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的性与信仰

吴哥窟,最多便是寺和塔,砖砌的,石垒的;再便是寺、塔的墙、廊、柱、门楣上,无处不在的雕塑,有浮雕,也有立体雕。雕塑形象繁多,却无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象征宇宙中心须弥山的尖塔造型 摄影/友贞女

神圣寺塔底座中心的方池 摄影/友贞女

迷醉于吴哥雕塑之美,却也不无迷惑,因为,在比比皆是的神佛雕像中,却不少见另类雕塑,且均为立体雕。

被毁的方池及方池上站立的神 摄影/友贞女

这类雕塑既抽象又具体。一种是四方石池造型,常置于神圣森然的寺塔中央底部。乍看,以为是石磨之类的日常生活器物,又以为是别样的砚池。可是,这雕塑常与神像紧邻,应该不是一般生活所需之俗物,且石池的一方,有倾斜的水槽伸出,水槽的末端立面两侧,还有对称的纹雕,显然,也不是磨墨用的砚池了。

圆柱与方池雕塑 摄影/友贞女

还有一种是低矮的圆柱。一开始,以为是倒塌的房屋支柱,可圆柱才一米来高,数量又多,且并非随意倒放,往往与方池同处,或散立于方池四周,或斜靠于方池旁边,或干脆端坐于方池正中,傲然直立。

保存完好的方池雕塑 摄影/友贞女

不得其解。

为此,专程前往吴哥博物馆补课。原来是,方池带槽者,为女性生殖阴器象征,名曰优尼;圆柱直立者,为男性生殖阳具象征,名曰林珈。

罗洛斯废墟沉睡的石头等待建筑师的集结号 摄影/友贞

远观女皇宫废墟 摄影/友贞女

优尼与林珈 摄影/友贞女

据介绍,优尼与林珈雕塑,不仅堂皇处于神圣的塔寺中心位置,在吴哥文明的发源地、暹粒河的源头、科巴斯宾山山上河床中,也有成片大量的浮雕存在。浅浅河水,从清晰可辨的优尼林珈上,鲜活地流过,是要给山下的人类,送去生殖的祝福与庇祐吗?

精美的门楣雕塑,没有实际作用的门 摄影/友贞女

石壁上美术绘本式的印度史诗浮雕 摄影/友贞女

毗湿奴大神骑着他的三头象渡海 摄影/友贞女

河床里,不仅有生殖象征符号的优尼与林珈,更有精美的毗湿奴神像浮雕。毗湿奴大神,是印度教的天神、生殖之神。吴哥王朝之初,笃信印度教,中后期才转信大乘佛教。

门里偷窥女神,她会悄悄走下来吗? 摄影/友贞女

阳光下如红木般的砖塔 摄影/友贞女

隔着岁月的繁华 摄影/友贞女

这就难怪吴哥窟的寺塔最中心、最崇高、最神圣之处,必有毗湿奴神雕,也常有优尼与林珈雕塑。

砖雕女神站了多久? 摄影/友贞女

曲线完美的女子,抬脚便要下来 摄影/友贞女

烈日下凸凹有致的身段,是要走下来了吗? 摄影/友贞女

有趣的是,毗湿奴神的旁边,常伴他的配偶吉祥天女。吉祥天女容貌雍容端庄,那袒露的饱满双乳,有如成熟甜蜜的果实,而曲线优美、肌肉结实的腰腹,正是年轻健美处生殖旺盛期的人间女子形象。吉祥天女款款站立于大神旁边或身后,美丽典雅,伸手触摸,仿佛还能感受到她肌体的温度与弹性。

湿婆神和乌玛亲爱有加 摄影/友贞女

猴子打架,《西游记》由此而生? 摄影/友贞女

毗湿奴大神 摄影/友贞女

更为有趣的是,印度教里不仅有天神毗湿奴神,还有代表毁灭的湿婆神;而在吴哥罗洛斯遗址的女皇宫里,在那些繁复精美的门楣浮雕里,反复出现湿婆神和他的爱妻乌玛。湿婆神盘起的左腿上,坐着两腿叠放的乌玛,他的左手,温柔地揽住娇妻纤细而结实的腰腹。乌玛娇小玲珑,柔若无骨,袒露上身,右手软软地搭在夫君的右肩上,左手无比温情地抚摸夫君的胸膛;那一双饱满的乳房,颤跳在她抬起的臂弯里,侧贴她夫君的左胸;而她扭身左侧的脸上,似有甜蜜妩媚的微笑。这湿婆神夫妇相拥搂坐的形象,真正是俗世凡夫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高棉的微笑 摄影/友贞女

微笑若隐若现 摄影/友贞女

微笑的侧脸 摄影/友贞女

吴哥王朝中晚期,转信大乘佛教。因为君王厌倦了无休无止的战争,转而追求内心的平静安宁,所以被“侨居”法国居美东方美术馆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的雕像,不以侨居为苦,一味微笑,双目低垂,嘴角上扬,静定肃穆?而与之被同往“侨居”的皇后雕像,除与吴哥女性塑像一例的赤裸上身外,亦是双目微闭,静定微笑。

追求信仰的路可望难及 摄影/友贞女

重大仪式国王出现的象台,房屋早已灭迹 摄影/友贞女

曾经通往信仰的路可没这么容易 摄影/友贞女

吴哥王朝的统治,是君权与神权的高度统一,谓之人间的君王是天神下凡。可不可以这样说,君王伪装成天神,驱使百姓无条件服从?因为君王可以被颠覆,可天意不可违逆。据元人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记载,在今吴哥象台的附近,有王宫,王宫中有金塔,塔下为国主睡卧之处。

当时当地人传说,国主夜夜独上天宫塔顶,与女身九头蛇精交合。蛇精是司管土地的天神。国主一夜不往,圣身难保;蛇精一夜不来,王朝有难。王权假借神权统治百姓,其权力的交合,居然与俗世男女的交合无二。周达观以“土人皆谓”记之,不知,亦处君权统治核心儒家思想的他,对土人之言,是信,还是不信呢?

巴肯山顶的国庙,中有男性阳具雕塑 摄影/友贞女

织锦一般的门楣雕塑 摄影/友贞女

修复废墟的工人,懒懒散散 摄影/友贞女

遍观吴哥窟,无处不有浓郁的宗教信仰,也无处不有坦荡的性崇拜;既有天神毗湿奴,又有毁灭之神湿婆。似乎对立的大神双方,在信徒看来,不分好歹,不分善恶,不分尊卑,只代表事物的两端,一样平等地被崇拜敬奉,而他们都有和谐亲爱的性伴侣,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废墟中酣睡的孩子 摄影/友贞女

稚嫩的真腊公民,梦见了繁华还是荒凉? 摄影/友贞女

“吃子”中的现代孩子 摄影/友贞女

猜你喜欢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29岁的刘诗诗这么会打扮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史上最全的秋季旅游胜地榜单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天高云淡季 去些冷门的地方玩
鲜肉猎人!英57岁熟女靠约会小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外媒称北京百余泳池尿素超标