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见禅修 小住两三日 处处悟禅心

与其说是去登封旅行,不妨说是去享受一家特色主题酒店赋予的特殊文化内涵。有文化的住宿,都是多了额外的附加值,一直让我留恋。

至少有五项内容只能在这个禅宗酒店内体验到,让我对通常酒店的概念有了不少新解,住宿酒店完全可以是这样那样的,全凭建造者的主观意念和天马行空,当然,我对于照见山居的喜爱也和这些项目的设置脱不了干系。

夜色迷蒙的山居,照见你我的心间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第一印象基本决定了我对某个地脚的态度。

这样想着品着,就到了照见山居的停车场。因为要停驻两日,车子不是停在道边,而是停在景区内部靠近球场那侧,感觉安全多了。

这时我才发现,要投宿的酒店原来是建在倾斜的山腰上,下车的地方距离整个景区中段的入口最近,还未入住就开始了攀爬,这种感觉其实蛮新鲜的。

酒店的格局究竟有多大,这要在次日的白昼才能看个透澈。一路风尘仆仆,还有汗流浃背,我是很想立刻进入自己的房间梳洗一番。

拉着行李箱,这么想着抬头就看到入口处的一扇空门。为什么称其为“空门”,其实也叫“概念门”,就是只有门的框架,门顶是一颗耀目的金莲花,其余皆空。还因为是站立在野地上,那种空灵的意味更加强烈。

接待大厅临街而设,布置的禅意十足,拿上房间钥匙,转身从侧门进入景区,立刻就有了说不出怎么喜欢的感觉冒了出来。一片小空场,周边建筑环境好似小西藏,不远处是水榭楼台,有台阶向上延伸;方正的建筑前停了停,看到“明心见性”,之后显出一池塘,池塘中央立着一尊大型雕塑双手合十的佛陀,一定是“乔达摩.悉达多”。

别墅的位置随着路径的上升蜿蜒而设置,寻找起来像是捉摸藏。我特别注意了下每间别墅上挂的门牌,一流的“正”字头,经书读得不多的我,对这些“正泽居”、“正润居”、“正善居”、“正心居”、“正清居”……有了足够的琢磨兴致。

差不多要走到山顶的入口,才看见我的9栋别墅“正觉居”,不由得前后左右打量起来,心满意足。

说是禅修主题酒店太靠谱了。客房其实并不大,但是越是仔细打量越有味道。隔断窗扇竹密帘,并不是星级酒店常见的,很少有旅馆酒店给客房配备雨伞,而那把挂在衣架上的黄油伞,让整个房间都亮了。

这里没有咖啡,惟有普洱茶。竹灯、瓷器、香台,以及多种禅修资料、旅游资源书籍,都有禅的注脚(如图所示);洗漱间淋浴器是少见的铜质开关、浴品盛在木制装置,牙刷毛巾有醒目的莲花标识,就连床榻卧具和拖鞋也是别具特色新颖别致。

其实无须逐一盘点,房间内的每个物件的使用,每一处地脚的安放都是用了心思可圈可点的。室内设计安放的一切,都把我带入一种安详清静又不失悠闲情调的放松意境,我对自己说,真的是可以好好的静养一会儿身心,觉悟片刻,虽然时间短的让我局促不安。

愣怔了这么一会儿,开始进入角色——换上照见山居定制的专属禅服,开启禅居酒店度假体验模式。灰色上衣乳白色长裤,讲究的亚麻质地,略有宽松肥大,的确是行动自如透气凉爽,尤其是在照见山居,最合适宜。

禅阁门前有个水塘,水塘里不但有锦鲤游动,更有个微缩的T型台设计,当我从坡上一路下来,站在“明心见性”的平台处向下探望,我就乐了。所有人都在那个T型台上凹型拍照,全然没有等候我猴急得不得了的心烦气躁,我的压力瞬间飞掉。

掺和进去和几位合了影,一行人这才陆续步入二楼的餐厅包间。那晚的餐食准备的很丰盛,色香味也是绝了,因为是欢迎晚宴,不全是出家人的食谱,所以有几款肉食备受青睐,此外,作为禅修酒店,有几款素斋深得我心,也是这家酒店餐单里的独家秘籍。

