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抢险 人民生命高于天

7月7日,江苏宜兴滆湖超历史最高水位,消防队员抢运木桩加固堤防。杨云霞住在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曲口村,7月5日夜里,因民堤漫溃,全乡近两万群众被紧急转移。见此情形,现场指挥的支队长吴昌伟,扛起一包沙袋跳入泥浆中,带领现场20多名官兵,抢筑导滤围井、铺设卵石导滤,将大量卵石袋准确投向管涌处。

7月7日,江苏宜兴滆湖超历史最高水位,消防队员抢运木桩加固堤防。

7月7日,江苏宜兴滆湖超历史最高水位,消防队员抢运木桩加固堤防。

新华社记者 李晓果摄

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镇孔城初中成了受灾群众的紧急安置点。7月7日,工作人员在教室内消毒。

新华社记者 吴晓凌摄

长江分蓄洪区武汉市消泗乡

一夜间万人安全转移

本报记者 程远州

“出来得太急,没带换洗衣服,养的几只鸡都快下蛋了。”57岁的杨云霞走到村口的巡逻点,登记进村。她被告知有15分钟时间,可以回家一趟。

杨云霞住在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曲口村,7月5日夜里,因民堤漫溃,全乡近两万群众被紧急转移。7月7日,天气大晴,消泗乡各民垸水位降低,险情缓解,乡亲们被准许轮流回家探望。

安全转移1.2万人,消泗乡一夜之间成了“无人区”

“泛区北垸闸水位26.94米,超警戒线0.44米,情况危急,请求撤离!”7月5日上午,地处杜家台分蓄洪区的消泗乡南边湖垸水位再上新高,值守的区防汛办干部紧急汇报。蔡甸区防指副主任吴国松介绍,南边湖民垸保证水位为25.50米,7月3日水位已达25.64米。

“虽然溃口用沙袋加固了,但水位持续上涨,堤坝就会被冲破,整个村子都会被淹。”九沟村村支部书记赵大红说,必须马上转移村民。

接到汇报,蔡甸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赶赴现场,组织抢险,紧急转移两村2206人。随后,南边湖民垸民堤被洪水冲破。

消泗乡多个民垸水位跳涨,纷纷超出最高防守能力。根据《杜家台分蓄洪区运行预案》,请示上级防指同意后,蔡甸区决定当晚7点开始紧急转移消泗乡12个村4952户19138人。

“没谁愿意背井离乡,但是不离开就有生命危险,没办法。”消泗乡党委副书记郭建平接到转移通知时,正在曲口垸守堤,“太恐怖了,水位两天涨一米。”

当晚,蔡甸区50多家区直机关部门3000余人紧急赶赴消泗乡,组织群众转移。接受转移群众的侏儒街等5个乡镇和汉南区湘口街也开始动员群众主动接纳,并腾出学校教室、村委会等作为临时安置场所。

7月6日早上5点,大雨仍没有歇,12522名群众被安全转移到14个安置点,其他群众也都离乡投亲靠友,消泗乡一夜之间成了“无人区”。

“政府都给安排好了,不仅有简易床还有新的被褥、席子”

“中午四菜一汤,吃得好着呢!”7月7日下午,正逢蔡甸区领导前来看望,在汉南中学教学楼一楼教室,79岁的刘启泽大声说。

刘启泽和老伴华凤玉是第一批被转移出来的受灾群众,匆忙之间没有带被褥,还担心没法睡觉,不成想“政府都给安排好了,不仅有简易床还有新的被褥、席子”。

他们住的是初三教室,现在正值暑假,正好清理出来安置受灾群众。

“7月5日晚上,所有老师都冒着大雨赶来了,女老师负责做饭,男老师负责清理教室,不到3个小时就收拾妥当了。”汉南中学校长李绪敢说,学校收留了260多名受灾群众。“我4个儿子家1个女儿家,都住在这里,要不转移,可就危险了。”刘昌华边说边抹眼泪。

赵云霞家种了15亩地,本来能收三四万元,现在绝收了,但她说,“我们不怪谁,怪就怪天灾。”但毕竟难过,赵云霞念念不忘她养的几只鸡:“出来的时候急,也没来得及圈好,不知道跑走了没。”

“养了5年鱼,就今年行情好,还全让水给误了!”村里的养鱼大户黄茂超承包了5个鱼塘,共120亩,“光借亲戚的、贷银行的就有30多万元”,却不想连着几日大雨,鱼塘成了一片汪洋。

