
为啥越来越多的人怀不上孩子
和印度人一起看电影可比看《摔
亲历《谍影重重4》绝美外景地
凤凰旅游发布天仙配攻略征集活
揭秘杰奎琳肯尼迪婚姻内幕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