走出碧水禅阁时,天色渐晚,夜上浓妆,站在高处眺望四周,迷蒙的夜色下唯有门厅和街角的路灯闪烁着,指引着夜行人前路的方向。

随着人流涌向别墅尽头的待仙沟,那里将有一场别看生面,震撼心灵的禅宗音乐大典即将开幕。

我上早课不出家,不退初心日精进

行程单上这样写着:第二天,6:30 穿上禅修服参加早课 聆听诵经 绕佛及坐禅。

首先声明,我不是出家人,恐怕这辈子也难于出家。

但这也不妨碍我对禅悟生活有多一些的了解和体会,想来我是以学习的姿态来面对每一项禅修项目的,这也正是或者该是,佛教本身传承应该提倡发扬。

“早课”对我来说是个新名词,以为就是小学生正课开始前的自习,其实不是,是比较正式的学习课程,一天早晚两次的课诵是出家人的必修课目,比起俗人世界的懒散随意,出家人也算是勤快好学了。

每天清晨,店内僧人定时在大殿集合,开始礼佛讼经,完成修持活动。因为身居禅修酒店,每个客人也都有了免费参加的机会。对于我这个喜欢尝鲜的体验者来说,怎么会拉下呢。

早课的修持方式可不是现代人的发明,古已有之,最早可以追溯到晋。唐朝马祖建丛林、百丈制《清规》后,早晚课诵就有了雏形。到了宋明两代,早晚课诵逐渐统一、普及。至明末清初时,丛林中已经普遍形成了朝暮课诵制,成为必修定课。所以,现今的佛寺,常会有居士林中僧人集体课诵的场面,都很引人注目。出家人一日要背诵“五堂课”,早课占了其中的“两堂”。足见早课不是应付应付就完事,还是要始终如一,认真对待。

昨晚的禅宗音乐大典看得意犹未尽,月光如水,流泻在整个山居之上,温婉沉静的令人动容,别有一番超凡脱俗的意境。及至进到自己的客房,洗漱收拾停当,已是午夜夜深人静,躺在床榻上脑海里还是声光电集合的禅武戏目,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真的睡了过去。

睡得太实,以至于要是没有定点时钟的提醒,早课肯定是要错过了。

套上禅修服,走到路径上,忍不住伸出双臂飞翔了起来,清爽的空气撷着淡淡的草木清香拂面而来,小鸟屋檐上叽叽喳喳,几乎看不到人影走动的晨曦山居,彷佛都是我的地盘一般,在我的巡视下开始新的一天。

早课在明心见性的禅堂进行。禅堂是禅修的圣坛。比起照见山居里的其他客房建筑,它位置高、空间大,视野开阔,尽可观山居内的一石一瓦一草一木,听闻溪水淙淙;远可见中岳嵩山的迤逦山峰绮丽风景,翠竹掩映。

比我先到一步的几个住客已经在聆听住持诵经。厅内肃穆沉静,有几根方柱,排列整齐的座垫,四壁挂满佛像神龛书画。身着桔黄色袈裟的住持神情专注,口诵经音,住客站成了几排,闭合双眼,都是双手合掌至于胸前,进入佛祖引领的超然境界。

我迅速收拢起刚才的快活不羁,不敢有任何些微的动静干扰,不动声色地走到人群后面去,也如此那般地合掌听经冥想起来。其实不太懂得诵经的内容,倒是排除一切烦扰闭目养息的片刻,让我有了一种别样的体悟,就是真的让心静了下来,没有一丝一毫的负担,让我想起一句禅言,叫做“心的自在方是坦然。”

这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10几分钟,然后是跟着住持在禅堂内行走。此时的行走叫做绕佛,先是绕着柱梁走大圈,然后沿着座垫走横排。住持一边有节奏地抬脚迈步,一边口诵经文不断,身后跟随着敲木鱼扣铜锣打鼓的小沙弥……然后是一同来早课的居士(住客)。