雨过天晴,安置点的部分群众急着回家拿东西、喂牲口

7月7日,终于放晴,这让消泗乡的乡亲们松了口气,很多人要求回家看看。

“每次可进去10个人,每人15分钟,拿了东西或者喂了牲畜就出来,不准多逗留。”负责守卫的消泗乡派出所所长徐红平说。

在湘口街通往消泗乡的曲口大桥,被获准回家的村民一路小跑。15分钟后,黄茂超从村里返回,在桥头的树荫下坐了下来,看着对岸,一言不发。从汉南中学到曲口村,只需步行15分钟,但这15分钟的路程,隔开的却是难以回去的家。

如今,消泗乡虽然成了“无人区”,但洪水过后,乡亲们还会回去的。消泗派出所的6名民警和7名辅警成了危堤之下的守卫者。

安徽枞阳紧急动员全县力量除险加固

“必须以最快速度排除险情”

本报记者 孙 振

2日,淹没第一道闸;3日,水没二道闸;4日,三道闸被洪水淹没……虽然不断抢险加固,水势却还在上涨,终于,6日凌晨,安徽省枞阳县长河堤扛不住了!

一道20多米长的塌方,大水汹涌拍岸,加上还没堵完的管涌,“老病新伤”一下子暴露无遗。大堤上,武警官兵、抢险队员肩挑人扛,不远处,救援车、作业机器混杂着响亮的号子,此起彼伏。

“先打进去碎石再上砂,要把每个口子堵严堵死。”这边,枞阳县住建局工作人员胡宏祥扯开了嗓子,上场督战。“先拿沙袋把外围堵住,不要让洪水淹过来。”那头,由于道路太窄难以通车,上百名抢险队员排成长龙,一个个往前传,临时拿沙袋堆起防水线,一层层往下压,将水泥砖朝下打牢打实。

一时间,几百名抢险队员轮番作业,凌晨3时许,管涌排险的阶段性任务告一段落,大坝也往上加高了1米多。险情仍急,但也有序不乱,源源不断的生力军正在赶来,形成合力。

不远处,几台抽水泵嗡嗡作响。“抓紧实施第一套方案,加固外围的第二道防洪墙。”县水利局防汛抢险队大队长吴国俊正在周边险情点巡查,听说大堤危急,一路上调兵遣将,还带来了设备机器支援。

“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利用现有的设备物资,全力排除险情。”县公安局局长王涛带领人马火速出动,同铜陵市派出的100名警力汇合,在大堤上加紧作业。而此前,王涛已在各个大堤巡查指挥了3个昼夜。

此外,附近居民也被带动起来,或加入到护堤队伍,或带来矿泉水等物资支援,“睡不踏实,来到堤上,想着能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儿。”居民孙大虎说。

一时间,武警官兵、村民、支援特警在大堤上聚成了一团火。早上7时许,险情基本被排除。

“长河堤的背后就是枞阳县城,一旦失守,县城一半的区域都会被大水淹没。”7日上午,找险情,堵管涌,胡宏祥带着一帮子人,又开始在大地上巡查。

湖南资江流域全线告急,武警驰援

“就盼着能多挽回一点损失”

侯琳良 吴建波

“连续奋战46小时,就盼着能为群众多挽回哪怕一丁点损失……”6日上午,在湖南益阳新桥河镇,刚从现场撤下来的武警湖南总队直属支队支队长吴昌伟,一身泥污和疲惫,语调压得很低。

连日来,湖南省益阳地区普降暴雨,导致资江流域全线告急。4日18时,该支队500余名官兵闻令而动,从驻地长沙火速驰援益阳。到达集结地后,前往新桥河、长春镇、大码头等多个危险点,连夜展开救援。

大汉资江城4号工地,两个承台之间的缝隙出现管涌,水压急速冲刷着泥土,发出沉闷的“噗噗”声。关键时刻,副支队长毛伟华带着36名党员,在泥泞中传递沙包石袋。

5日9时15分,新桥河镇黄甲山村出现两处直径达35厘米的管涌,并呈迅速扩大趋势。此时,参战队伍大部分都已奋战在各自阵地,无法抽身。见此情形,现场指挥的支队长吴昌伟,扛起一包沙袋跳入泥浆中,带领现场20多名官兵,抢筑导滤围井、铺设卵石导滤,将大量卵石袋准确投向管涌处。

来源:news.sznews.com

标签:历史 武汉

猜你喜欢

从怀孕到生子要办哪些手续
20岁、30岁、40岁、50岁
桥上老头怒斥她们快走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十大撩妹金句,你值得拥有
也许齐天大圣真的存在
这个非洲原始部落也是醉了
孩子磕到头后该怎么处理?
胯宽女生的几个实用穿搭
幽默24条金句,呕心沥血的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