这个过程是诵经礼佛的继续,将生命本身带入到参禅论道的章节来,差不多要停下来时,我忽然有了一丝感悟,对内心的关照更加深入了一步……

早课到此还未结束。第三个环节是坐禅。有了前面的铺垫,身体已经开始发热,脑心也开始打开,方位从面向佛坛转向面向门口。换了一位年轻的僧侣讲授坐禅要意,讲台桌前有一小沙弥同时示范。正好面对那个小沙弥,一招一式举手抬足看得真切,都觉得有几分情趣从心而生了。

佛说早课的功德是让修行者能够积聚资粮、修持功德,进而利己利人,也可有助于修行者,不退初心日日精进。我觉得就是讲究一个“勤能”和“坚持”,来不得半点懒惰和推辞。那早其实是有蒙蒙细雨的,除我之外,其他人都是打伞而来,因为飘雨,又不是强求每个住客必须临听早课,事实是,有的人的确待在房间内睡觉没来禅堂。

早课之后才是早餐。对于出来旅行度假的人,的确是个新鲜的体验内容。

如果时间充裕,我倒是愿意天天晨起,都去禅堂早课,算是入乡随俗的仪轨,听经、绕佛,怀一颗清净平和之心,日日精进,不退修缮之心。

也像是一次扫除和洗礼,把头脑和体内的污浊都涤荡一遍,然后轻轻松松地走向世外天地。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佛陀像下穿越千年

因为住在禅修酒店,每次进出房间都会面见水塘之上的达摩祖师。达摩祖师和周边的唐代建筑一起把我带入到遥远的从前,时不时会停下脚步站在一旁细细打量,或者听风观水欣赏袅袅而来的禅乐,或者对足下的碎石、花草、古木雕塑注目,仿佛瞬间就穿越了千年。

佛教约在公元前6世纪至前5世纪创建于古印度,其创始人被称作释迦摩尼,而释迦摩尼原名乔达摩.悉达多,是个离现代生活相当久远的一个著名人物。这位剃度出家的高僧,大约生活在公元前565—486年,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太子。

这位太子成道后成为“佛陀”。“佛陀”是梵文“buddha”的音译,主要的意思就是“觉悟者”。“觉”是觉悟,是对人生真谛、解脱人生痛苦的正道与生命本真价值的彻底觉悟。生活中常会出现一类人,无论行文著书还是日常生活,要么以觉悟者的姿态出现示人,要么“觉”不离口,一切不幸的因果都归咎于“觉”来处理,倒是简单洒脱。

我其实不会是一个彻底的“觉悟者”,这么较真主要在于,有些心伤怎么能彻底放下啊,如果放下,也是一个顾影自怜舔舐伤口的自欺欺人者,所以,我总是怀有一种期望:追求生活的本真,享受简单的生活,但也远离那些让人痛不欲生的欺骗、利用和伤害。

关于佛教的传入,可以追溯到北魏年间。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年)魏孝文帝在河南嵩山建立起少林寺,以安顿印度僧人跋陀,算是开了先河。梁武帝普通年间(520-527),又一位印度僧人菩提达摩东渡中国,演绎了一出“一苇渡江”的戏目后,在少林寺面壁修行九年,创立起中国的禅宗。

这位印度来的达摩对中国乃至东方诸国的佛教传承影响巨大,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其社会形态、政治、文化和生活无一遗漏,像细菌一样疯狂蔓延,以至于被后世尊为东方“禅宗初祖”。

经过历代高僧的不懈弘扬,禅宗在中国是落地开花结果,有碑帖形容“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是形象生动的描述,禅宗亦即成为中国最大、最兴盛的佛教宗门。而嵩山少林寺,因为佛陀的面壁9年,也由此被称为“禅宗祖庭”,名副其实的禅宗圣地。

达摩像的位置差不多是上升型的照见山居比较中间的位置,而且是在连接接待大厅、餐厅、禅武厅和客房的中轴线上,这个方位决定了每一位游客都会面见到这位印度来的高僧,感受到禅宗祖庭在山居内的辐射的强大气场,除非某人视而不见。

为了吸纳印度高僧的这种非凡气场,我也是特意在达摩像旁留下身影,然后再转身离去,那种深意懂得就好。

猜你喜欢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网友评年度十大美女主播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